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喜氣


卓氏瞧一瞧錢氏面上的神色,她想一想說:"我覺得這樣也好,秋嫂嫂早早知道他是怎麼一回事後,她的心思便不會虛擲."

錢氏略略的怔忡過後,她緩緩的點頭說:"你說得對,假相遲早會破,早一些明白過來,早一些痛,總比一直迷糊著瞎度日好."

卓氏瞧一瞧錢氏的神色,她再想一想自個的事情,就是大過年的日子,她都忍不住在心里輕歎一聲.

她在程家好象就沒有瞧見過一個成親後還能快活度日的女人.

程可佳牽著程方幸行了過來,她瞧見錢氏和卓氏都面帶嚴肅的神色,她笑著過來輕聲叫:"大伯母,母親."

程方幸跟著奶聲奶氣的叫:"大伯母,母親,吃過飯了嗎?"

程方幸正是事事跟人學話的時期,他這麼加多一句話,錢氏和卓氏聽後都笑了起來.

錢氏逗他說:"幸兒,你吃飯沒有?"

程方幸眼神明亮的瞧著她,笑著說:"吃過了,我吃一碗飯."

卓氏在一旁瞧著錢氏和程方幸說話,她伸手摸一摸程可佳低聲說:"佳兒,過年的日子,你出青正園的時候,你的身邊一定要緊跟著人."

程可佳微微笑著輕點頭,說:"好.母親放心,我的身邊不會離了人."

卓氏聽她的話後放心了許多,程可佳年紀雖然小,可是只要她應承的話,她大多數時候都能夠做到.

卓氏還是決定了,尋一個合適的機會,也要跟程家三老夫人提一提秋氏的好意.

卓氏是聽說過男人深陷在女人陣子時,那行事就是混帳得讓人想打殺掉.

而那位庶爺如今行事就是如此,他對待嫡妻嫡子女非常的冷淡,他一心一意偏寵一個心思雜亂的妾.

程杏父親對待程杏的好,很多的時候都是因為程杏的生母是苗葉的原故.

卓氏瞧一瞧滿堂的熱鬧情景,她跟錢氏低聲說:"大嫂,我現在去跟母親說一聲,我想提前走,你說會不會太過打眼了一些?"

錢氏輕輕的點了點頭,低聲跟她說:"你和幸兒就這樣走吧,我和佳兒一會過去悄悄的跟母親提一提."

卓氏伸手再摸一摸程可佳的臉,低聲說:"佳兒,你可不能單獨出了廳?"

程可佳輕點頭說:"母親,你放心,我一會跟在父親的身邊."

卓氏這一下子完全的放心,程恩賜的性子,可不會由著人隨意欺負了女兒.

卓氏帶著程方幸不曾驚動幾人的提前走了,錢氏帶著程可佳尋到程可靈後,由著她們姐妹在一處玩耍.

錢氏對程可佳還是非常的放心,她從來不認為程可佳是一個笨人.

在程杏折手事情當中,程可佳幫著尋幫助的時候,她跑向庶三支的主院,而沒有奔向她一向親近的長風苑,她表現得特別的聰明.

事後,長風苑的人,對待程可佳更加的親近許多.

程可靈扯著程可佳笑著說:"佳兒,我們去尋小叔吧."


程可佳扯著她低聲說:"那姐姐跟大伯母說一說?"

程可靈轉頭瞧一瞧錢氏的神色,她悄悄沖著程可佳做了一個丑樣子,低聲哄著程可佳說:"好妹妹,你去跟我母親說一說吧."

程可佳裝出一臉怕怕的神色沖著程可靈搖頭說:"我不去,我一會去尋我父親."

程可靈聽程可佳的話,她的眼神又望向還坐在一處清談的男人們,她頗有些羨慕的瞧著程可佳說:"我父親可不喜歡我跟在他的身邊."

程可佳笑眯眯的跟她說:"姐姐,那是你大了,我父親與我說,再過兩年我大了,他也會跟大伯父對待姐姐一樣對待我."

程可靈的心里舒服了許多,她是不太記得許多的事情.

可是她私下偷聽了別人的閑話,聽說了,程恩賜在程可佳特別小的時候,他對待程可佳也是如同她的父親對待她一樣的清淡.

程可佳抬眼瞧清楚程可靈面上的神色,這是果然是一個盼望父愛的小女子.

程恩德對待嫡子女自然是要上心許多,只是程方房是嫡長子,他現在年紀不大,卻表現的少年老成,很是得到程恩德的喜愛.

在這般的情形下,他對程可靈這個女兒明顯沒有那麼的上心,而且程可靈下面又有一個嫡親的弟弟程方杵.

程恩德的心思又要分一些給小兒子,對待女兒又薄了一層.

程恩德這樣對待兒女的方式,才是程家大部分的男人對待下一輩正常的樣子.

程可佳都能瞧得明白的事情,程可靈不是瞧不明白,可是她的心里還是盼望著父親能多注意她一些.

程可佳要去尋程恩賜,程可靈想了想,她還是陪著程可佳一起去了.

男人們這時節已經在跟跑近身邊自家的小小孩子說著話,程恩賜瞧著女兒過來,他是滿臉的笑意.

程可靈和程可佳姐妹跟長輩們一一見禮,又贏得長輩們一致的誇獎.

程可靈順勢去了程恩德的面前,她滿臉孺慕神色瞧向程恩德,瞧得當父親的自然心軟和下來.

程恩賜則是拉著女兒的手,低聲再問女兒的話.

他們父女是父慈女嬌很是引人注目,而且父女兩人都不太在意旁人的神色.

程恩德瞧一瞧三弟面上的神情,他再望一望程可靈的時候,他頓時得到安慰,他的女兒也不比任何人差.

程恩德對著程可靈的神色又溫和幾分,他難得的關心起女兒想要什麼的事情.

而這邊程可佳悄悄與程恩賜說:"父親,母親讓我身邊不要離了人,可是我不喜歡身邊跟緊人."

程恩賜是知道卓氏的為人處事,他瞧一瞧程可佳嘟著小嘴的樣子,他輕笑了起來說:"那讓她們離你遠一些,

但是你的身邊一定要有人,這過年的日子,家里的客人多,你母親也是擔心別人驚擾了你."

程可佳小大人般的歎氣說:"好吧.我聽父親和母親的話."

程恩賜低聲在一旁提醒她:"佳兒,大過年的日子,你可不能在祖父祖母面前學大人般的亂歎氣,懂嗎?"

程可佳輕輕的點頭,笑著說:"父親,我明白.祖母與我說,見人就笑,見人就問好,大過年的日子,就要喜氣洋洋得象身上穿的紅衣一樣喜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