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體諒
g,更新快,無彈窗,!

程可佳瞧一瞧程恩德思考的樣子,她滿臉歡喜神情的跟程可靈說:"姐姐,你快和大伯父一起去點炮.

你別怕,有大伯父在,你一定會沒有事情."

程可靈仰頭望著程恩德,她的小臉上有著歡喜又擔心給拒絕的神色.

程恩德低頭瞧一瞧女兒面上的神色,這是他唯一的嫡女,他是做不到如弟弟一樣把女兒捧在手心上疼愛.

可是程恩德一向自認為他對嫡女是相當的不錯,他的心里還是記得嫡女.

程可佳上前拉著程可靈的手,她把那手直接塞到程恩德大手里面.

她抬頭笑嘻嘻跟程恩德說:"大伯父,你就這般握著姐姐的手點炮吧.

父親也是這樣握著我的手點炮,點完後,大伯父,你抱著姐姐趕緊跑回來."

程恩德有些好笑的瞧著她,他還是牽著女兒的手去點炮.

程恩賜瞧著程可佳歡喜的笑臉,他笑著輕輕的擰一下程可佳的鼻子,低聲說:"原來我的佳兒是一個好妹妹啊."

程可佳笑嘻嘻的瞧著程恩賜說:"父親一直教導我要兄弟姐妹相親相愛的相處."

程恩賜聽她的話笑了起來,這個家里人人都覺得他太過寵愛女兒了一些,然而有這樣的一個可愛性子的女兒,他自然是願意多寵愛她一些.

院子寬廣,風吹來吹去無遮擋,程可佳輕輕拉一拉程恩賜的手,在他彎腰下來,她低聲說:"爹爹,冷了."

程恩賜瞧一瞧在院子里點炮的人,再望一望在遠處觀賞煙火的人,他笑著說:"走吧,我和你去青正園."

程恩賜父女慢慢的走著去青正園,在路上,程恩賜跟程可佳說:"佳兒,父親明天早起拜過祖宗後,就要去官府值守,你在家里乖乖的.

你的年紀小,你又生得好,你要是不想在青正園里玩耍,你讓你小叔帶著你在院子外面玩耍."

程可佳伸手摸一摸臉,結果她的手太過冰了一些,她直接給凍得縮了一下.

程恩賜自然是瞧見她的舉止,他笑了起來,在他的心里面,自然是女兒生得極好.

他們父女到青正園的時候,程家三老太爺夫妻也剛剛回來.

程恩賜陪著父母說了幾句話,也提了提過年時,他在官府有值守的安排.

程家三老太爺輕點頭,程家三老夫人反而有些舍不得的提點程恩賜說:"三兒,越是過年時節,你們那一處事情越發多,你要注意安全."

程恩賜輕輕的點頭,他笑著說:"母親,你放心,我一般情況是值守在官府里面."

程家三老太爺瞅一眼程家三老夫人後,他沖著程恩賜揮手說:"老三,你回去早早歇著去吧."

程恩賜走後,程家三老夫人跟程家三老太爺說:"他想與我們多說一會話,你隨他的意思就是了."

程家三老太爺干脆不理會程家三老夫人的話,他直接沖著程可佳問:"你父親帶你去點炮了?"

程可佳笑著點頭,她很是高興的跟程家三老太爺夫妻說:"祖父,祖母,我和父親點的炮,那煙花升得最高最好看."

小小孩子的得意歡喜完全的展露出來,程家三老太爺贊同的輕點頭,只是他還是輕聲提醒說:"佳兒,你自個可不能隨意去玩點炮,明白嗎?"

程可佳輕輕的點頭,除去這樣的夜晚,她日後是不會有機會再去點炮.

程家三老夫人有些不贊同的瞧著程家三老太爺說:"佳兒一個小女子,豈能再跟著人去點炮?"

程可佳笑瞧著程家三老夫人說:"祖母,父親說我還小,父親說,等到我再大一些,我就要表現得淑良端正出來."

程恩賜自然不是這般跟程可佳說的,他是如此說:"佳兒,你長大後,在外人面前要裝一裝淑靜,你面對父親的時候,則是不必那般裝.

你要是照著別人的模子長大,父親只會覺得少了一個女兒.佳兒,你在明面上要跟別人一樣的裝樣子,在私下里,父親願意你自由生長.

父親是相信自個女兒的本性相當不錯,你不管如何的長,你都不會往歪處長."

程家三老太爺明顯是不贊同程家三老夫人的話,他瞧一瞧她,淡聲道:"你別誤導會佳兒成為一個無趣的女子."

程可佳很是驚訝的瞧著程家三老太爺問:"祖父,我現在有趣嗎?"

程家三老夫人原本聽程家三老太爺的話,她已經有些生氣了,結果給孫女這話一問,她頓時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

她笑著跟程可佳說:"天下的女子只有品性好壞之分,至于有趣或無趣,也不過是見仁見智的看法."

程家三老太爺瞧一瞧孫女的小臉,他立時也覺得他的話還是太深了一些.

他跟程可佳說:"你在祖父這里自然是好孫女,你是祖父的孫女,祖父只是希望你將來能夠活得自在一些."

程可佳笑了起來,說:"祖父,我一定會活得自在."

程家三老太爺****一下眼神,只有小小孩子才會有這般自信的回答.

程恩德一家人來的時候,程可靈走過來牽了牽程可佳的手,她笑著說:"佳兒,我也不怕點炮了."

錢氏瞧著侄女是滿眼的慈愛神色,程可靈已經跟她說了,她和她父親一起點炮的起因.

程家三老太爺夫妻自然是不會久留程恩德一家人,程恩德是有心留下來陪著父母守夜.

程家三老太爺沖著他擺手說:"回吧,我和你母親的年紀大了,只要房里燈火長明,我們困了的時候,也會依著被子歇一歇."

程恩德一家人走後,程家三老夫人直接把程可佳安置在榻位上.

初時程可佳還是用力睜著眼睛想要多陪一陪程家三老太爺夫妻一會,可是後來她終是閉上眼睛睡熟過去.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孫女的睡臉,他跟程家三老夫人笑著說:"你做得最對的一件事情,就是把佳兒來照看."

程家三老夫人瞅他一眼,說:"你現在覺得我對了,當日,你可覺得我對兒媳婦太過慈愛一些."

程家三老太爺偏轉了頭,他瞧著程家三老夫人說:"你還是那句話,你別太體諒了兒媳婦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