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流言蜚語


"等等,"陸棄叫住她,臉上有一閃而過的難堪,"你能不能幫我先找身衣服?"

蘇清歡看著他臉紅的樣子,不由"噗嗤"一笑:"都被我看光了,還怕什麼?你可是我七十兩銀子買來的,要不,"她摸著下巴,做出邪魅的樣子,"以後你就這樣藏在屋里."

美色獨享,哈哈哈哈哈.

陸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扭過臉去對著牆不說話.

蘇清歡覺得自己玩笑開得有些過了,他畢竟曾經可能也是人上人,所謂"士可殺不可辱",哪里開得起這種玩笑.

但是買身衣服可不便宜,而且陸棄身材這般高大,買來的一般也不合體.

想了想,她在床板對面的大炕上窸窸窣窣地翻了一陣,翻出了一串錢,這才發現陸棄不知何時又在看著她.

"你藏錢的地方不少."

"狡兔三窟知不知道!"蘇清歡想到要花錢,口氣就不好,"守好家門,我去去就來."

她用一串錢,這是可以買一套新衣服的錢,換來三花爹一身穿舊的短打.

陸棄穿上,腳踝和手腕都露出長長的一截,但是好在有了衣服蔽體.

"這次我真的去采藥了."

蘇清歡也不敢走遠,只在屋子不遠的後山處采集一些常見不值錢的草藥.

秋高氣爽,微風徐徐,心中因為想起程宣而激起的波瀾終于平息.

"肯定會忘記的,再過段日子就好了."

他是前途無量的榜眼,更是王大學士的乘龍快婿,好風憑借力,送他上青天.

而自己呢?入過奴籍的農家女,在這三五兩銀子就可以買個小丫鬟的吃人的世界,卑微若塵.

但是這卑微,是世人眼中的;她有自己的驕傲和底線,即使為了愛情都決不會退步.

"我愛上讓我奮不顧身的一個人,我以為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然而橫沖直撞,被誤解被騙……"蘇清歡輕輕哼唱著前世的歌詞,傷感隨風散去.

她蹲在地上,用小齒耙淺挖細翻,仔細挖著發現的一小叢半夏.

一文錢,一文錢,又是一文錢……她心里默默念著.

空氣中忽然傳來一抹淡淡的酒氣,蘇清歡嗅覺異于常人,立刻警醒地四處看去.

"誰?"沒有發現人,她更覺毛骨悚然,壯著膽子呵斥一句.

陸棄的身影慢慢從樹後出來.

見到是他,蘇清歡怒氣沖沖地道:"你跟我來干什麼?都病成那樣了,是不是想死?"

陸棄臉上看不出表情,"我怕山上有野獸."

他聲音並不高,卻震得蘇清歡立在原地.

原來,這世上她不是孤零零的一個人,還有一個人在乎關心她是否遇到危險.

心中感動,面上她卻不顯,嘟囔道:"這麼近的山上,哪有什麼野獸?"

山中風涼,看著他臉上還帶著不正常的潮紅,蘇清歡把挖好的半夏和小齒耙扔到背後的竹筐里,拍拍手上的泥土:"剩下的還小,再讓它們長幾天."


走到陸棄旁邊,他伸出手拉住清歡的竹筐.

清歡拒絕:"別逞英雄.等你好起來,不幫我干活都不行!"她裝出凶神惡煞的模樣,伸手指著旁邊的刺槐樹道,"到時候不聽話就用這個打你,哼!"

"你不會."陸棄篤定地道.

蘇清歡:"哼哼,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我七十兩銀子可不是白花的."

她在前面走著,陸棄在後面跟著,走路一瘸一拐,破壞了他身上硬朗的氣質.

走到山下河邊的時候,蘇清歡停下,蹲在河邊洗藥材.

河里有幾個調皮的男孩子在摸魚蝦,還有一些婦人在洗衣服,說著張家長李家短,不時呵斥著不讓幾個孩子往水深的地方去.

蘇清歡離他們遠遠的,陸棄站在她身後,目光就沒從她身上離開過.

"哎,那不是蘇家的小花兒嗎?她身後的那個瘸子是誰?"有長舌婦道,聲音很大,根本毫不掩飾自己的鄙薄和探究.

"狐狸精,哪里能缺男人?"有人響應道,哄笑之聲響起.

蘇清歡充耳不聞,一雙潔白的手抓著草藥來回在清澈見底的河水中晃著,看著泥土一點點被沖乾淨,感受著流水溫柔撫過雙手,她很享受這個過程.

"陸棄,你會鳧水麼?"她笑著問.

"會."陸棄的聲音低沉而有磁性,聲如其人.

"我不會,我曾經兩次落水,都被人救了."蘇清歡道,低著頭不知道想起什麼.

"你若是再落水,我救你."陸棄道,聲音帶著不自覺的溫柔.

"呸呸呸,"蘇清歡笑罵,"我才不要落水呢!"

那邊婦人們見她毫無被罵的羞愧,更加肆無忌憚.

最先開口的婦人大聲道:"這開過葷的女人,哪里還能忍得住?夜里想男人想得緊,管他瘸子瞎子,只要那物件……"

陸棄低下身子要撿石子,蘇清歡看穿他用意,小聲道:"不要,不用管,專心看著聽著,好戲要開場了."

她話音剛落,就聽一個女聲猛然拔高,尖利地罵道:"姓錢的,你指桑罵槐說誰呢?你騷得離不了男人,合計誰都跟你一樣!你男人打你打得你娘都認不出來,轉身你又去解他的褲腰帶……"

是孫寡婦,守了二十年的寡,拉扯大了遺腹子,得過縣里嘉獎.她為人潑辣,誰也不敢惹.

被搶白的婦人臉色白一陣紅一陣,雖然意識到語失惹錯了人,但是也不甘示弱,道:"我說的不是你,你非要往自己身上扯,是不是心中有鬼?"

兩個婦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吵了起來,孫寡婦更是拿起捶衣服的木錘要和姓錢的婦人厮打.旁邊的人拉住她,紛紛勸解.

"這日子沒法過了."孫寡婦哭喊著道,"天殺的撇了我們母子,現在人人欺負我們.明日我就上縣城,去找縣太爺夫人告狀!"

孫寡婦是被縣太爺夫人接見過的,這個她能說一輩子.

錢氏聽她提起縣太爺夫人就有些氣短,雖然嘟囔一句"嚇唬誰呢",卻不敢再吭聲.

蘇清歡笑得眉眼彎彎,歪著頭問陸棄:"有意思吧!"

"所以,你想做個寡婦?"

"對,橫行霸道,肆無忌憚."

"那真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