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緩


程家三老太爺瞧一瞧程家三老夫人的反應,他一下子也反應過來,他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起來.

他悶聲跟程家三老夫人說:"我們家的男人一向分得清楚嫡妻和妾的區別."

程家三老夫人沖著程家三老太爺微微的笑了笑,說:"老爺,你忘記你那位庶支侄子,他一樣是程家人."

程家三老太爺皺眉頭與她說:"我們嫡支兄弟可不曾象庶支那般規矩松散,自你進程家之後,我對你一直很好.

要不然,我們那來的四個嫡子."

程家三老夫人是不太在意年青時發生過的那些瑣事,可是她卻不喜歡聽程家三老太爺一再提及當年的事情.

她也由不得程家三老太爺總是這樣的太過忘事了,她笑著說:"老爺,我能夠生育四子,那要感謝我的父母賜予了好身體."

程家三老太爺頓時無語了,當年的事情,他那時節年青,也實在不太喜歡面對同一個女人.

他和程家三老夫人除去必要的日子,他是流連在妾室的房里.

他是在程恩捷出生後,他慢慢的厭倦了那種日子,他有心想要回頭和程家三老夫人好好的過日子.

只是程家三老夫人對待終是不如初初成親的時期,程家三老太爺也是要面子的人,他自然不願意將就程家三老夫人.

程方幸來的時候,程家三老太爺正有心要繼續跟程家三老夫人追憶一下他們的初婚時期.

程家三老夫人通常是不會太駁了程家三老太外牆外保溫的面子,反正閑來無事,她隨意聽一聽程家三老太爺說的曾經.

"祖母,叔,姐姐."程方幸的奶聲奶氣的呼喚聲音還是有些穿透力.

程家三老夫人聽見程方幸的歡喜聲音,她趕緊起身去打開房門.

程方幸瞧見程家三老夫人後,他笑著撲了過來,程家三老夫人趕緊抱起他,低聲訓斥道:"可不能這般的亂撞進來."

程方幸在程家三老夫人懷里大笑了起來,說:"祖母抱."

程家三老夫人懷抱著小孫子,她笑了起來,說:"你也是一個膽大的."

程方幸瞧見房里的程家三老太爺的板正一張臉,他的小臉往程家三老夫人懷里躲一躲,然後再探頭四處瞧一瞧.

他一臉迷蒙神色問程家三老夫人說:"祖母,姐姐?"

程家三老夫人笑了起來,說:"我已經去叫你姐姐了."

程家三老夫人懷抱著程方幸坐在程家三老太爺邊上,她笑著跟程方幸說:"幸兒,跟祖父請安."

程方幸探頭沖著程家三老太爺笑一笑,然後小嗓子叫一聲:"祖父,安."

程家三老太爺正視他的時候,他又把臉埋進了程家三老夫人的懷里.

程家三老太爺瞧一瞧他,他正覺得無趣的時候,程方幸又探頭出來瞧著他.

程家三老太爺給他逗得笑了起來,他跟程家三老夫人說:"這是一個跟他父親一樣的人,比較會裝."


程家三老夫人略有些不高興瞧著程家三老太爺說:"恩賜從來不曾裝樣過,幸兒這般的小,眼下正是可愛的時候,他更加不會去裝樣子."

程恩捷和程可佳由外面走進來,他們瞧見程家三老太爺夫妻互相別過頭的樣子,叔侄兩人暗中交換一下小眼神.

程恩捷和程可佳給程家三老太爺夫妻請安,程家三老太爺端著架子驕矜的輕點點頭,程家三老夫人笑著說:"你們兩個趕緊坐下來,外面太冷了一些."

程家三老太爺在一旁聽見她的話後,低聲說:"那有那般的嬌弱,那有那般的經不住風雨."

程方幸歡喜的滑下程家三老夫人的腿,他歡喜的奔到程可佳面前,他撲上來抱信程可佳的腿.

程可佳給他沖過來的勁頭往後退了兩步,程恩捷在一旁趕緊伸手穩住程可佳的身子.

程可佳伸手抱信程方幸笑著說:"幸兒,姐姐又不會去旁處,你可以緩緩來."

程可佳又回頭跟程恩捷笑著說:"小叔叔謝謝你."

程恩捷伸手摸一摸程方幸的頭,見到他一臉無辜的神色,又聽他低聲的叫一聲:"叔."

程恩捷笑著與他說:"幸兒,下一次慢慢走."

程方幸在程可佳的懷里沖著程恩捷笑,程可佳用力的抱起程方幸,她是一步一挪的往前走.

程恩捷瞧得有些好笑起來,他直接彎腰抱起侄子侄女,他幾步便把他們兩人放在程家三老夫人的懷里面.

程可佳沖著程恩捷笑了,程方幸沖著程恩捷笑了,姐弟兩人幾乎一樣的燦爛笑容,瞧得程恩捷跟著笑了起來.

程可佳在程家三老夫人懷里只待一會,她便滑下來了.

程方幸是喜歡貼著程可佳的弟弟,他跟著也滑下來站在程可佳的身邊.

程可佳帶著程方幸到一邊去玩,她有許多認字木塊,正好拿出來和程方幸一起堆起來玩耍.

程恩捷陪著程家三老太爺夫妻說話,程恩捷說了他年後的安排.

新的一年,程恩捷是越發的要用心在功課上面,他笑著說:"我們夫子與我們說,一個國那般大,我們學府里有才子,別的學府一樣有才子.

才子們有時會偏科,可是有時候學子們的運氣非常的難說.偶爾也會出現一屆學子們參加科考的時候,他們會遇見天才云集的情況."

程家三老太爺是聽說過那般的情形,程家三老夫人則一直以為那是傳說,那是落榜的學子傳出來的安慰話.

程家三老太爺沖著程恩捷難得的笑著說:"不怕,你現在的年紀,我對你的要求只是有機會的時候,在夫子們許可後,你再去參加科考."

程恩捷輕輕的點頭,他的夫子們也說了,他要用兩年時間把基礎打得紮實一些,那時候,他就是遇見強手如林也不會有任何懼意.

程恩捷對科考是有上榜的野心,卻沒有擠進前三十名的野心.

他只要在科考上能排名進前一百名,那已經是打破程家曆屆學子科考上名次.

程家三老太爺夫妻對程恩捷只有鼓勵.

程家三老夫人特意跟程恩捷說:"捷兒,你只管安心讀書.你的親事,我和你父親早已經商量妥了,一定會為你緩上三四年議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