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歪理


程家三老太爺一下子瞧明白程家三老夫人面上的神色,他只覺得程家三老夫人太過小心思了一些.

程家三老太爺想一想自個的那些庶子女,他跟程家三老夫人說:"我們這一房的庶子成親後,我們給他們一些安身銀子.

我們也不要太過疼惜他們了,由著他們去外面安生過日子吧.他們要想帶他們姨娘出去過活,只要他們姨娘願意,也由著他們帶著出去安生過日子."

程家三老夫人微微笑著說:"全聽老爺的安排."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這樣的程家三老夫人,他頓時覺得有些無趣起來.

可是他又抬不起腳就這樣的走了,再說他的心里面明白,他就是這樣的走了,程家三老夫人現在也不會去在意他.

程家三老太爺端起紅色的杯子,他端詳了杯身後,他與程家三老夫人說:"這杯子顏色很正."

程家三老夫人抬眼瞧了瞧他,說:"是大嫂那邊送來的一套杯子,老爺要是喜歡,年後,我送去書房給老爺專用."

程家三老太爺皺眉頭說:"不用,我一個大男人在書房里端著這樣一個大紅色的杯子,讓外人瞧著太不象話了."

程家三老夫人輕輕的點頭,她現在對程家三老太爺說的話,已經很少去過心.

程家三老太爺不要,程家三老夫人沒有任何相勸的話.

程家三老太爺只覺得他一個巴掌拍在空氣里面,程家三老太爺的臉色有些不好看起來.

程家三老夫人瞧後,她伸手摸了摸自個臉,再摸一摸自個的發,她想著她的臉上還不曾有皺紋,可是男人的心里是喜新厭舊的.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程家三老太爺勸道:"老爺,你要是想做什麼,你只管去做.

我這里就不用你去相陪,老爺在這里陪我許久了,大家也明白老爺的心里還是重視著我這個嫡妻."

程家三老夫人跟程家三老太爺說這話的時候,她很是誠心誠意.

她認為人生已經走了大半輩子,她年輕的時候,她是希望得到程家三老太爺的專情.

可是她一直不曾得到過,她既然不曾得到過,自然是不存在什麼失去感.

程家三老夫人自小兒子出生後,她漸漸的接受了現實,她的心思全部用在兒子們的身上.

她後來還是願意用心在程家三老太爺的身上,那也是因為她明白,她的兒子們在家里面是需要父親的照顧.

程家三老夫人習慣用心思在程家三老太爺的身上,程家三老太爺也享受了多年她的這種心思.

只是隨著兒子們陸續長大成親後,程家三老夫人的心思漸漸的偏移開去.

程家三老夫人不曾與他商量,就做主要把程可佳養在身邊.

程家三老太爺最初時是有些生氣,只不過程可佳膽子大,她向著他笑得如同太陽花的時候,程家三老太爺的心便軟化了.

程家三老太爺對待兒女是冷硬的態度,他最初也是用這樣的態度去對待程可佳.

然而程可佳每一次對他萌萌的親近,他是如何都舍不得冷著臉去對待軟萌的孫女.

後來程家三老夫人動過心思,她不想分開卓氏和程可佳母女,她想把程可佳送回森園.


程家三老太爺態度堅決的留下程可佳,他認為程可佳跟在他們夫妻的身邊,她將來才會有一個好的前程.

何況程家三老太爺不認為卓氏在有了嫡長子後,她的心里會還能如從前那般的疼愛的程可佳.

程可佳留在青正園後,程家三老太爺夫妻之間圍繞著孫女話題也多了許多.

程恩捷和程可佳回來的時候,他們還是感受到程家三老太爺夫妻之間的尷尬氣氛.

程恩捷對父母相處的情形,他早已經不太抱有美好的幻想.

他笑著給父母見禮了,程可佳給程家三老太爺夫妻請安後,她笑著依在程家三老夫人的身邊.

她們祖孫輕聲低語著,程家三老夫人聽著孫女的稚言稚語,她哪怕聽見程杏在優逸園里哭,她的臉上也沒有任何的驚異神情.

程家三老太爺對程恩捷問話相當的公式:"你拜年可漏過任何一房?"

程恩捷很是肯定的跟程家三老太爺說:"父親,你放心,我每一房都帶著佳兒去拜年,我不曾漏過任何一家."

程家三老太爺吩咐開餐,下人們端著熱火的午餐進來.

程恩捷用完午餐後,他就借著要看書的理由走了.

程可佳吃飽了飯,又轉了一個上午後,她就有些打不起精神.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程可佳端著茶杯已經微微閉眼的樣子,他主動上前拿下程可佳手里的杯子.

程可佳微微睜眼瞧著他,程家三老太爺低聲:"睡吧.一會祖父會叫醒你."

程可佳沖程家三老太爺笑了笑,她直接閉眼睡在程家三老太爺的懷里.

程家三老夫人在一旁瞧著,她的心里是有些生氣,她早和程家三老太爺提過,他們夫妻不可以太過寵愛程可佳.

程家三老太爺很是輕輕的抱著程可佳放在內里的榻位上,他還伸手摸了摸暖和的榻面,又幫著孫女蓋好被子.

程家三老太爺出到外面,他便瞧見程家三老夫人不悅的面色.

程家三老太爺直接當作沒有看見一樣的跟程家三老夫人說:"你要想去午歇一會,你去吧."

程家三老夫人直接跟他說:"我不想去睡,我晚上會早一些睡."

程家三老太爺瞧一瞧程家三老夫人的神色,他皺眉說:"你又怎麼了?你是不是到了那種隨時隨刻都要生氣的年紀?"

程家三老夫人深吸一口氣後,她緩緩吐一口氣說:"老爺,我們商量過,絕對不會嬌寵佳兒."

程家三老太爺點頭說:"是,我也覺得真正為了她好,我們一定要嚴格的去教導她."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程家三老太爺一臉坦然的神色,她歎道:"那老爺剛剛在做什麼?"

程家三老太爺怔了怔,他很快有些生氣的跟程家三老夫人說:"我做了什麼?佳兒跟著捷兒走了一個上午,她累成這般模樣.

我一個當祖父的人,體貼她,讓她早去歇片刻,有什麼關系嗎?

這過年的日子,你還不許她稍稍松快片刻嗎?"

程家三老夫人直接氣笑了起來,程家三老太爺不講道理的時候,他有的是歪理可以應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