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避免


程恩賜帶著程方幸給家里的長輩們圍著一圈拜年後,他帶著兒子回到森園.

程恩賜進了房,他瞧見圍坐在房里的妾室,他略有些不悅的皺眉頭說:"你們一個個很閑嗎?"

妾室們趕緊起身站起來跟卓氏告辭,她們走後,程恩賜瞧著卓氏輕搖頭說:"你這般賢良,她們在心里面也不會感激你."

卓氏瞧著程恩賜笑了起來,說:"三爺,我不是為她們著想,我只是想著你回家來,是不會想面對一個吵鬧的家."

程恩賜皺眉頭的瞧著卓氏,他要是再繼續責備卓氏,他身邊的妾室,又不是卓氏為他納下來的人.

他當年瞧著溫順可人的女人,她們怎麼在短短的時間里,都變成面目全非的人.

程恩賜只覺得日後再要瞧著那個女人順眼,他絕對不能那麼輕快的把人納進來.

程恩賜坐下來後,他隨意問了問卓氏家中的事情.

他聽說一切都好後,他笑著跟卓氏說:"我明天帶佳兒去她外祖家拜年,你有什麼要准備的?"

卓氏面上有遲疑的神色,她原以為可以回一趟娘家.

程恩賜瞧著卓氏面上的神情,他直接否決說:"你現在身子不便,你娘家人一定能夠體諒.

幸兒的年紀太小,就留他在家里陪你吧."

卓氏瞧一瞧程恩賜的神色,她的手輕柔撫一撫肚子,她想著過年的時候,她的娘家人來人往.

當年她與程恩賜定親後,她哪怕行事再小心謹慎,也會招惹到是非.

後來她嫁進程家後,程恩賜每每去卓家的時候,他總會遇見一些不相干的人.

卓家那些眼皮淺薄親戚們的行事,從來是坦蕩的呈現在程恩賜的面前.

卓氏的父母和兄長們是有心想要攔阻過,然而總是防不勝防.

卓父同卓氏感歎說:"再過幾年,你的兄弟們更加自立一些,他們就不敢如此放肆行事."

卓氏只有低垂眉眼稱是,她的心里很明白,她的父親不管家里人如何的做,他一直放不下親情,她的兄弟便會一直受到這種牽扯.

卓氏的父母和她的嫡親兄弟是盼著她在程家安然生活下去,可別的人未必是這般的想法.

她現在的情形,是不太方便回娘家.

卓氏輕輕的點頭說:"好,我安排人送信過去."

程恩賜是喜歡卓氏的溫順,見到她點頭後,他笑著說:"我的想法是和佳兒拜了年就回來,只是你的父母要留人,那我們就用過中餐再回家."

程方幸聽著父母說話,他很快的睡熟.

程恩賜看著程方幸睡熟後,他與卓氏交待了一聲,他直接往青正園.

程家三老夫人和程恩捷程可佳在院子里走走停停,三人就著一朵花,各有各的看法.

時間一下子便過去了,程家三老太爺原以為程家三老夫人祖孫很快就會回來.

結果他孤坐在房間,茶水換過一輪又一輪.

程家三老夫人起身,他走到房間中央,他重新退坐了回來,他要是這般趕著過去,他覺得那是把面子直接丟在程家三老夫人的面前.

在程家三老太爺糾結的時候,程恩賜來得正好.


程家三老太爺安然和程恩賜說話,關心他的當差,總之,他難得的問了程恩賜許多的問題.

程恩賜掩飾面上的驚詫,他一一回答了程家三老太爺關心的問題.

他也順帶與程家三老太爺提了提,他要帶程可佳去卓家拜年的事情.

程家三老太爺聽了程恩賜的話後,他好好的審視程恩賜一番.

程家三老太爺提醒程恩賜說:"你把佳兒好好帶在身邊,有一個孩子在你的身邊,你可以避開一些送上門的麻煩."

程恩賜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輕點頭後,他瞧著程家三老太爺的神色,他難得的壯著膽子問程家三老太爺.

"父親,你當年明知道卓家事情多,你為何願意我娶卓氏回來?"

程家三老太爺輕抬一邊眉說:"卓氏不好嗎?"

程恩賜趕緊輕搖頭,卓氏自嫁給他後,卓氏一直做得很好,她為人處事大方得體,比他想象的還要好.

程家三老太爺瞅著他,說:"卓氏嫁進程家後,她可曾違過你的心意?"

程恩賜搖頭,卓氏從來不曾違過他的心意.

哪怕在生兒育女方面,她為他生了程可佳這個可愛女兒,程恩賜覺得卓氏太會生了一些,他瞧著程可佳樣樣皆好.

程可佳越大越象他盼望了多年的女兒,程恩賜只要和女兒在一處,他就從心里覺得舒服自在.

程家三老太爺瞅著他,再說:"你從前那紈绔的名聲,如果在名門大戶里面尋一個庶女入門來,你願意,我和你的母親也不會樂意?

卓家是讀書人家,卓家名聲清貴,卓氏的父母的名聲不錯,卓氏為人大氣端莊,是配得上你.

再說,她為你生下一對討喜的孩子,將來還有可能再為你生得更加多聰敏可愛的嫡子.

看在一對可愛兒女的面上,你都要慶幸娶得了賢妻."

程恩賜瞧著程家三老太爺低聲說:"父親,那你在暗地里要多顧一顧我,日後,嫂嫂們和弟媳的家世都要比卓家來得好."

程家三老太爺直接把他湊過來的頭推開去,低聲說:"沒出息.

你好好當差,你把孩子們教導好,比你跟你的兄弟們比妻族家世來得好."

程恩賜順著程家三老太爺手坐在他的身側,他笑著說:"父親,其實只要你在心里看得起我,我是不在意卓家的家世弱不弱.

我那三個舅兄只要給他們時間和機會,他們就會教導出出色的弟子,那些人將來都會給幸兒一些助力."

程家三老太爺瞧一瞧程恩賜說:"你心里明白就行."

程恩賜笑瞧一瞧程家三老太爺,他的心里自然明白,在父母的心里面,他的長兄是最為重要的兒子.

程恩賜在程方幸出生後,他也能夠明白父母的心思和想法.

如同他現在縱然再如何的寵愛程可佳,將來他們姐弟的利益一旦起了沖突,他的心里還是會顧著長子.

程恩賜歎息著跟程家三老太爺說:"我以後一定會好好的為佳兒挑選一門親事."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他好笑了起來,說:"佳兒年紀還小,你不必想得那麼長遠.

你還是好好想一想明天去卓家的事情吧."

程恩賜當時就笑了起來,說:"父親,佳兒是一個小機靈,我帶著她.

我能避免惹上那些不相干的人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