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回憶


"靠!"蘇清歡罵了一聲,上前吃力地扶住他,拖著他往床上放.

他身上熱得像個火爐,呼呼地往外散著熱氣.遮體的布料滑落,精壯結實的身體和猙獰的傷口都一覽無余.

"燒成這樣還硬撐著!"蘇清歡嘟囔,心中卻有些感動--剛才他是為了幫自己才強撐這口氣.

這男人,倒是個知恩圖報的.

這樣想想,那七十兩銀子也不算打了水漂.

可是,還是心疼.

不,心肝肺都疼.

給他把了脈,蘇清歡松了口氣.

陸棄身上的傷太多,眼下發燒昏厥是因為炎症導致,得趕緊想辦法降溫消炎.

蘇清歡抓了一把銅錢,一個空碗,一路小跑去林三花家.

三花娘林氏正在拿著掃帚掃院子,她是童養媳,所以也姓林,但是她性格潑辣,說話大聲,一點兒也沒有受氣的樣子.

她不喜歡蘇清歡,覺得她桀驁難馴,又住在村里沒人敢住的鬼屋里,是個不祥的人.

因此,見蘇清歡來,她哼了一聲,假裝沒看到.

林三花在喂豬,見了蘇清歡,在圍裙上擦擦手,大嗓門道:"清歡,咋了?"

林氏指桑罵槐道:"喂你的豬!人家是見過世面的人,哪個要理你!"

蘇清歡自稱被主子放了出來,這也是遭到村里人白眼的原因--若是好端端的當差,年輕漂亮的姑娘,又不是家人上門求,哪家主子能放出來?

定是她行為不端,勾引男主子,忘了本分,被女主子攆了出來.這種傳言甚囂塵上,連宋氏都是肯信的,所以才一口一個蘇清歡"失了清白".

蘇清歡不是來吵架的,她走到林氏面前把銅錢塞給她:"林嬸子,把你家燒酒給我來一碗."

三花爹喝酒,林氏嫌費錢,所以每年都自己釀苞谷酒,蘇清歡聽林三花說過.

林氏眯著眼睛一掃,就看出來她手里足有二三十個錢,喜笑顏開地把錢接過去.

正當她想上前接過蘇清歡的碗時,林三花上前搶過碗,一溜煙跑到放酒缸的堂屋,道:"娘,我去打酒."

她怕林氏扣扣搜搜,只給小半碗.

林氏罵了一句"胳膊肘往外拐的蠢東西",但是想想即使滿滿一大碗酒才值五個錢,也就沒再罵人,反而擠出一個笑意道:"花兒啊,不,清歡啊,以後要買酒還來嬸子這兒."

林三花果然打了滿滿一碗酒出來,遞給蘇清歡,小聲說:"你要酒做什麼?下次告訴我,我從家里給你偷點,哪里要什麼錢?我娘就是掉進錢眼里了."

蘇清歡心里感激她的好意,含糊解釋了句"家里來客了",就端著酒碗匆匆回去.

她用燒酒給陸棄擦了身體,酒灑在傷口上,鑽心地疼,陸棄身上的肌肉緊繃,控制不住地顫栗.

他生生被疼醒,卻咬住嘴唇,一聲悶哼也沒發出,咬到嘴唇都被咬破.

蘇清歡取了乾淨的棉巾讓他咬在嘴里,咬牙繼續給他擦拭,額頭上也浮起一層細密的汗珠.

她俯身,與陸棄很近,陸棄甚至可以看到她白皙面龐上細細的絨毛,被汗水浸濕;她眼神認真,手上動作利落,仿佛那些陸棄自己都覺得丑陋的傷疤,只是稀松平常的存在.

"好了,我去給你熬藥."半碗酒用完,蘇清歡松了口氣,站直身體,捶了捶酸到僵硬的腰.


"嗯."陸棄沒有再道謝,而是閉上了眼睛.

蘇清歡給陸棄熬了藥,想起還有些硝石,便取來大小兩個盆子,都裝上了水,然後把小盆子放到大盆子中,又把硝石投到大盆子的水里.

藥熬好了,小盆子里的水也凝成了冰.

蘇清歡把冰用棉巾包好,把藥倒出來,放在托盤中一起拿進去.

"來,喝藥."她扶起陸棄,在他身後墊好枕頭,把藥遞給他.

她動作熟稔,也許以前伺候過別人?陸棄心中忍不住地想,並且在想到被伺候的可能是個男人時,心中竟然有那麼點不是滋味.

蘇清歡也覺得這情景似曾相識.

那時候,程宣出天花,她覺得天都要塌了.

她愛的人,風度翩翩,文武雙全,公子世無雙,卻偏偏染上了天花.

程宣讓她走,她不肯,一邊哭一邊絞盡腦汁地想藥方,日夜陪著他,衣不解帶地照顧他,甚至想在那時嫁給他.

程宣不肯,他說,傻丫頭,我怎麼舍得你?我若是死了,你就好好找個人嫁了,我的所有私房你都知道……

蘇清歡哭著捂住他的嘴.

那時候她想,同生共死,有愛無懼.

只是,後來的一切,證明是她腦補太多.

呵呵,她是傻叉,徹頭徹尾的.

陸棄喝藥的時候眼神也不曾離開過蘇清歡,看著她小扇子般的黑長睫毛一點點被淚水沾濕,卻倔強的不肯讓淚水流出來,拼命逼退淚意.

他知道,她心疼的不是他,而是她的過去和回憶.

口中的藥很苦,哭得陸棄眉頭都緊蹙到一處.他用了幾分力氣,把空碗放回到托盤中.

碗盤相接的聲音讓蘇清歡回神,她不著痕跡地用手背抹了一把眼睛,扶著陸棄躺倒,然後把裹了冰的棉巾放到他額頭上,道:"給你退燒的,若是一直燒,小心變成傻子."

額上冰冰涼涼的,乍放上來有些刺激,但是很快就覺得十分舒服.

陸棄伸手摸摸,遲疑地問:"冰塊?"

蘇清歡"嗯"了一聲,端著托盤站起身來.

"哪來的?"

現在是初秋,冰塊還是很稀奇的東西.

蘇清歡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變出來的."

陸棄:"……"

"好好休息,我去山上采藥."

異世之中,若說什麼還能給蘇清歡一點兒安全感,那一定是錢袋子.

錢可以買房子遮風避雨,遠離這四面透風的"鬼屋";錢可以買食物填飽肚子,遠離挨餓到眼冒金星的滋味;錢甚至可以買個相公來,讓她可以有個人說話……

所以,她要努力賺錢.

現在陸棄陪她說話,日後他走了,也可以換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