第十七章 雷雨將至


不一會兒,林三花氣喘籲籲地跑來.

"清歡,清歡,真是你救了豆豆嗎?太厲害了,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厲害!"她看著蘇清歡,眼睛里全是崇拜的小星星.

陸棄把窗戶放下,聽見蘇清歡清亮的聲音響起:"嘻嘻,這沒什麼,我從前學過醫."

"那我以後頭疼腦熱就來找你."

"行啊,不過最好還是別頭疼腦熱."蘇清歡笑眯眯地道,又壓低聲音,眨巴眨巴眼睛,"要是來那個的時候肚子疼,我也可以給你調理."

"真的呀?你真好."林三花對她更崇拜了,更覺得自己交的這個朋友值得,"現在村里都傳遍了,還有人說你是仙女呢!"

"沒說我是妖魔鬼怪就行."蘇清歡笑道,"其實這都是雕蟲小技,不過碰巧遇到了就是.你想學我可以教給你,當然,不是所有時候這樣都有效……"

"不不不,"林三花連連擺手,"我毛毛糙糙的,你讓我上山還行,這種精細活兒,我可做不來.你會就行,我有什麼需要就找你.這是剛摘的豆角,給你,我得走了.再說你相公該生氣了."

除了冬天,其余時間村里的婦人若是聊太久,會被相公打罵的.

蘇清歡看著她又風風火火地離開,笑著搖搖頭.

陸棄才不是那種人.

臨近中午,本來想吃河蝦,結果因為豆豆落水的事情,村里沒人去河邊,去買蝦籠也來不及,只能作罷.

蘇清歡從原本要給理正的臘肉上割了一小條下來,燉了豆角,又做了醬拌茄子,主食手擀面.

雖然為銀子焦慮,但是總要吃飽吃好,否則容易懷疑人生--這是蘇清歡兩世都很堅定並身體力行的信念.

"理正家我就把衣裳和絹花送去就行."她和陸棄商量.

陸棄對這些事情不甚關心,點了點頭,把空碗遞給她:"再來一碗面."

"自己做的擀面,好吃吧."蘇清歡吃吃地笑.

陸棄飯量大,要做一鍋面,她和好面之後就指揮著他擀面.

陸棄竟然還做得有模有樣.

"尚可.不如你做的好吃."

"那是自然."

吃完飯,蘇清歡正在洗碗,理正帶著東西來了.

感謝的話說了一籮筐,然而蘇清歡最喜歡的是那句"以後這村里,誰欺負你,都跟董叔說".

理正帶的東西,她不打算要,推辭幾番後,陸棄做主收下,讓她把准備好的東西當作回禮.

當然也沒什麼金貴的禮物,兩塊肉,一壇酒並二十個鴨蛋.

"你不收他會以為你見過大世面,嫌棄他的東西,日後也不好來往."事後,陸棄如是說.

"嗯,你說的對."蘇清歡從善如流,"我先前覺得雖然是理正,但是他處事公道,家里人丁單薄,日子過得也緊巴,也想結個善緣.我去燒水的時候理正和你說什麼了?我看你們談得不錯."

陸棄深棕色的眼眸里露出一抹柔和:"他說你是個好姑娘,讓我珍惜你."

"有眼光."

"……"這時候,不該嬌羞嗎?


陸棄扭頭再看,蘇清歡正喜滋滋地清點著理正帶來的鴨蛋,嘟囔著:"好想吃咸鴨蛋,流著紅油的蛋黃喲,再來只螃蟹,做個蟹黃豆花……"

可惜這里鹽實在太金貴了,醃個小黃瓜還行,醃鴨蛋太費鹽,舍不得.

"等我有了錢,買一大缸粗鹽,想醃什麼就醃什麼!"蘇清歡又道.

陸棄笑她,她氣哼哼地說:"不信?等日後我神醫之名遠播,上門都捧著金銀來,哼!"

陸棄看著外面,道:"把曬得藥材收了吧,晚上有雨."

"有雨?"蘇清歡看著外面晴空萬里,"才不會."

"一定有."

蘇清歡雖然不信,但是見他篤定,還是收了起來.

剛收拾完藥材,豆大的雨點噼里啪啦就開始往下砸.

蘇清歡忙跑出去把曬得板栗和芋頭也收了,進屋後一邊用毛巾擦著頭上的雨水一邊道:"還真說下就下,也不知道下幾天,家里也沒多少存糧了."

"雷雨,撐不到明天."

"雷……雨啊,"蘇清歡語氣有些遲疑,"出不了門,那今晚早點吃飯吧.想吃什麼?"

"簡單些就行."

"那就隨便包點小餛飩吧."

陸棄看得明白,蘇清歡最有興趣的就是行醫和下廚,說起患者和美食,她的眼神都會變得格外明亮.

就算她說將就吃,也總會花費心思做出點花樣.

果然,晚上她就包了三色餛飩.

她取了菠菜和南瓜手工榨汁,陸棄問明白,主動請纓承包了這項工作,在她目瞪口呆中,十分輕松地完成任務.

白色,綠色和黃色的小餛飩,浮在碗里,單是看一眼都覺得賞心悅目.

蘇清歡只吃了幾個,美其名曰"減肥",陸棄不解.

這里以胖為美,她的身形在他看來已經是十分單薄了,雖然該大的地方也不小,以至于讓他總是做心虛的夢.

蘇清歡貼牆站著:"你把剩下的都吃了,別給我留,我總覺得最近又胖了."

飯後貼牆站,因為她總懷疑自己後背不夠挺拔.

陸棄這些日子已經漸漸習慣她的這些奇怪舉動,心里暗暗想,她家里規矩也不少,只是有些匪夷所思.

原本吃完飯兩人都要說會兒話,可是今天蘇清歡明顯有點發蔫,吃完飯就說困了.

陸棄忍不住想是她白天救孩子耗費太多,主動去廚房把碗洗了.

洗完後發現蘇清歡已經關了燈,呼吸聲也十分輕.她是十分愛乾淨的人,今天竟然都沒有洗漱,顯然是累得太過.

他輕手輕腳地回到自己屋里,看著昏黃的燭火陷入沉思:以後怎麼辦?腿傷真能治愈嗎?到時候他是隱姓埋名還是重新回京?如果回京,怎麼安置蘇清歡?

她在富貴人家那麼多年,即使是丫鬟,也是主子身邊得力的,物質上絕不會被虧欠,什麼事情都有底下的小丫鬟伺候;可是現在她洗手做羹湯,為了銀錢發愁,要忍受極品親戚的打擾,卻依然過得怡然自得.

她這般適應力,日後便是面對京城中的爾虞我詐,也會得心應手吧.

可是,他怎麼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