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太信
g,更新快,無彈窗,!

程可佳瞧一瞧卓姐夫後,她把頭直接埋進程恩賜的懷里.

卓姐夫瞅見她的小神情後,他越發對程可佳不喜.

程恩賜和卓姐夫見面的機會不多,最初卓姐夫是有心想要貼過來和他親近,程恩賜年青氣盛不耐煩去應付他.

後來卓姐夫與人合伙發了小財後,他也鬧明白程恩賜是程家嫡支的嫡子,卻不是得到家中重視的嫡子.

特別程恩賜當了侍衛後,卓姐夫從心里面便有些瞧不上程恩賜這個粗人了.

程恩賜當差後,他的行事不再如從前那般樣樣反應由神色上面表露出來.

卓姐夫瞧著這樣神色平常的程恩賜,他的心里很是有些得意,果然如他的身家不同往日了,程恩賜面對他的態度都比從前要親近許多.

卓姐夫和程恩賜說話的時候,卓家的一些親戚主動的挨上來跟卓姐夫說話.

程恩賜因此把著程可佳退去一旁,他對卓家的一些親戚很是瞧不上眼,明明是來卓家做客人,結果那架子端得比主人還要象主人.

程恩賜帶著程可佳直接尋到卓家老太爺的房里,他的房間里最為安靜,他一人正在品茶.

程可佳很是乖巧的外祖父行禮後,她便依偎在程恩賜的身邊.

卓家老太爺瞧一瞧程可佳後,他對程恩賜說:"恩賜,你別太過寵愛佳兒,時日長了,這樣對她不太好."

程恩賜知道卓家老太爺是一個好人,對孩子們很有慈愛心思.

他跟卓家老太爺低聲說:"父親,佳兒一天天的長大,我如今要對差事用心,我能夠真正寵愛她的日子不多."

卓家老太爺想一想卓氏,他再想一想老妻的話,他也不想再多說下去.

如他的兒子所言,程恩賜寵愛的是他們嫡親外甥女,他願意把心思放在女兒的身上,也比他閑著無事多寵妾室和庶子女來得好.

卓氏的長兄卓緯業是樂見程恩賜把程可佳捧上天的人,他跟卓家老太爺很下里一再勸說:"父親,你大兒媳婦見過佳兒,她說那是一個好孩子.

佳兒能夠得到她祖父祖母的喜愛,又能夠得到她父親這般的疼愛.

真正的好孩子,將來大了也壞不了好性子.

父親,大妞在夫家的日子不好過,如果她所生的兒女有一人能得到大妹夫的喜愛,也許對大妹的處境有所改變."

卓家老太爺自然明白長子的意思,然而女兒嫁人後,他們只能勸合怎麼也不能勸離.

大女婿縱然是寵愛妾室一些,可是大女兒只要往好處去想,她的日子還是能夠過得下去.

卓家老太爺瞧一瞧程可佳,他笑著與她說:"佳兒,你可以去與表哥和表姐們在一處親近玩耍."

程可佳輕輕的搖頭,她低聲說:"外祖父,我頭重."

卓家老太爺一臉愕然神色瞧著程恩賜,他笑著解釋說:"父親,佳兒有些暈馬車,就由著她在我身邊吧.

她現在還小,她一個小孩子也防礙不了我什麼事情."

卓家老太爺聽著房外的熱鬧,他再瞧一瞧明顯與卓家孩子打扮不同的程可佳.

他一樣輕輕的點頭,只怕程可佳就是有心想要出去玩耍,程恩賜也不會放心.

程恩賜瞧著卓家老太爺有些好奇起來,說:"父親,家里來了這麼多的人,他們幾時來,又說了幾時會走?"

卓家老太爺的臉上略有些窘色,那些親戚來的時候,一個個提著行李來拜年,然後他客氣一句話後,他們便順勢住下來.

至于何時會走,照往常的樣子,應該是要等到過了年後.

卓家老太爺努力笑著跟程恩賜說:"他們到了時間就會走."

程恩賜已經瞧見卓家老太爺嶄新新衣下面,那內衣的袖里早已穿得發白破舊.

程可佳順著程恩賜的眼光望過去,她一下子驚訝的跟程恩賜說:"父親,祖父內里的衣裳破了."

程可佳說完之後,她也明白失言,她雙手捂住嘴巴,一雙大眼睛就那樣無辜又純青的瞧著卓家老太爺.

程恩賜笑瞧著程可佳說:"佳兒,你外祖父事事都遵從著先人的教導,你日後也要學著外祖父不浪費,明白嗎?"

程可佳放下手輕輕點頭後,她抬頭跟程恩賜說:"父親,祖母不會許我穿太舊的衣裳.

祖母與我說,衣食上面不要太過節省了,我們這樣的人家,家里的女人和孩子們穿著太差,會讓人笑話家里的長輩們一個個太過無能."

卓家老太爺聽著程可佳的孩子話,他的心里沉思起來,他和兒子們的月俸其實不低了.

卓家老夫人不只一次的與卓家老太爺提醒,說兄弟們都是祖父的年紀,而小姑們也當了祖母.

原本早已經分了家,各有各的家庭,在過年的日子,還是各家團聚為好.

卓家老太爺卻一直不忍心,他的兄長們與他說,想與他在過年時好好說話,又舍不下一家大小,便一起過來了.

他出嫁的姐姐和妹妹和他說,只要過年的日子,她們才能舒緩幾日,想帶著外甥們和他們這些當舅舅的好好親近,他們也順勢信了過來.

程恩賜瞧著卓家老太爺思考的樣子,他在心里輕舒一口氣,他自然明白卓氏在私下里還是會想法子補貼一些娘家.

可是卓家老太爺要一直這樣好人下去,家宅也一直會無法安甯.

卓家自個的事情不多,全補貼到不用補貼的人那里去,程恩賜的心里還是會不舒服.

別人岳家事情多,都是岳家本身的事情多.可他這里,岳家的事情不多,卓家老太爺夫妻都不是浪費的人,小舅子們一個個也相當的自立.

程恩賜瞧著卓家老太爺的神色,他笑著說:"父親,我瞧著大伯他們都沒有你老人家遵守家規,他們外衣布料的是粗布,可是他們內里的衣裳布料相當的不錯.

佳兒母親每年都會為父親母親從內到外做兩套好衣裳,只是她今年身子又重了,我阻止她給父親母親做衣裳.

我與岳母提了提,想從程家成衣店鋪送衣裳過來,岳母的意思,侄子們年紀大了,在學堂里讀書,也不能穿得太差,讓我換成他們的布料送過來."

程可佳在一旁聽著程恩賜的話,再瞧一瞧卓家老太爺面上的神色,她還是覺得程恩賜是非常靠得住的父親.

程恩賜不會為了面子,也不會為了別的原因來為難自家人.

程家三老夫人與人閑談的時候,就歎息過卓氏的父親書讀得太多了,也太能盡信書本上的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