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操勞
g,更新快,無彈窗,!

程恩捷帶程可佳出了長風苑,他的心里面對大過年第一天程杏在優逸園落淚的事情,其實沒有那麼放在心上.

這要是哭一哭,便能壞一房人的好運氣.

那有多少的仇敵,都會挑選在這一天挑選去仇家門前哭了一回.

這樣省心又省事的做法,自然是人人會用.

既然大部分的人不用,那就是大家都知道只不過是讓對家心里不舒服那麼一小會.

程杏出了優逸園後,她吩咐丫頭給她擦拭乾淨面上的痕,又尋了一處小路,讓丫頭為她臉上撲了撲粉.

程杏滿臉笑容的去嫡二支拜年,她在路上這麼耽誤這會一小會後,恰巧行在程恩捷和程可佳的後面.

程恩捷和程可佳從嫡二支正院滿臉笑容出來,正好在出院子門口遇見了程杏.

她笑意盈盈的跟程恩捷拜了年,又很是客氣的跟程可佳的打了招呼後,她笑著說:"我一會要去大三房給大三祖父大三祖母拜年."

程恩捷一向對侄女們態度很是端正,他輕輕點頭端著長輩姿態說:"行.地面上還有積雪,你在路上緩緩走."

程杏眼神變了變,她抬眼瞧見程恩捷眼里無任何的異色,她方醒悟過多,她這是太過多心了一些.

程杏的眼光落在程可佳的面上,卻見到她的眼睛已經落在院子門外的路上.

程杏往內里行去,她聽見程可佳跟程恩捷說:"小叔叔,我們走快一些,看一下哥哥姐姐是不是已經到了大四房拜年."

程杏面上露出濃濃的酸意,程可佳樣樣不出色,她就是占了一個嫡女的身份,卻處處比她受到長輩們的歡迎.

程可佳對程杏的變化不曾放在心上,她哭也好,她笑也好,反正她和程杏是無法友好相處的.

程恩捷的眼神還不錯,而且程杏用的香粉味道重,程恩捷自然是聞到那股味道.

程恩捷瞧一眼萬事不上心的小侄女,他是歡喜著她的無憂無慮,可是也擔心著,她這般的性子容易給人算計.

程恩捷低聲跟程可佳說:"佳兒,杏兒的心思太多,日後,你別跟她正面起沖突."

程可佳抬眼望著程恩捷詫異的問:"小叔叔,她要是一定要與我對上,我避不了,我也不能做什麼嗎?"

程恩捷瞧一瞧程可佳如今小小白白胖胖的樣子,他的父母把程可佳養育得相當不錯.

程恩捷再想一想程杏那小小瘦弱的樣子,他的心里便少了一些擔心,他笑了起來說:"那你直接把她壓倒吧,把她的手和腳全壓住.

她不動手,你便不動手.她要動手,你自然要動手.

佳兒,你是嫡女,你不管如何都不能讓一個庶女壓制在你的頭上,明白嗎?"

程可佳歡喜的點頭說:"明白.程杏說話一直怪怪的,她總是不喜歡直接說要什麼.

反正我聽不懂,我也不會去跟她對話.

她喜歡說,那就多說話去了.我喜歡聽,就多聽幾句話,我不喜歡聽,我走人."

程恩捷笑眯眯的聽著程可佳的話,小孩子的世界果然直白了許多.

程恩捷難得的伸手摸一摸程可佳的頭,她頭發的柔軟度用程恩捷眼神亮了亮.

他想著難怪三哥最喜歡帶著女兒在身邊,有一個這般可人的女兒陪在身邊,閑時可以說一說話,事多的時候,聽她說孩子話也能解憂.

程恩捷第一次對自個的婚事有了想法,在此之前,他一直認為成親只是長大後,他必須要去做的一件事情.

然而那個人選則可以隨著長輩的意思行事,反正他如果不喜歡嫡妻,便可以敬重著嫡妻,然後再去挑選自個喜歡的女子為妾室

程恩捷瞧一瞧程可佳面上純然的歡喜,他想著他如果有一個如程可佳這樣的女兒,他是不會舍得把她嫁進會納妾的人家去.

程恩捷覺得有機會的時候,他要與他三哥好好的說一說話.

都城這麼大,有的人家,在嫡庶方面要求的特別嚴厲,輕易不許家中子弟妠妾生庶子女.

程可佳可想不到就這麼眨眼功夫,程恩捷能為她想到那麼長遠的事情.

程恩捷和程可佳去了嫡四支拜年後,他們叔侄又去了庶支拜年.

程恩捷和程可佳把要去拜年的地方走遍後,時辰也不早了,他們叔侄喝了不少的溫甜茶水,也吃了不少的甜點.

他們的肚子不餓,只是腳有些累.

程恩捷瞧一瞧程可佳疲累的小樣子,他彎腰背起了程可佳.

在程恩捷的背上,程可佳有些擔心的跟程恩捷說:"小叔叔,我有些重,你要是背不住了,你放下我,我還能走."

程恩捷為了節約體力,他加快了腳步,由著侄女在他身後擔心的說話.

程可佳伸手拿出帕子往程恩捷額頭擦拭去,她還跟程恩捷解釋說:"小叔叔,我的帕子很乾淨,我還不曾用過."

程恩捷笑了起來,說:"佳兒,你安心,我不嫌棄你的乾淨帕子."

程家三老太爺夫妻在房里等著小兒子和孫女回來用中餐,他們夫妻在房里感懷的說著話.

程家三老太爺瞧見到程家三老夫人頭上的一根白發,他與程家三老夫人說:"夫人,我為你扯掉頭上那根白發吧?"

程家三老夫人趕緊用雙手護著頭發,她搖頭說:"別扯,越扯會越多."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她的樣子,他笑道:"我們年紀大了,自然頭上會有白發.那可能是把一根白發扯了,這樣便會生更加多的白發."

程家三老夫人只要程家三老太爺不動她頭上的那一根白發,自然是他說什麼話,她都不會在這樣的日子里去反駁他.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程家三老夫人的神色,他又感歎說:"再緩上幾年,捷兒的親事定下來了,我們就沒有旁的事情可以累了."

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瞧程家三老太爺面上的神色,她只是微微的笑了,她是沒有旁的大事要累了,可是程家三老太爺未必能如此輕松下來.

他還有許多的庶子庶女要去操心,總不能讓她一個當嫡母的人去操勞那一份份的小心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