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嗨,那個屠戶
g,更新快,無彈窗,!

到了鎮上,蘇清歡先帶著陸棄前往藥店,把曬干的草藥賣了.

她懂得些炮制的皮毛,所以有些藥材進行了簡單處理,藥店的董大夫也是個公道人,一筐草藥給了她三串錢,就是三百文.

"這差不多是我五天采的藥,一個月下來也就不到二兩銀子."蘇清歡歎了口氣道.

陸棄道:"已經很多了."

他對金銀之事不是很關心,但是隱約記得宮里翻修的時候,一個工匠每個月也不過三兩銀子,而苦力們一個月不過五百文.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湊合著吧."蘇清歡很快笑了,"給你也用了不少藥,都沒算在里面;而且我知道有幾味貴重藥材在哪里,我還沒舍得采集.走,咱們買東西去."

她絮絮叨叨地道:"得買筆和硯台,被褥布料,米面調料……咱們先去買肉!"

蘇清歡照顧陸棄,雖然心急如焚,走得卻是不快,還在路上買了兩個肉包子,自己咬一個,又遞給陸棄一個.

陸棄也學著她的模樣咬了一口,很香.

走到肉攤前,蘇清歡豪爽地拿出一串錢:"來三斤肥肉,二斤里脊,兩根大骨頭."

肥肉是用來熬油的,油渣可以包包子,很香;里脊肉質鮮嫩,蘇清歡決定做個久違的費油又費糖的鍋包肉;大骨頭自然是熬湯給陸棄補身子.

這是張屠戶家的肉攤,就是宋氏想要她做繼室那家.

張屠戶膀大腰圓,滿臉橫肉.見到蘇清歡來,聽到她的聲音,他骨頭都酥了--他正是在鎮上見過蘇清歡幾次,才對她的美貌和爽利動了心,托人去打聽她;也在聽到宋氏獅子大開口索要二十兩銀子的時候咬牙應下了.

"蘇姑娘,"張屠戶臉色發紅,露出與他臉上蠻肉十分不搭的羞澀,剔骨刀一劃,足有七八斤的一大塊肉就被割下來,"拿回家吃去,給錢就是打我的臉."

蘇清歡其實不討厭他.他做生意很誠信,從不缺斤少兩,也挺熱心,雖然粗魯,但是見到窮人偶爾來買肉開葷,多半都會送些骨頭之類不值錢的搭頭.

可是,這不代表她願意被宋氏賣給他做繼室,做他那個天天拖著鼻涕的七歲兒子的後娘.

"那怎麼行?你這也要養家糊口的."蘇清歡爽朗一笑,"我相公喜歡吃肉,以後還要經常來買肉.你不收錢,我怎麼好意思再來."

說著,她回頭看了一眼,面色嬌羞.

張屠戶仿佛被雷劈了一樣,不知道怎麼給他們夫妻割了肉,包了骨頭.

看著陸棄的身材氣勢,他十分自卑,像雙打的茄子一般,心里苦澀,但是又有個聲音忍不住冒出來:她就該找這樣的男人吧.

他不信那些關于蘇清歡的流言蜚語.

這個姑娘眼神清明,一看就是個好的.

他還有些慶幸,她名聲壞了,否則哪里輪得到他一個鰥夫.

宋氏信誓旦旦地跟他保證,只要銀子給足了,一定把蘇清歡嫁給他.他湊足了銀子,卻沒想到……

可是當他看到兩人離開時,陸棄一瘸一拐的走路,張屠戶忽然又覺得自信心回來了:那男人再好,不還是個跛子?而且蘇清歡還作姑娘打扮,不會在這幾天內已經倉促成親的.他要去蘇家問問,他還要最後爭取一次!

肉也不賣了,買了兩個餡餅給兒子充饑,把他交給旁邊的鄰居看管,張屠戶急匆匆就要往隔壁村趕去.

他兒子擦著鼻涕,拉著他油乎乎的袖子,結結巴巴地問:"爹,爹,去,去,去哪里……"

"去給你找個娘!豆子你聽話!"

"我,我,我也,也要,要找娘."

豆丁三歲沒了娘,對親娘沒什麼記憶了,但是很羨慕別的孩子都有娘.

"走走走!"張屠戶拉著豆丁的手,想想又買了兩盒點心,拎上一塊肉,往蘇家而去.

蘇清歡對此一無所知,她目的達到了,又興沖沖地去買齊了其他東西.

等她終于從布莊出來,才發現陸棄雙手拎滿了東西,身後的竹筐里也是滿滿當當.

"這個給我,還有這個……"

"不用,很輕."

蘇清歡見他確實很輕松的模樣,就按捺下心中奴役病號的內疚,笑道:"你真是我見過的生命力最頑強的病患."

陸棄垂下眼瞼,道:"天不亡我."

再苦再難,生不如死的日子里,他都堅強地活下來了.

彼時他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希望再見天日,只憑本能活了下來,今日終得自由.

和煦溫暖明媚的陽光,熙熙攘攘喧囂的人群,此起彼伏招呼的商販,笑顏如花靈動的……娘子,陸棄覺得這種新生,是從前不敢想象的.

看著蘇清歡投映在地上的影子,他想,不管她是鬼是妖,只要是她,就讓他看到了希望.

"你還有什麼要買的嗎?"蘇清歡左顧右盼,目光流連于熱鬧繁華.

"沒有."

"那回去吧."蘇清歡數了六個錢出來作為回去的路費,東西太多了,不多加錢約摸著人家不願意.

回到家,陸棄看著蘇清歡整理完東西,也插不上手.

蘇清歡又去廚房做飯,他就跟著去替她燒火.還好這個他還做過,沒有丟人.

蘇清歡蒸了米飯,又做了她最喜歡的鍋包肉,炒了個青菜.

"花兒,你出來!"

宋氏陰魂不散的聲音猛地響起,蘇清歡手里的木鏟險些掉了.

"別怕."陸棄沉聲道.

蘇清歡哼一聲:"我怕什麼!剛才聲音太突然,我才嚇了一跳.走,出去看看她又來干什麼."

蘇清歡並沒有指望昨天能鎮住宋氏,宋氏若是真這麼容易退縮也不是極品了.

她定然是回家又想到了什麼,才會氣勢洶洶地殺回馬槍.

"婚書寫好了嗎?"

"嗯."

確認了這一點,蘇清歡理了理耳邊的碎發,胸有成竹地出去應對幺蛾子了.

哎呦喂,幺蛾子竟然成群結隊來了.

你們要上天與太陽肩並肩啊!

蘇清歡看著蘇家來的十幾口人,嘴角露出蔑視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