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感受


程可佳睡醒起來,她只瞧見程家三老太爺,她好奇的問:"祖父,祖母呢?"

程家三老太爺是不會跟孫女說他氣走了程家三老夫人的事情,他笑著說:"你二祖母請你祖母過去說話."

程可佳立時信了程家三老夫人,她由著玉姑幫著梳洗過後,她走到程家三老太爺的身邊說:"祖父,天色不早了,我們去接祖母回來吧."

程家三老太爺早吩咐點燃了燭火,他瞧一瞧窗外的暮色,再想一想程家三老夫人走時的神色,他可不想送上門去讓程家三老夫人氣焰更加的高漲.

他笑著跟程可佳說:"佳兒,過年的日子,就由著你祖母在外面多松快一時,祖父陪著你下棋吧."

程可佳瞅一瞅程家三老太爺面上的神色,她輕點頭說:"好,我陪祖父下棋."

程家三老太爺瞅著孫女的神情,他想了想說:"佳兒,我一會派人送你去森園用晚餐吧?"

程可佳輕輕的搖頭,昨晚程恩賜與她悄悄說了,在過年的日子,她要多陪一陪祖父祖母.

而且今天早上卓氏也悄悄與她說了,這些日子,要她多照顧一些祖父祖母.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孫女面上神情,他略有些好奇的問了程可佳.

程可佳是一個坦白的孩子,她很是誠實的把父母的交待說了出來.

程家三老太爺伸手摸一摸孫女的頭發,既然兒子和兒媳婦這般的孝順,他自然會安然受之.

程家三老太爺教導著程可佳下棋,他早已經發現孫女不是不聰慧,只是她在許多的事情不喜歡用心思.

而程家三老太爺也不願意程可佳學會習慣的用心思,有多少聰慧的女子耗費了心力後,她們一個個早早的亡故.

程家三老太爺鼓勵程可佳在下棋上面橫沖直撞,程恩捷進來瞧了一會,他有心想要指點程可佳的棋藝,卻給程家三老太爺的冷眼制止.

程恩捷瞧著程家三老太爺的神色,他在程可佳讓位後,他有心讓程可佳在一旁看他們父子下棋.

可惜程家三老太爺不給程可佳觀摩的機會,他直接跟程可佳說:"佳兒,天色不早,你去接一下你的祖母,可好?"

程家三老太爺對程可佳說話的語氣,讓程恩捷抬眼瞧了瞧他.

程可佳很是歡喜的點了點頭,說:"好,祖父,你放心,我一定會接祖母回來."

程可佳走後,程家三老太爺警告的瞧了瞧程恩捷說:"捷兒,下棋這般費腦子的事情,佳兒不必精通,她只要看得懂輸贏便好."

程恩捷有些不贊同的瞧著他,說:"父親,佳兒多懂一些琴棋書畫,對她有大好處."

"哧."程家三老太爺不屑的輕哼一聲,說:"我就瞧不出有什麼好處?

一個男人真的喜歡她,自然是不會喜歡她的表面.

她略懂琴棋書畫就好了,她如果要精通這些事情,在家事上面就自然要單純了.

我可不想我的孫女將來進夫家後,被公婆和夫婿以及小妾聯手哄騙過去.


她要象你的母親這般精明,我就不擔心她會給人哄.

當然她要是比你的母親更加內里精明,我只會更加高興,我喜歡她把別人哄得團團轉."

程恩捷瞧著程家三老太爺一時半會開不了口,等到他好不容易能夠開口的時候,程家三老太爺已經以絕對優勢壓制了他的棋局走向.

程家三老太爺一臉驕矜神情瞧著程恩捷說:"你要真心疼愛佳兒,那就好好的科考,你好好的當官,將來你的女兒和侄女在夫家的日子也能夠平順一些."

程恩捷深吸一口氣,他重重的點頭,說:"父親,我盡力而為."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他的神色,他想一想說:"其實原本你不必這般的努力,你的三哥在這方面的資質是不比你差.

只是他的年紀比你長了那麼幾歲,又有你二哥在前,我們這一房人才太多,對大家和睦關系的穩固並不是好事."

程恩捷聽懂程家三老太爺話里意思,他低聲說:"父親,侄子這一輩會出程家,只要他們有出息,就由著他們去吧."

程家三老太爺瞧一瞧程恩捷面色,他很是不快的說:"我又不傻,自然不會攔著他們的出息.

我只管得了你們這一輩,下一輩,自然是你們兄弟的事情."

程恩捷笑了起來,只是他想一想將來的日子,他又有一種海闊天空的感覺.

程可佳去嫡二支尋程家三老夫人,她們妯娌正在一處說得很是熱鬧.

程可佳進去,程家二老夫人笑著拉著程可佳的手,她跟程家三老夫人說:"你留下來用晚餐吧,正好佳兒也來了."

程可佳有些著急,程家三老夫人卻已經順勢答應下來,她還派人去了青正園.

程可佳在一旁輕輕的拉了拉程家三老夫人的手,程家三老夫人笑瞧著程可佳說:"佳兒,我們吃一吃你二祖母這里的好料."

程家二老夫人瞧著程可佳面上的急色,她裝委屈道:"佳兒,你是不想陪二祖母一起用餐嗎?"

程可佳瞧著程家二老夫人趕緊搖頭解釋說:"二祖母,我和祖母要是在這里用餐,家里就吸有小叔叔陪著祖父一起用餐."

程家二老夫人笑了起來說:"好孩子.我派人去跟你二祖父說了,他會去請你祖父和小叔叔一塊過來熱鬧."

程家三老夫人瞅一瞅程家二老夫人的神色,她輕搖頭說:"二嫂,你把事情全安排妥當了."

程家二老夫人笑了起來,說:"我啊,今年想要清靜過年,就讓他們兩家在過年的日子消停一些,也不必一定要湊齊在一處用餐."

程家三老夫人沖著程家二老夫人豎起拇指說:"二嫂啊,你是開通慈愛的長輩."

程家二老夫人笑瞧著程家三老夫人說:"在這方面我不如你想得開明,我要是早想明白過來,也不必糾結了這麼幾年."

程家三老夫人自三個大一些的兒子成親後,她就放任他們去過自個的小日子.

程家三老夫人笑眯眯的跟程家二老夫人說:"我啊,只是懶散了一些.

他們不到我跟前來,我過年的安排就能松散下來,我想吃什麼就安排做什麼.

他們在我的面前,我事事要考慮到他們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