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極好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年初一早上天色微微明亮,程家男人們去宗院拜見過祖宗們.

程恩賜在宗院拜過祖宗後,他便匆匆趕去官府值守.

天色微明的時候,青正園熱鬧起來,玉姑輕輕推醒了程可佳.

大年初一,程家三老太爺夫妻端正坐在主位上受著子孫們的跪拜大禮.

一年一次,程家三老太爺夫妻笑瞧著小輩們行禮,然後他們夫妻給孫輩們了厚厚的紅包.

程可佳捧著紅包笑眯了一雙眼睛,卓氏瞧著女兒的神情,她微微的笑了.

果然平時瞧著還算是懂事的程可佳,這時候也盡顯小孩子的天性.

程家三老太爺夫妻在新年的第一天,他們從來不會把孩子們拘在面前,而是鼓勵他們去各處拜年.

程可佳把紅包交給玉姑,低聲說:"玉姑,你把紅包放好.母親說了,讓我學著管自個的帳目."

玉姑笑著應承下來,卓氏已經私下里跟她提了這回事情,要讓程可佳開始學著管理自個的零用錢.

玉姑原本心里一直有些忐忑不安,程家三老夫人要求她慢慢對程可佳的事情放手.

程家三老夫人說過會安排她去森園,卓氏是不曾反對過程家三老夫人的話,可是她同樣不曾明確的表態.

這一次,卓氏私下跟玉姑交待了這樣的一句話後,她還跟玉姑說:"過幾年,小姐的身邊還是要安排妥善的人.

不管如何,我的心里還是放心你."

玉姑歡喜不已的連連點頭跟卓氏表示說:"夫人,你放心,只要你吩咐的事情,我一定會盡力做好."

卓氏微微的笑了起來,她是欣喜玉姑的識趣.

程可佳對待玉姑是親近,可卓氏瞧得明白,程可佳對待玉姑的親近也只是相比一般的下人而言.

程恩賜不在家,程可佳緊跟在卓氏後面到了森園,她拉著程方幸很是恭敬的給卓氏行了跪拜大禮.

卓氏瞧著面前一對兒女,她是滿臉的笑容,她笑著拉起兒女,又把准備好的紅包塞到兒女的懷里.

卓氏擔心程可佳拿不穩紅包,她低聲跟程可佳說:"佳兒,你把紅包交到玉姑手里,你交待她記清楚每一個紅包的來曆."

程可佳歡喜的點頭說:"母親,我知道,玉姑拿著本子記著呢."

程可佳有心帶著程方幸去拜年,卓氏卻不放心一對兒女,她陪著一對兒女去了青正園.

程家三老太爺已經去拜年了,只有程家三老夫人留在房里,她招呼卓氏留下來幫著她招呼上門拜年的人.

卓氏多少明白程家三老夫人照顧她的心意,她笑著陪伴在程家三老夫人的身邊.

程方幸醒來的早,一會過後,程方幸就有些想睡覺.

程家三老夫人招呼卓氏把程方幸安置在內室睡覺,程可佳則是等到程方幸睡覺後,她輕扯一扯程家三老夫人,低聲說:"祖母,我拜年去."

程家三老夫人輕輕拍一拍她的手,說:"不急,一會你小叔叔來了後,由他陪著你去拜年."

程可佳輕輕的點頭,她的眼光直接盯住房門不放松.

程家三老夫人瞧後微微笑了,卓氏瞧得輕皺眉頭.

程家三老夫人悄悄跟身邊管事婦人說了說,她又對卓氏說:"這樣大好的日子,正是孩子們歡樂的日子."

卓氏笑了起來,說:"母親說的是."

程恩捷很快的進來,他給程家三老夫人和卓氏見禮後,他沖著程可佳伸手說:"佳兒,走,小叔叔陪你四處走一走."

程可佳滿臉歡喜神色瞧一瞧程家三老夫人,她又瞧一瞧卓氏.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她的小神情,她頗有些好笑起來,說:"走吧,佳兒在外面跟緊你小叔叔."

程可佳歡歡喜喜的跟著程恩捷走了.

房里,程家三老夫人跟卓氏低聲說:"佳兒本身就是一個特別懂事的孩子,如果我們再把她管束得嚴格.

我擔心她長大後會養成木訥的性格,那樣的孩子,瞧著是特別的規矩懂事,可是未必會生活的快樂.

我和你父親都希望佳兒有一個好的未來,在這方面,我們問過恩賜的意思,也想過要問一問你的意思.

只是佳兒現在年紀還小,我和你父親就把這事情耽誤下來了.

現在機會正好,我就順勢問一問你的想法?"

卓氏自然願意程可佳有一個好的未來,一個木訥的女子,她仔細的想一想,那心都要疼痛幾分.

卓氏笑著跟程家三老夫人說:"母親,佳兒長在你和父親的面前,我自然是放心.

父親和母親都是非常懂得教導孩子的人,我需要向母親學習的地方還多."

程家三老夫人輕舒一口氣,卓氏從來不是蠢笨的人.

程家三老夫人笑著對卓氏說:"你身子重,幸兒年紀又小,他要是願意跟著佳兒在青正園,你就由著他吧."

卓氏微微的笑了起來,程可佳跟在程家三老夫人的身邊,卓氏的心里都擔心著妯娌們心里會不舒服.

她如何敢讓程方幸來吵擾了程家三老夫人的安靜和自在.

卓氏還是笑著跟程家三老夫人說:"母親,佳兒年紀大了,她要學習的東西多.

幸兒來了,多少會讓她分心.還不如跟現在一樣,佳兒想弟弟了,她就去森園尋弟弟玩耍."

程家三老夫人多少明白卓氏的心思,當年程恩賜跟著公婆身邊的時候,她的心里就有差不多的擔憂.

程家三老夫人笑著對卓氏說:"你的兩個嫂嫂都是大氣的性子,你也不是多事的人.

你們妯娌處得好,你們互相能夠體諒.

她們心里面也明白,佳兒跟在我們的身邊,她是讓我和你父親操心,可是同時她也帶給我和你父親很多的歡喜."

卓氏微微的笑了起來,這個道理也能說得通.

可是他們夫妻是相對占了父母便宜的人,他們要是再說這樣的話,那就會傷了兄弟妯娌之間的情意.

程家三老夫人自然瞧明白卓氏面上的神情,她自然欣喜兒媳婦的明道理,還有她願意與妯娌好好相處的心思.

卓氏笑著輕輕說:"母親說的是,兩個嫂嫂都是極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