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雞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清歡本來以為陸棄會說些"必不敢忘恩負義"的話,結果他聽完後沒有任何表示,開始吃第二碗餃子和第三張餅.

蘇清歡撇撇嘴,繼續啃她的雞爪子.

夜幕降臨,蘇清歡把床讓給陸棄,自己在堅硬的炕上硌得渾身疼,翻來覆去睡不著.

陸棄也沒睡,從他的呼吸聲中蘇清歡就可以判斷.

"陸棄,"蘇清歡喊了他一聲,"你睡著了嗎?"

"沒有."

"冷不冷?"

臨睡之前他已經退了燒,但是蘇清歡害怕還會有反複.

陸棄說:"不冷,不難受了,被子給你."

他在黑暗中仿佛也能視物,一床被子被准確地扔到了蘇清歡身上,把她結結實實蓋起來.

這也是她唯一一床被子.

秋天的夜里還是寒涼,蘇清歡想想道:"那你把褥子扯起來,鋪一半蓋一半."

陸棄"嗯"了一聲.

被子給了她,那些仿佛她身上帶著的淡淡藥香也散去不少,讓他悵然若失.

這種前所未有的感覺,讓他覺得新奇而茫然.

兩人都睡不著,蘇清歡道:"咱們來講鬼故事吧."

從前大學宿舍里,幾個人晚上經常講鬼故事嚇唬彼此,前世的記憶漸漸遠去,蘇清歡固執地想抓住什麼,卻什麼也抓不到.

她自己在的時候,根本不敢往那方面想的.但是現在她屋子里睡著個高大的男人,即使身有殘疾,仍然讓她倍感安心.

"我沒聽過,不會講."陸棄道.

蘇清歡翻了個白眼,忽然變了話題:"陸棄,你從前是武將吧."

陸棄一驚,隨即"嗯"了一聲.

"看你筋骨就像,而且你虎口,掌心皆有硬繭."蘇清歡得意地道.

雖然握筆也有繭子,但那不一樣.程宣的手,也握劍,但是很少,所以他的手很白皙,手指修長,骨節分明.而陸棄的手掌很大很硬,泛著健康的血色, 指節也更粗,硬朗有力.

這個男人,每個細節上都透著硬朗之氣.

陸棄以為她會繼續說,但是蘇清歡卻把話題又轉回去,開始給他講《倩女幽魂》.

講到控制小倩的樹精姥姥時,她故意發出怪笑,結果陸棄沒嚇到,她自己被自己嚇得毛骨悚然,上下牙都開始打仗,艱難地講完了故事.

"不說了,不說了,我要睡了."蘇清歡沒出息地用被子捂住頭.

結果她做了一夜噩夢,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蔫蔫的,懊悔道:"再也不說這些了."

陸棄卻道:"鬼也好,妖也罷,都有善惡之分.人心險惡,又有什麼資格去嘲笑排擠鬼妖?"

蘇清歡訝然,他竟然有這樣的覺悟,不覺得人鬼殊途,孺子可教.

"就是."她附和著道,又打了個哈欠,"我把剩下的餃子和餅熱一下,將就著吃.今天是初五,鎮上趕集,我去賣草藥,再買些東西回來."

她在陸棄的灼灼目光中,從椅子腿里掏出了一個五兩的小銀錠,狡黠道:"我藏錢的本事一流."

只是可惜了,她從程家出來的時候,一文錢也沒帶出來.

不過沒帶出來也好,從此路歸路,橋歸橋.

陸棄微笑,深棕色的眼眸似乎有揉碎的星光,熠熠生輝.

"呀呀,陸棄,"蘇清歡像發現了新大陸,"你竟然還有酒窩."

她泄氣地用食指點點自己的嘴角:"我都沒有."

但是你笑起來也很好看.

這是陸棄心中沒說出來的話.蘇清歡笑的時候,眉眼彎彎,是發自內心的愉悅,陸棄覺得像秋日的暖陽,溫暖而不刺目.

說了幾句話,蘇清歡跑出去打水洗漱.

陸棄想起昨夜她的夢話,陷入了深思.

半夜時候,蘇清歡睡夢中哭喊道:"是我錯了,是我不自量力,我真的錯了……"

她還喊了許多,陸棄有的聽懂了,有的沒聽懂.

有一陣,她撲騰撲騰,大口喘氣,像落水一般,他想起白天她曾輕描淡寫地說自己落過兩次水,明白其實她內心並沒有表面這般淡定.那兩次驚心動魄的經曆,給她留下了很深的陰影.

然而,最讓陸棄心有所感的是,她說她要回去"吃雞",而且不止一遍,口氣十分激動,像,像真的在圍追堵截地……狩獵!"大吉大利,今晚吃雞"的歡呼聲,由衷散發出來的高興……

對自己的斷骨胸有成竹,喜歡吃雞,超乎常人的嗅覺,能隨隨便便變出冰來,故意用靈異故事試探自己……

陸棄一樁一件地聯系起來,心中竟然大膽拼湊出一個猜測--難道,蘇清歡真的是非我族類,是狐狸所變?

這個世界,也有很多文人狐狸精相戀的故事,雖然沒有蘇清歡講述得那般曲折和動人,但是也並不罕見.

這個念頭一冒上來,陸棄覺得自己關于蘇清歡的許多疑問都能解決了.

是了,她異想天開,連買相公這樣的事情都做得出來,又那般靈動狡黠,對男女大防,流言蜚語都不在乎,唯有這點可以解釋了吧.

蘇清歡若是知道他腦洞大開,一定會一瓢砸過來:狐狸精你妹!

吃過飯,狐狸精,不,蘇清歡揣著銀子背著藥筐出門,剛要囑咐陸棄什麼,就見他站起身來:"我陪你去."

雖然他眼下不燒了,但是蘇清歡還是遲疑:"鎮上有好幾里路,你還是別去了."

陸棄卻不容辯駁地跟著她.

蘇清歡歎了口氣:"你若是非要去,咱們就去坐豆腐王的牛車.這樣也好,讓人知道我有相公,省得祖母再鬧出什麼幺蛾子."

豆腐王生意好,趕集的日子中間都要回來拉兩趟豆腐,順便拉人賺錢,一個人兩文,倒也公道.

經過昨天一眾婦人的宣傳,村里的人現在都知道蘇清歡嫁了個京城的相公.

雖然是個跛子,但是皇城根下來的,大家都很好奇,因此上了牛車後,眾人都忍不住往陸棄身上瞥.

陸棄目不斜視,不著痕跡卻又小心翼翼地護著蘇清歡不被人碰到.

蘇清歡從前不喜歡坐牛車,就是因為十分擁擠,而且車上抱著孩子坐在她對面的婦人,撩起衣服就當眾喂奶,弄得她十分尷尬.

現在有了陸棄的呵護,牛車之旅變得十分愉悅,頓時覺得解放了雙腿,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