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請


程恩賜是從來不會做無用功的人,他願意花心思與卓家老太爺閑話,自然是不會白費功夫.

程恩賜順道誇了誇連襟的熱情,也感歎連襟家規矩實在不錯.

程可佳依偎著程恩賜站了一會後,她便直接趴到程恩賜的腿上.

程恩賜低頭瞧一瞧程可佳的神情,見到她沒有想要他抱的樣子,便伸手隨手拍了拍女兒的背.

卓家老太爺瞧著他們父女的舉止,他一直知道程恩賜疼愛程可佳.

他認為的疼愛與程可佳是程恩賜嫡長女有關系,而他現在看得清楚,程恩賜是真心的呵護著女兒.

程恩賜也不曾盼著卓家老太爺聽他的一席話,他立時就有什麼改變.

他只是想與卓家老太爺傳達外面人的看法,他的兄弟姐妹生活得比他們一家還要好,只是因為他的態度,而讓他們習慣在他的面前來裝窮.

不勞而獲的事情,一般的人,他們做了第一次得到收獲後,,漸漸的也會上癮.

程恩賜聽著外面的熱鬧,再感受到卓家老太爺房里的清靜,他在心里歎息一聲.

程恩賜借著程可佳暈車而提前離開,卓緯業是有心想要留一留程恩賜父女.

程恩賜瞧著他輕搖頭說:"大哥,佳兒年紀還小,我想讓她知道的是家人親戚友好的相處,而不想讓她早早看到那些明爭暗斗."

卓緯業略有些苦澀的瞧著程恩賜,今天他們夫妻是用心的擋了擋那些想要攀高的人.

程恩賜也是盡可能回避了一些場合,可是在他們往院子門外短短的距離,他們已經瞧過好幾個單身的小女子,她們一臉嬌羞神色立在路邊.

卓緯業只覺得她們是把他的臉面直接丟在地下,他慶幸程恩賜在這方面還是守規矩的人,而他嫡親外甥女年紀尚小,只會當那幾個親戚家的女子是偶然的遇見.

程可佳自然是瞧見那幾個女子瞧向程恩賜的眼神,她懷抱著程恩賜的脖子,只瞧見程恩賜的心思全放在她的身上.

程可佳直接趴在程恩賜的懷里,卓緯業與她道別的時候,她笑著說:"大舅舅,你那天來家里看我和幸兒啊?"

卓緯業笑了起來,說:"等到過年後,家里的客人們散了,舅舅和你舅母還有表哥表姐去看佳兒和幸兒."

程可佳笑著點著頭,說:"好,舅舅,我叫祖母給你們做好吃的菜."

程恩賜抱著程可佳走了,卓緯業在院子門口立了立,他轉身的時候,卓緯創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的走了過來.

卓緯業瞧著他的臉色,問:"二弟,怎麼了?"

卓緯創跟卓緯業直接說:"大哥,你瞧著小妹夫帶著佳兒連中餐都不敢用,就這樣的走了,你心里滋味如何?"

卓緯業直接瞪眼瞅著他,說:"二弟,好好說人話,到底又出了什麼事情?"

卓緯創立在院子門口,給冷風這樣吹了吹後,他心里的郁悶也散了一些.

他低聲跟卓緯業說:"大哥,剛剛那個人跟三伯娘家的娘家侄女見面了,就當著大妹的面,一個有心,一個有意,只惡心了我們嫡親的兄弟們."

卓緯業驚訝後又了然,他低聲說:"你把這事情跟父親去說一說,父親不能一直裝作不知情的樣子.


伯父們如今都是有嫡親兒孫們孝順的祖輩,他們不必每年辛苦的趕到我們家來讓我們當侄子的孝順.

他們如果無嫡親的子孫,我們當侄子那是一定要責無旁貸盡可能的照顧他們."

卓緯創輕點頭後,他低聲說:"大哥,你說大妹現在怎麼性子也變了,她就由著那人在院子里與女人眉目傳情?"

卓緯業瞧一瞧他,說:"你想大妹如何做?沖上去,給那個女人兩巴掌?"

卓緯創歎道:"父親和母親把兩個妹妹教導得太過賢良了一些,大妹如果能過去給那兩人兩巴掌,我今晚一定要喝兩杯慶祝."

卓緯業瞧著他說:"兩巴掌是好打出去,只是大妹以後還要不要過日子?"

卓緯創低聲說:"明明他家當年答應過我們家,大妹夫有嫡子是絕對不會納妾的,這才幾年的光景啊?"

卓緯業瞧著他審視片刻後,說:"他家打臉也又如何?大妹自個認命了,為了大妹和外甥們,我們都不得默認下來."

卓緯創歎道:"以前小妹嫁進程家時,我們認為她要面對小妹夫身邊的妾室,她的日子一定會很是難過.

但是絕對不曾想過,小妹過日子想得通透,小妹夫縱然有妾,也不曾影響到她多少心情.

而且你也瞧過小妹夫對待佳兒的行事,那完全是女兒一句話,當父親的樂意為她跑不停的忙碌.

那個人從前對待大妹不錯,對待嫡親兒女也願意上心.

可是現在他就象換了一個人一樣,他完全不介意在什麼地方,只要有女人樂意撲,他就願意接納.

他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小人?"

卓緯業望著他,其實他也想這樣問,然而問了又能如何?

卓緯業跟卓緯創很是認真的說:"我們家要是繼續這樣的過下去,這樣的容忍著親戚們對我們無限制的索取.

再過一兩年,程家是絕對不會允許他們家的孩子跟我們家走動.

你也瞧得出來,這幾年,你大嫂娘家人來我們家走動,都不會挑在過年時,而是特意避開這樣的日子."

卓緯業兄弟趕去與卓家老太爺說話,在路上,他們兄弟直接遇到那對脈脈含情的有情人.

卓緯業直接冷臉說:"別擋路."

卓緯創更加直接跟那個小女子說:"你不是我家的親戚,在過年的日子,你還是早些回自家去吧."

卓姐夫的臉色變了,他黑著臉瞧一瞧卓緯業兄弟,說:"我現在就走."

卓緯業瞧一瞧他的臉色,再瞧一瞧屋簷下大妹的神色,他皺眉頭說:"你也是讀過書的人,你自行決定吧."

他們兄弟前腳走,卓姐夫跟小女子說:"你沒有地方去,中餐後,你跟我們走."

大過年的日子,一個女婿拜年不曾用餐便走了,一個女婿用過中餐後,他直接從岳家帶走一個女人.

卓家老太爺過後獨坐在房間一會後,他把兄弟們請進房里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