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男人的來曆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清歡正蹲在茅草屋外面地上煎藥,聽到小毛驢踏地的噠噠聲,抬頭一看,宋大山來了.

她立刻站起來,義憤填膺地道:"宋大哥,我要的是快死的,這個死不了好不好!"

宋大山撓頭:"那怎麼可能?我托靠譜的兄弟才弄出他來,都快咽氣了!這什麼味道,真難聞."

蘇清歡像霜打的茄子一樣:"給你救回來那大爺熬的藥."

"妹子,你是不是傻啊!"宋大山用恨鐵不成鋼的目光看著她,"他那樣子,不吃藥熬不過幾天!你要花錢治他,那當然能治好了."

"我哪里還有錢?"蘇清歡沒好氣地指著柳條淺口筐道,"都是我自己采的藥."

"你到底想當寡婦還是想招贅婿?"宋大山問,"想當寡婦就別管他,你要是看上他,就給他治一治.不過我看他那情形,治好了也得留下殘疾吧.不說我說你,你長得好看,又有見識,何必這般糟踐自己?寡婦多苦,帶個累贅更苦."

蘇清歡不想再去討論自己這個腦殘的決定,又問:"有件事情,你得老實告訴我.這個人,犯的什麼罪?我可不想救一匹狼."

"那你倒不用擔心."宋大山拍著胸脯道,"我都給你打聽過了,這是京城被流放來的,被牽連的,上面的事情,咱也說不好."

原來是政治犯.

可是,這特麼地更要人命啊!蘇清歡悲催地想捶地.萬一牽扯到什麼大人物的爭斗,這後果……

宋大山還在為自己邀功:"我收了你銀子,自然不能給你挑個窮凶極惡的."

"謝謝你哈."蘇清歡無精打采地道.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已經沾上手,就甩不掉了.現在只能慶幸他不是惡人,希望他只是個小嘍啰吧.

宋大山收了那麼多銀子,心里不太踏實,道:"妹子,以後你有事情盡管找我."

蘇清歡胡亂"嗯"了聲,聽他又囑咐自己保密,苦笑道:"咱們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我誰都不會說的."

宋大山這才放心地走了.

蘇清歡茫然地蹲在地上,用燒火棍扒拉著燒盡的柴火,心亂如麻.

但是很快,她又做好了心里建設,雄赳赳氣昂昂端著藥進去了.

男人靠著她床板下的石頭坐了起來,渾身上下只裹著那塊不大的白布,健碩有力又傷痕滿滿的臂膀都露在外面,此刻正眯著眼睛看蘇清歡.

"看什麼看!"蘇清歡很佩服他的恢複能力,卻沒好氣地吼道,把藥碗放在他面前.

男人端起藥來一飲而盡.

這種信任,讓蘇清歡心情好了些.

她問:"你叫什麼名字?我叫蘇清歡."

"陸棄."

"哪兩個字?"

男人沒有作聲,似乎在想什麼.

蘇清歡冷笑一聲道:"還以為我是什麼人?我告訴你,我是你救命恩人.我祖母想把我隨便嫁人,我用了所有積蓄想買個瀕死之人,做個婚書,然後等著做寡婦.你說,我現在是不是該趁你病,要你命?"

陸棄:"……"

他好像遇到了個奇葩村姑.忤逆祖母,還敢想出這種餿主意,關鍵還敢真的拉人去做,然後也真有人配合她!

剛才蘇清歡和宋大山的對話,他聽了全部.

起初他以為有陰謀,到現在也沒完全放下戒心,但是卻打心底覺得,他的對頭,也找不出來這樣的奇葩,那些謀士,決計想不出這樣的主意.

太不正經了.

蘇清歡又道:"我是個大夫,祖師爺不許我見死不救.所以我得救你,但是救命之恩嘛--"她故意拉長聲音,"以身相許就算了,我看不上你."

看到陸棄受了侮辱一般面色鐵青,她心情大好,繼續道:"你幫我遮掩一二,做假夫妻一兩年.到時候我還找宋大山幫你做個假身份,還你自由,如何?"

說話間,她從床板上拿起幾份文書,道:"你看,這里是你我的婚書,你的身份,還有路引,本來只要一份,宋大山給了我這麼多,都是空白的,隨便填.你覺得怎麼樣?"

別以為她不知道他肯定用假名,但是她根本不在乎,哼!

陸棄沒說話,蘇清歡以為他有疑慮,想了想後繼續道:"莫非你顧及妻子兒女?你放心,我絕不可能非禮你,絕對保全你名節."

陸棄瞪著她,眸子里是說不出來的複雜情緒.

"被我說中了?你放心,我真不是饑不擇食."蘇清歡道,"我救你一命,你幫我遮掩一年.然後我可能還能治好你的左腿,作為報酬,你妻子也該感謝我吧."

陸棄想,如果有機會,他一定要報今日之仇--用鐵戒尺逼她背成語,背不出來就狠狠地抽!

饑不擇食,他有那麼不堪嗎?

但是眼下,他被她後面的話吸引,嘴邊露出輕哂之色:"我的左腿,骨頭斷了,長歪了,你還有辦法?"

"有."蘇清歡認真地道,"你要相信我."

不知為何,陸棄心中竟然真的升騰起一絲希望,不過轉瞬即逝.

他面色沉沉,沒有作聲.

蘇清歡猶自道:"我在狗和鹿身上都試過,真的可以的."

試的是她來這大靖朝以後讓工匠打的手術器具.

陸棄的臉色更差了.

這次蘇清歡看懂了,一本正經地道:"別以為你和它們有什麼不同,其實很多方面都一樣的."

把自己比作畜生,簡直豈有此理!陸棄別過頭,不想再理她.

蘇清歡把他氣個倒仰,自己心情大好,笑眯眯地站起身來道:"那這事情就這麼定了,相公--請多多指教."

她哼著小曲,端著藥出去做飯了.

別看她和陸棄說笑,故意拉扯些有的沒的,實際上她一直在默默觀察著他.

這個男人,眼神很正,看她並沒有絲毫猥瑣之意,這她才能放心和他待在一個屋簷下.

他是京城人士,可能大有來頭,這也好,可能對她的驚世駭俗之舉,有更強的接受能力.

蘇清歡是個樂天派,還是個變通派,事情既然已經如此,除了坦然接受,和平共處,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為了讓花出去的七十兩銀子物有所值,她決定硬著頭皮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