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給你撐腰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清歡看著蘇家來的十幾口人,嘴角露出蔑視的笑容.

------------

宋氏有四個兒子,蘇清歡早逝的父親排行第三,她有個親姐姐,前幾年被賣到隔壁村做了人媳婦,因為彩禮要得太多,對方跟這邊也斷了聯系.她還有個親哥哥,離家七八年,據說投了軍,但是音訊全無.

蘇清歡穿越來的時候是蘇小花十歲的時候,彼時她已經在程家呆了三年,對蘇家的人並沒有什麼感情.

宋氏的第四個兒子入贅城里,很少回來.

另外兩個兒子,就是蘇清歡的大伯,二伯,都娶妻生子,還有了孫子輩,一大家子沒有分家,看著都覺得鬧騰.

而今天,老蘇頭,宋氏帶著兒子,兒媳,孫子,孫媳都來了,十幾口幾乎要把要茅草屋團團圍住,氣勢洶洶.

"花兒!"宋氏見蘇清歡抱胸靠在門口,根本沒有害怕的模樣,不由嚴厲地喊道,"你在大戶人家呆了這麼多年,規矩都學到狗肚子里了嗎?既不喊人,也不招呼我們進去."

蘇清歡皮笑肉不笑地道:"這是鬼屋,當初是祖母說,我住在這里,早晚橫死.我命硬沒事,但是不敢連累你們."

老蘇頭腰間掛著個髒的看不出本來模樣的旱煙袋,手中握著幾乎不離手的煙袋鍋子在旁邊石頭上敲了敲,道:"不進去就不進去吧,說正事."

蘇清歡討厭宋氏,但是更討厭老蘇頭.家里的壞事基本都是他定的,但是一定要讓宋氏出頭做壞人,自己躲在後面,樂享其成.

蘇清歡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忙把手在背後搖一搖,示意陸棄不要管.

宋氏道:"村里人都知道,你嫁給了京城人士.攀上了高枝,我們也替你高興.當初你不經我們許可就搬了出來,又不告知長輩就成親,這不合規矩……"

"哦--"蘇清歡故意把聲音拉得長長的,"生米已經煮成熟飯,祖母說的有點晚了."

陸棄聽到這話,臉色微變了變,但是很快面色如常.

"你年輕,我們也不跟你計較.但是家里把你養這麼大,這聘禮該補還是要補的."

她大概做出了某種分配承諾,她身後的兩個兒媳婦趙氏和王氏來跟著附和.

蘇清歡冷笑道:"爹娘把我養到六歲,他們齊齊去世;七歲你們十兩銀子把我賣到程家,養了我半年多,十兩銀子,你們不覺得燙手嗎?我歸家後在蘇家住了一個月,做得活計遠比我在程家拿一兩銀子月銀干的活多,還倒貼幾兩銀子給你們買東西.後來我從你家里搬出來,可是理正主持的,公平公正.祖母說把我養這麼大,去問問程家答不答應!"

"想做姨娘不成被攆出來,還有臉提程家."宋氏被她搶白得無話可說,惱羞成怒道.

"做姨娘也要拿姿色和柔順換取,總比有些人空手套白狼做白日夢來得坦蕩."蘇清歡毫不相讓.

她但凡能夠委曲求全,別說姨娘,過幾年平妻都是有可能的.

可是,她不能.

即使現在頭上無片瓦,吃飯靠雙手,她也從來沒後悔過當初的決定.

吃苦可以,受委屈免談.

宋氏怒道:"你把你相公喊出來,我跟他說."

京城里來的貴人,松松手指縫,幾十兩銀子也掉出來了.

蘇清歡面無表情:"我相公當初娶我時就明說了,若是有窮親戚想攀龍附鳳,要我擋回去.他娶的是我,不是一窩子貪婪成性的蛇鼠."

"你罵誰!"宋氏都要跳起來了,拍著大腿撒潑道,"大家都來看看有沒有天理了,這樣辱罵長輩有沒有道理!明仁,明義,你們是她的大伯二伯,還不替明禮教訓教訓她!"

陸棄見兩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向蘇清歡走來,想都沒想,把握在手中許久的石子投出去.

石子帶著萬鈞之力,直取兩人膝蓋.

"撲通","撲通"兩聲,兩個做慣活計的結實男人齊齊摔倒.

蘇清歡回頭看看陸棄,眼中有訝然和驚豔--好俊的身手.

陸棄走到她身邊,攬住她的腰,看著鬧事的蘇家人,一字一頓地道:"我的娘子,除了我,誰敢動一指頭!"

他臂膀寬厚,帶著濃濃的男性荷爾蒙氣息,讓蘇清歡覺得安全感十足.

話語霸道至極,當然內容有待商榷.

他敢動她一指頭試試,打不死他!

蘇家人再怎麼貪婪,也都是沒見過世面的莊稼漢,哪里見過這樣的陣仗.還沒見人動手,自己這邊的人就倒下了,于是丟盔棄甲,連狠話都沒敢放,灰溜溜地扶著受傷的兩人走了.

蘇清歡覺得心里憋了許久的郁氣一下子出盡,感覺不要太爽.

"陸棄,真是條漢子!"她踮起腳,拍著他的肩膀大笑道.

"為什麼要挑釁他們?"陸棄沉著臉.

蘇清歡是不知道他身手的,那怎麼敢做出這樣的事情,就不怕他們惱羞成怒動手?

"我早有防備呀."蘇清歡拍著自己腰間的荷包,"能讓人皮膚發癢潰爛的藥粉,解藥只有我有."

"愚蠢.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蘇清歡挨了罵,不想理他,扭身到廚房里把飯菜端回來,跟有仇似的用筷子戳著鍋包肉,氣鼓鼓地吃著飯.

陸棄坐在炕上道:"若是他們人多勢眾拿住了你,對你嚴刑相加,能不能逼你交出解藥?"

"你以為他們是官府的人?不過一群欺軟怕硬的莊稼漢!"

"人心險惡.對別人或許他們不敢,對你,他們真敢.就算鬧出人命,這是家事.民不告,官不究.隨意放出你忤逆的謠言,你死了,他們還算為民除害."

蘇清歡一時觸動,再抬眼看陸棄的時候,卻發現他眼中有傷痛彌漫.

難道,他是被親人所害?

這種隱私應該是被尊重的禁區,蘇清歡耷拉著頭承認錯誤:"是我想得單純了."

本來她以為陸棄會繼續教育她,結果卻聽他道:"有我在的時候,你可以放肆.我不在的時候,要學會隱忍,等我回來,會替你出氣."

蘇清歡的眼眶,一下子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