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讓
g,更新快,無彈窗,!

大人們這邊寬松起來,小孩子便四處跑動起來,程家大老太爺瞧著滿堂的熱鬧情形,他是滿臉的笑容.

程家四老太爺則是瞧見兄長們的孫子,他很是眼熱不已.

他長子剛剛成親,就是有好消息,也要到年後去.

程家三老太爺身邊跟著程方杵,小小的人兒是滿臉的喜氣瞧著人.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程方杵這滿臉喜歡熱鬧的神色,他瞧得歡喜後又有些擔心不已,當年程恩賜在這一方面就比他的兄長們要跳脫許多.

程家三老太爺可不想再來一個程恩賜第二,他是一心盼著程家是以文興家,而從來不曾盼著程家出一個武人出來.

程恩賜自然是當不了武人,程家的血脈里就沒有武人的傳承.

程家三老太爺自然是不知道當年他的父親是請人相看過程恩賜的根骨,只是最後老人家舍不得孫子吃苦.

程恩賜那時節對武道的向往,那完全是花架子般的喜歡.

程恩賜給程家三老太爺一眼又一眼的瞧著,他伸手推一推女兒低聲說:"佳兒,你去與你祖父說,我帶你去外面賞雪,再順帶一看炮花."

程可佳歡喜的點頭,有程恩賜看著,她是敢去點炮的勇敢小女子.

程可佳跑到程家三老太爺的身邊,她伸手輕輕扯一扯程家三老太爺的衣裳,在他回頭看過來的時候.

程可佳笑得比蜜糖還甜一樣的瞧著程家三老太爺說:"祖父,我想和父親去外面賞雪."

程家三老太爺瞧一瞧孫女甜蜜的笑容,他才不會相信程恩賜是會帶女兒賞雪的人.

程家三老太爺想著過年的日子,有程可佳跟在程恩賜的身邊,他也能安分一些.

程家三老太爺輕輕點頭後,他跟孫女交待說:"佳兒,你看好你的父親."

程可佳忍著笑意輕點頭,她其實很是好奇,她的父親曾經做過什麼樣的事情,以至于讓他的祖父到如今還不能放心他.

程可佳腳步慢慢的移到程恩賜的身邊,果然被當父親的人嫌棄的看了一眼,說:"佳兒,你可別學了小女子們的裝模作樣."

程可佳認同他的話,只是她還是解釋給程恩賜聽:"父親,祖父要我看好你.

我要是當著祖父的面走得快一些,祖父大約會攔著我,祖父要是我跟著父親出去,我會傷心."

程恩賜聽著她說"傷心"的時候,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說:"你一個小小女孩子竟然知道什麼是傷心,來,你解釋給我聽."

程恩賜牽著女兒往外邊走,在他們經過程杏父親身邊的時候,程可佳突然知道如何解釋了.

她笑眯眯的跟程恩賜說:"父親,我瞧過秋伯母看杏兒姐姐的眼神,可傷心啦."

程恩賜只覺得女兒太小,那是還看不懂女人妒忌的眼神.

程可佳是分得清楚妒忌和傷心是兩樁不同的事情,秋氏瞧著程杏早已經沒有妒忌的意思,她只有傷心.

這樣一個心思多的庶女可以得到當父親的人大部分的注意,而她的女兒那般懂事,卻受盡了父親的冷落.

那是一個當母親的傷心,比男女之情里面的傷心,更加讓人瞧後感懷不已.

程恩賜把女兒帶了出來,冷風一吹,他隨手把女兒抱在懷里面.

程可佳笑眯眯的趴在程恩賜的懷里,這樣的溫暖懷抱,她是越來越珍惜,也越來越知道,日後這樣的懷抱就要歸屬弟弟們.

程恩賜給程可佳把面巾拉好,他笑著跟程可佳說:"一會暖和了,你再把面巾扯了下來."

程恩賜又隨手給程可佳把帽子戴好,然後再緊緊的抱一女兒方放她下地後,感歎說:"佳兒,你大了後,還會跟父親親近嗎?"

程可佳用力的點頭後,她一臉不解的問他:"父親,你是我父親,我自然與父親親近啊."

程恩賜啞然失笑起來,他果然受了家里人的影響,他轉而笑了起來跟程可佳說:"父親只是考一考我家女兒聰明嗎?"

程可佳瞧著程恩賜笑了起來,說:"我是父親的女兒,我必須跟父親一樣的聰明."

程恩賜一下子笑了起來,他抱起女兒甩了三下後,再平穩的放她下地.

程恩賜只覺得長兄是太可憐了一些,他明明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卻不知道多珍愛女兒一些.

程恩賜牽著女兒手,他們父女到來的時候,那一處空地上已經准備好放炮了.

程可佳輕輕扯一扯程恩賜的手,在他彎腰下來,她湊近過去輕語:"父親,你帶我放一次炮,可好?"

程恩賜透過女兒的神情,他仿佛看到年少時的他,他求著祖父說:"祖父,你讓我跟人學幾招吧,我只是想著強健身體用."

程恩賜輕輕的點頭,他的心里覺得可惜程可佳是女兒身,要不然,他一定會鼓動她去練習武術招數.

程恩賜在前面走一步,程可佳在後面要緊追兩三步.

程恩賜回頭看到女兒的小身影,只覺得她的身子還是弱了一些.

程恩賜伸手拍一拍女兒的頭,低聲說:"你在這里候著,我上前去說一說."

程恩賜說後的結果,自然是他捉著程可佳的手,父女兩人聯手放了五支炮火.

火花往上空竄去,程可佳滿臉的興奮神色,那可是她親手點燃的火花.

程恩德帶著兒女來得比程恩賜父女晚了一步,他正好瞧見程恩賜握著程可佳的手點火後,他抱著程可佳往後撤退的樣子.

程恩賜回頭看到長兄後,他輕扯一扯女兒,父女兩人便湊到程恩德的身邊去.

程恩德瞪一眼弟弟後,他笑著跟程可佳說:"佳兒,你去與姐姐玩耍,你一個小小女子,可別跟你父親學著去點什麼炮火."

程可佳眯眯的笑了笑,她瞧一瞧程恩賜面上的神情,她笑著跟程恩德說:"大伯父,你可以帶著姐姐去放一次炮火嗎?

大伯父,父親帶著我放炮火,可好玩了,我會記一輩子的."

程恩德聽程可佳的話,他低頭瞧一瞧程可靈眼里的羨慕神色,他瞪眼問程恩賜說:"你還能點幾次炮?"

程恩賜笑著說:"大哥,還有三次,我全讓給你.

靈兒現在年紀還小,你陪著她,正好可以練一練她的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