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印象


程家的車夫駕車技術很好,可是前往卓家的路卻不是太平坦.

程可佳下車的時候,她的臉色微微有些發白.

程恩賜瞧著女兒的神色,只覺得日後有時間的時候,他要帶女兒多坐一坐馬車.

馬車只要坐得多了,程可佳自然不會暈馬車.

程可佳下了馬車,她深吸一口氣後,她慢慢的緩過來.

她仰頭跟程恩賜說:"爹爹,我好了."

程恩賜想要伸手摸一摸她頭發,瞧見她發上錦繡小紅花,他又收回了手.

他瞧一瞧女兒身上錦繡大紅花衣裳,再瞧一瞧一路過來所見,仿佛滿街的小女孩子穿的都是大紅花朵飛的紅衣.

程恩賜瞅一瞅女兒面上的無邪笑容,他提醒說:"你外祖家里人多,你一定要跟緊爹爹身邊."

程可佳輕輕的點頭,程家三老夫人已經跟她提醒過一次,玉姑悄悄跟她提了提,卓家有些表親是非常的不要臉.

玉姑如今面對程可佳那是完全的放得開,她也瞧得明白,程可佳雖然年紀小,然而卻是心里有數的人.

卓家所住的一條街,是有名的秀才街.

秀才街從前不是這樣的名字,只是因為這一街居住的許多人家里面,當家人都在在學堂里當夫子.

時日久了,夫子們又培養出幾個優秀弟子.漸漸的,都城的人,都習慣忘卻這條街原本的名字,而是直接稱號秀才街.

秀才街的院子,從遠處望過去,一座座都是非常的別致,瞧著都透出幾分書香氣氛.

程可佳瞧著這些精致院子,只覺得讀書人家也沒有傳言里面的多少清貴.

程恩賜瞧見女兒面上的神情,他有一種果然是我嫡親女兒的感覺.

程恩賜第一次到秀才街的時候,他對這里就是這般的影響.

只是等到他走進卓家後,他方知道傳言一般是不會有多太的差錯.

過年的日子,秀才街各家的院子門都不曾關閉的嚴實,程可佳一路慢慢走,她一路好奇的探頭往別人院子里張望.

程恩賜由著女兒在後面晃蕩,他偶然見到別人家院子里出來人,他笑著給人拜年.

程可佳緊跟在他後面向人拜年,她的口很甜:"伯伯新年好,叔叔新年好,哥哥新年好."

小小女孩子錦繡紅衣頭上佩戴著兩朵小紅花,她的笑容燦爛,那拜年的聲音清甜入耳.

程可佳跟著程恩賜進到卓家,她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外圍影響的卓家.

人,好多,而且是男女老小混和在一處.

卓緯適從人群後面擠了過來,程恩賜笑著給他拜年.

卓緯適瞧一瞧他,他一樣笑著祝福了程恩賜.

卓緯適笑著低頭瞧著程可佳說:"佳兒,新年好."

程可佳瞧了瞧他,她很快的笑了起來,說:"小舅舅,新年好."

卓緯適很是贊賞的瞧著程可佳,他笑著跟程恩賜說:"妹夫,我沒有想過佳兒還記得我啊."


程恩賜心里很是驕傲,他嘴里還是謙虛說:"小孩子,剛好猜准了."

卓緯適彎腰抱起程可佳,說:"走吧,小舅舅帶著你去見你外祖父外祖母."

程可佳探頭看到程恩賜走在身邊,她笑著跟卓緯適說:"小舅舅,我很重,你別抱我."

卓緯適聽她的話笑了起來,說:"佳兒,你還要多吃,繼續長重一點."

程可佳伸手摸一摸自個的臉,她一直覺得自個距離小胖只有一張紙的區別.

卓緯適只覺得程可佳非常的可愛,他笑著說:"佳兒,有誰說過你胖嗎?"

程可佳輕輕的搖頭,在她的眼里,程可靈那樣是恰巧的好.

然而程家三老太爺夫妻都認為程可靈太瘦了一些,而她這樣才是恰巧的好.

卓緯適這邊已經跟程恩賜說了家里的來客,他笑著說:"過年的日子,父親喜歡熱鬧,家里的親戚們也樂意來我們家."

程恩賜瞧一瞧卓緯適身上還算八成新的衣裳,再轉頭瞧一瞧人群里那幾個明顯穿著不合身裝束的人.

程恩賜微微的笑了起來,卓家老太爺是一個寬厚親近的長者.

卓緯適又低聲說:"妹夫啊,姐夫一家也在."

程恩賜抬眼瞧一瞧他,笑著說:"好啊,我們連襟平時難得遇見,正好可以在一處說話."

卓緯適瞧著程恩賜低聲說:"我平時問我姐姐日子好不好過,她總說好過.

妹夫啊,你能不能問一問你連襟,他到底對妻兒好,還是不好?"

卓家的人,原本都以為嫁進差不多人家的卓氏姐姐日子會過得好,而卓氏這般高嫁日子不會太好過.

早一兩年的確如此,卓姐夫那時還不曾發一筆小財,夫妻的日子是難一些,然而小夫妻卻恩愛.

卓姐夫自發過一筆小財後,他又笑納了別人送來的妾.

卓家人明顯的覺得卓姐的日子不太好過,偏偏不管卓家人如何的問,卓姐一直笑著說,她的日子過得相當好.

程恩賜對卓姐夫的印象平平,從前他覺得這是一個規矩相當的讀書人.

然而這一次程恩賜見到卓姐夫,他立時感覺到卓姐夫身上的那種讀書人氣息淺淡了許多,反而有一種商人銅錢味道.

程恩賜和程可佳見過卓家人後,他把程可佳帶在身邊.

程可佳瞧見了她的姨母,瞧著她沖著她笑,卻掩飾不了她眼里的憔悴.

程可佳四處張望後,問:"姨母,兩位表哥和表姐呢?"

卓姐笑著跟程可佳說:"他們跟在祖父祖母面前盡孝道."

程可佳目瞪口呆的瞧著卓姐說:"過年了,他們也不能來給外祖父和外祖母拜年嗎?"

卓姐所有的解釋話說不出口,程恩賜沖著卓姐點了點頭,他把程可佳把在懷里.

程可佳從程恩賜的懷里探頭出去,只瞧見姨母低了頭.

程可佳回頭見到姨父的時候,她對他的印象不太好.

卓姐夫見到依偎在程恩賜懷里的程可佳,他一樣輕皺了眉頭,用略帶嫌棄的語氣跟程恩賜說:"妹夫,一個小女子用不著這般的疼愛."

程恩賜微微的笑了笑,說:"佳兒如今由我父母照顧著,我帶她出來的時候,我的父母一再叮囑我,可不能讓她離了我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