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放火
g,更新快,無彈窗,!

"真是天生的衣裳架子,好看."蘇清歡忍不住歎道.

即使是短打,穿在他身上,依然氣勢凜然,不容侵犯.

"陸棄,你還是少出門吧.你這氣勢,很容易讓人起探究之心."

"不要緊."陸棄不以為意,"他們都當我死了."

這個他們意有所指,蘇清歡沒深問.

誰沒有過去?如果過去是傷疤,何必要揭起來?

兩個受過傷害的人,相互攙扶著舔舐傷口,這人生才不那麼令人絕望.

白天趕集逛得太累,晚上吃過飯,蘇清歡很快沉沉睡去.

半夜,她仿佛聽到陸棄在喊她名字,還以為是幻覺,翻個身抱著被子繼續呼呼.

"清歡,清歡--"陸棄猶豫片刻,伸出手來揉揉她的臉,"快起來."

他的手溫暖干燥,帶著些許粗粝,蘇清歡迷迷糊糊地問:"怎麼了?"

陸棄壓低聲音道:"有人在外面……"

"什麼?"蘇清歡一下子清醒過來,"誰?"

"有兩個人,聽腳步聲是男人.你別害怕--"陸棄低聲安慰.

蘇清歡一骨碌坐起來,借著並不算明亮的月色看到他手中握著手臂粗的棍子,顯然是有應對的.

想到陸棄的身手,她略寬了心,忍不住想到底是誰.

"不好!"陸棄忽然道,"他們在潑東西."

"是桐油!"蘇清歡鼻子好用,"他們想放火,快走!"

她和衣而睡的,掀起炕席抓了個銀錁子,跳下炕來,握著陸棄的手就要往外走.

陸棄卻把床板上的包袱拎上,才跟著她一起走出去.

秋季干燥,茅草屋沾火就著,熊熊火焰很快蔓延開來.

蘇清歡看著被陸棄擊倒在地上,死狗一般顫抖卻無法逃跑的堂哥蘇凡亮和蘇凡云,冷聲道:"半夜殺人放火,真沒看出來,蘇家的男人還有這樣的膽色."

"不是,不是我."蘇凡亮道,他的胳膊疼死了,一定是被這個死瘸子打斷了.

放完火他們倆就想跑,結果身後一條長棍卻像長了眼睛一般,徑直向他的右臂而來.

蘇凡云心中害怕卻嘴硬:"我們,我們燒鬼屋,你管不著."

"鬼屋是村里的公產,而我和相公住在里面.這事情該讓理正和縣太爺來評評理."

火光驚動了村里人,很快村里人都趕來了.

茅草屋起火根本沒法救,蘇清歡看著自己棲身地方被燒毀,不心疼是不可能的,然而此刻被怒火架著,也顧不上看房子.

這件事情蘇家人真不知道,是這兩人白天沒撈到便宜,又覺得自己的爹吃虧了,想過來尋仇.

問清了事情始末,蘇老頭對理正道:"自家孩子不懂事,讓您跟著費心了.沒什麼事情,散了吧散了吧."

被陸棄護在身後的蘇清歡不干了:"我是女戶,跟你家不是一戶.殺人放火,你一句孩子不懂事就想抹掉?"

陸棄拍拍蘇清歡的後背安撫她,聲音陰沉道:"她早已和我成親,現在是陸蘇氏,不是蘇家的人.今日之事,若是公了,就去縣衙辯個是非曲直;若是私了,蘇家就自己清理門戶吧."

說話間,他手中棍子徑直打向想要從地上爬起來的蘇凡云.

隨著一聲斷裂的聲音響起,蘇凡云像殺豬一般嚎叫起來:"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斷了--"

理正也姓莫,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見狀也深感頭疼.若是自己村里的事情鬧到縣太爺那里,自己的名聲往哪里放?但是這蘇家兩個小子也太過分,竟然深夜縱火,是想害人性命.

他清了清嗓子,對蘇清歡道:"清歡丫頭,這事情確是你兩個堂哥錯了.你說該怎麼辦?"

陸棄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但是他曾經幫清歡分家立戶,所以還算有點情分.

蘇清歡對于他的想法門清,裝出為了大局委曲求全的模樣:"莫大伯,我家的這點破事,來龍去脈您都知道.舊事不提,今日他們也太過狠辣了.但是我就當替我爹還了蘇家一條命,我就不告官了.但是我從程家帶出來的銀子,所有家當都被燒了,這事情蘇家必須給我個說法."

宋氏跳起來嘶吼道:"你有什麼家當!你從程家什麼都沒帶回來!"

莫理正不悅地看了老蘇頭一眼,老蘇頭道:"你閉嘴!"

事到如今,怕是不賠不行.理正明顯是息事甯人的態度,若是他們再不領情,理正一生氣,鬼屋也讓他們賠就壞了.

蘇清歡輕蔑地看了一眼啞火的宋氏,繼續道:"衣裳被褥,鍋碗瓢盆這些我都不算了,我的一百兩銀票也算了.但是--"她眼睛一轉,"我夫君從京里出來,家里是給了三千兩銀票的,這是安身立命的全部銀子了,這個得還出來."

三千兩!所有人都震驚了.

他們這些人家,手里有個三十兩都是十分殷實了,三千兩,就是整個村里也湊不出來這麼多.

陸棄道:"不行,所有家里的器物,因此損失的銀子,一個子都不許少."

經過一番艱難的談判,蘇清歡"苦勸"陸棄,最後收了蘇家三十兩銀子,理正做主寫了一張一百兩銀子的有條件的欠條--如果蘇家人再來蘇清歡這里鬧事,就立刻要給這一百兩,理正做保.

宋氏瘋了一樣踢打兩個孫子,又哭喊著讓兩個兒媳婦回去拿銀子:"你們養的小畜生,這是要我的命啊!"

銀子拿來,理正把自己家的舊房子借給陸棄和蘇清歡暫住,這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蘇清歡灰頭土臉地躺在炕上,卻哈哈大笑.

讓宋氏大出血,爽歪歪.

陸棄卻笑不出來,又訓她:"人心險惡,這下知道了吧.所以我不在……"

"會忍的,會忍的."蘇清歡連忙道,"陸棄,我帶出來了五兩銀子,剩下的二十兩銀子都埋在地里,回頭去挖出來!幸虧我去鎮上的時候把銀票都換成了現銀.只可惜了東西要重新置辦,對了,你拿出來的包袱呢?"

陸棄把包袱拿過來打開,里面是文書和蘇清歡替他做的衣裳,這都是對他最重要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