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愕然
g,更新快,無彈窗,!

店小二把程恩賜父女領上樓上,樓上的客人不多,還有幾桌空位.

程恩賜瞧一瞧窗邊的位置,他低頭問程可佳:"坐哪兒?"

程可佳小手指往窗邊一指,程恩賜直接跟店小二說:"我們坐窗邊,你拿菜板上來,我們點菜."

程恩賜父女坐到窗邊,程可佳直接趴到窗邊往上看.

程恩賜趕緊伸手拉她往內里一坐,他瞅著女兒懵懂的眼神,緩一緩語氣,說:"佳兒,這樓高,你要距離窗邊遠一些."

程可佳瞧見程恩賜眼里擔心的神色,她笑著坐穩下來,說:"爹爹,我聽話."

樓下,只有人來人往的場景.

程恩賜聽程可佳的話笑了起來,程可佳現在的年紀,她大約也只會對人多感到興趣,別的,她還不懂得欣賞.

店小二送了菜板上來,程恩賜看了看後,問:"佳兒,你想吃什麼?"

程可佳瞧一瞧程恩賜,她想一想說:"青菜."

店小二在一旁立著,他也高看了程可佳兩眼,這日子的青菜那是比肉便宜不了多少銅子.

程恩賜把菜板遞給店小二,直接開口說:"小鍋燉肉,一份青菜,兩碗飯."

店小二輕輕點頭後,他問程恩賜:"客官,我家店里有上好的茶水,可有來一杯?"

程恩賜輕搖頭說:"送兩杯溫水上來."

店小二下樓後,程恩賜瞧著程可佳四處張望的樣子,他也隨意瞧了瞧樓上的人.

程恩賜就這麼隨眼一瞧,還真給他瞧出來一些事情.

有兩桌的少年人,他曾經遠遠的見過一面.

程恩賜轉頭回頭瞧一瞧女兒,他少年時,大約也是這般任性模樣.

闔家歡喜的日子,他一樣會偷偷出來與同伴在這樣的酒家來用餐.

程恩賜把女兒扶在窗邊望著樓下的人,程可佳臉上滿滿的歡喜,她糯糯的跟程恩賜感歎說:"爹爹,這條街上的人好多."

兩桌少年人瞧著程恩賜照顧女兒的模樣,他們的眼里都有著瞧不上的神情.

一個堂堂正正的大男人,竟然這般會照顧女兒,想來也是做不了大事的人.

換成當年的程恩賜,他大約也是一樣的想法.

然而現在他卻不同,他樂意呵護著女兒,樂意見到女兒這般歡喜的樣子.

店小二送兩杯熱水上來,他跟程恩賜低聲說:"客官,天氣冷,我端來的是熱水,等一會就成了溫水."

程恩賜低聲問程可佳:"佳兒,你要喝水嗎?"

程可佳搖頭說:"一會喝."

程恩賜瞧著店小二一臉贊賞神色說:"做得好."

店小二笑了起來說:"客官,請稍等,一會菜就能送上來."

程恩賜輕觸女兒的手,程可佳的小手暖暖的.

她雙手握緊窗架子,她笑眯眯跟程恩賜說:"爹爹,我不會松手."

店小二把飯菜端上來後,程恩賜又叮囑他再拿一個空碗上來.

程可佳端正的坐在位子上面,樓上的人,都悄悄打量著這對父母.

如程可佳這樣的年紀,瞧著程恩賜待她的寵愛,只怕是飯菜都要喂到嘴邊去.

店小二送上來一個空碗,程恩賜把一碗飯拔了少許出來,他把飯多的碗遞給程可佳,問:"佳兒,這麼多飯,行嗎?"

程可佳笑著點頭接過了飯碗,程恩賜給女兒夾一塊肉放在她的碗里,程可佳抬臉笑瞧著父親.

程恩賜瞧著她,低聲說:"用心吃飯."

小小女孩子一手抱著碗,一手拿著筷子從容的用餐.

樓上原本有的話語聲音,漸漸的,大家安靜的跟著用餐.

程恩賜自是比女兒吃得快一些,他吃完後,程可佳還抱著碗慢慢的一口又一口吃.

大家瞧著程可佳吃飯的樣子,樓上的人,都覺得她用的飯菜,是特別的香甜可口.

程恩賜和程可佳用完餐後,他們又喝了水.

程恩賜結帳的時候,他把余下的銅子打賞給店小二.

樓梯高高,程可佳執意要自個下樓.

程恩賜也由著女兒慢慢一層一層的下著,樓上的客人,只覺得幸好程可佳生得可愛又不鬧事.

家中有孩子的人,他們想一想自家的孩子,他們在家中都鬧騰不休,那敢把他們帶出門.

當然他們也覺得他們不會有程恩賜這樣對待孩子的耐煩心.

程恩賜父女下了樓,樓上便有追多幾份要跟程恩賜父女一樣的菜單下來.

掌櫃聽了店小二的通報後,他也一樣有些好奇,問:"今天大廚的廚藝特別發揮?"

店小二在樓上側旁服侍,他自然瞧見程可佳那種享受美味的模樣.

他悄悄跟掌櫃提了提,掌櫃聽後瞅著他說:"日後,只要遇見這樣的客人,你一定要更加好的招呼好."

店小二是滿臉的歡喜,他把溫水改成熱水送上去,內里是有他的好心用意,可是他也擔心過客人的不喜.

在程恩賜問程可佳的時候,店小二那一顆心是提了起來,後來程可佳的聰敏自立還是讓他驚歎了.

他的妹妹跟程可佳差不多,她一樣會自個吃飯,然而卻常常把飯菜吃得掉在身上.

程可佳吃飯過後,她一身干乾淨淨的如同大人一樣.

程恩賜和程可佳出了酒家的門,父女站在街邊,程恩賜問程可佳:"佳兒,你還能走嗎?"

程可佳笑眯眯說:"爹爹,我能走."

程恩賜想一想這里與家里的距離,他是想著就這樣走了回去.

程恩賜有些擔心的跟程可佳說:"佳兒,父親和你走回去,一會,父親抱你的時候,你可不能睡覺."

程可佳輕輕的點頭,在這樣的天氣,她要是在程恩賜懷里睡覺,很有可能會生病.

程恩賜牽著程可佳慢慢的走路,在人多的地方,他彎腰把女兒把在懷里,在人少的地方,他們父女牽著手緩緩走.

這一路上,自然是有認識程恩賜的人,只是大家都是一臉驚愕的神情,以至于程恩賜父女走遠後,他們才想起來不曾與程恩賜打一個招呼.

程恩賜的心思全用在女兒的身上,他很自然的忽略了許多經過的人.

程可佳是滿臉歡喜的跟在程恩賜身邊,她看著滿街的紅,她看到許多的人,都穿著與她差不多的大紅花朵的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