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離不了


程可佳離開長風苑的時候,她得到程杏雙手摔斷的確實消息.

她滿臉驚訝神色跟木氏說:"程杏的手這麼容易斷?"

程可佳那次摔倒傷了頭,那是地面上有石頭的原因.

程杏摔倒的地方,程可佳可是仔細的瞧過,只有積雪而且無任何尖銳鼓起的東西.

木氏聽程可佳的話,她有些想笑,趕緊提醒程可佳說:"佳兒,有人問你,你就實話實說."

木氏在心里暗歎一聲,程杏知道摔斷雙手後,她尖叫著強烈要求嚴懲身邊的大丫頭.

程可佳自長風苑出來,她慶幸那一時她反應過來,她沒有選擇來長風苑,而是本能的選擇了去庶三支.

木氏瞧著程可佳的背影,她卻有些擔心起來.

程杏可是叫嚷著程可佳誤了救她手的最佳時機,她怪程可佳沒有直接來長風苑尋人.

程杏送到庶三支主院的時候,秋氏聽到消息趕了過來.

秋氏對待庶子女一向親厚,哪怕她不喜程杏,在人前,她一樣盡了嫡母的責任.

她守著程杏看了大夫,她親自送大夫出門,又讓苗葉身邊的大丫頭跟著一起聽了大夫吩咐的護理方法.

秋氏回頭過來,正好聽見程杏嚷嚷著程可佳的錯.

她當時就嘲諷的笑了起來,說:"杏兒,你是孩子,佳兒是比你還小的孩子.

她一個孩子能幫你跑來尋人,還能把事情說清楚,就已經不錯了."

秋氏轉頭跟苗葉說:"你讓你身邊的人抱著她回去吧,你好好的服侍她.

苗葉,你是聰明人,你應該懂得,別人幫了你,是恩不是錯.

我一會去青正園感恩去,你瞧著杏兒一些,別讓她隨意的遷怒人."

苗葉抬眼快快的瞧一瞧房里眾人的神色,她只瞧見眾人眼里的淡漠神情,她有些心驚的應承下來.

苗葉和程杏走後,程家小三房的老夫人跟秋氏歎道:"她的手如果能因為這一次而不行了,我覺得這也許是好事."

秋氏只是苦笑著說:"母親,我可不敢這般的去想,只怕過後我的錯更加的多."

程家小三房的老夫人苦笑了起來,說:"那個大丫頭打過幾板子後,就打發了吧.

我們這一房可不能造孽,我年紀大了,越發喜歡聽喜樂平安的事情."

秋氏輕輕的點頭,那大丫頭是有錯,可是還不到送一條命的地步.

秋氏低聲說:"母親放心,我讓人吩咐過,到底是要嫁人的女子,就這樣的打幾下就行了.

我一會派人去跟那苗葉提一提,就把大丫頭趕出去吧."

程家小三房的老夫人歎息著說:"你看好門戶,一定不能讓那兩人多一些事情.

那邊大三房的人,可是對佳兒很是愛護,再說那孩子也不曾做錯什麼."


這邊程可佳回到青正園,程家三老夫人和錢氏張氏卓氏都等在房里.

她們瞧見程可佳回來後,卓氏是拉著女兒上下輕輕拍了幾下,見到女兒靈巧的躲閃著,她微微的放心.

卓氏用手指頭輕戳程可佳的額頭說:"佳兒,你怎麼瞧見程杏不知道趕緊的避開去啊?"

程可佳伸手捂住額頭,她直接躲進程家三老夫人的懷里,她轉頭瞧著卓氏說:"母親,我都避了她,可是她摔倒的聲音太大,我就回頭瞧了瞧."

程家三老夫人好奇的問:"這樣的天氣,她穿得這般的厚,她怎麼會摔斷了雙手?"

程可佳把事情原本說給房里人聽,程家三老夫人婆媳四人聽後,她們也不得感歎程杏實在是太會摔了一些.

程家三老夫人伸手摸一摸程可佳的後腦,說:"那時我佳兒傷到頭,我心里一樣的恨.

如今她自個摔成這般斷手的樣子,她要敢牽連到佳兒的頭上來,我就饒不了那個小賤人."

程可佳摟著程家三老夫人的胳膊,笑著說:"祖母,大祖母和木伯母也是這般說,她們說我沒有錯,說我懂事,還知道去叫人."

程可佳四下里張望好幾眼,她略有些奇怪起來,按理說,這樣的事情,程可靈是不會輕易放過旁聽的機會.

她低聲問錢氏:"大伯母,我姐姐呢?"

錢氏悄悄的瞅了瞅程家三老夫人的神色,她的心里面明白,程可佳養在程家三老夫人的面前,就注定了當祖母的人難免會偏愛她一些.

錢氏笑著說:"你姐姐今天的字還沒有寫完,她在家里寫字."

程可佳聽後輕點頭說:"大伯母,那我過一會去尋姐姐說話,可以嗎?"

錢氏只覺得程可佳太可人疼了,她笑著說:"好.只是讓你姐姐來陪你說話吧,你今天受了驚嚇."

程可佳瞧著錢氏瞪大眼睛說:"大伯母,程杏摔倒的樣子好笑,我沒有受到驚嚇."

錢氏只覺得自家侄女太誠實了一些,她連忙哄著說:"你見到程杏摔倒,你一樣的擔心,對吧?"

程可佳瞧一瞧錢氏鼓勵的眼神,她輕點頭誠實的說:"是,我擔心她會說我害的她,我都不敢靠近她一步."

房里的長輩們全用手去撫額頭,這個孩子太實心眼了

卓氏瞧著程家三老夫人,低聲說:"母親,佳兒多虧你教導她,要不然這個實心眼的孩子,都不知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她會受多少的欺負."

程家三老夫人笑著伸手摸摸程可佳的頭,她這一輩子不知道見過多少聰明的女人,那日子過得都不如實心眼的女子.

程家三老夫人笑著說:"我們這一房的孩子個個性情都不錯,都是好孩子."

程可佳無事,錢氏妯娌陪著程家三老夫人說一會話後,她們先後告辭走了.

卓氏走的時候,她伸手摸一摸程可佳的臉說:"佳兒,外面又下雪了,你下午別去森園.

你想弟弟,我一會讓人把幸兒送來和你在一處,可好?"

程可佳抬眼瞧著程家三老夫人,見到她輕輕的點頭,她笑著跟卓氏說:"母親,我會陪弟弟一起玩耍,我們不會吵了祖母的."

程家三老夫人輕捏一下她的小耳朵,說:"祖母不怕你們吵."

程可佳只是笑,他們兄弟姐妹圍在程家三老夫人身邊久了後,程家三老夫人就會用吃食來打發他們.

卓氏只覺得女兒乖巧懂事,難怪公婆如今是越來越離不了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