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快活


管事婦人聽程可佳的話,她的手都抖了幾下,程杏的手可不比一般女子的手.

程可佳帶著兩個丫頭走了,管事婦人急急的帶著人在後面追上去.

程可佳看著兩個婦人抬著程杏往庶三支主院走去,她就在錯眼之間,她看到程杏瞧見她時,那滿臉的憤怒神情.

程可佳只當沒有瞧見一樣的去了長風苑.

長風苑里,程杏鬧出這般的動靜,還是驚動了程家大老夫人婆媳.

程可佳到了長風苑,她去給程家大老夫人請安.

程家大老夫人趕緊召喚程可佳進去說話.

木氏陪在程家大老夫人的身邊,程可佳進去後,正好瞧見她們婆媳親近的說話.

程可佳給程家大老夫人婆媳一一見禮後,木氏招呼程可佳走近過去.

程可佳剛剛挨近木氏,她已經伸手來握住程可佳的手,說:"佳兒,這樣冷的天氣,在外面走動要抱暖爐."

程可佳乖乖的點頭說:"好,我聽伯母的話."

程家大老夫人在一旁笑著端了一杯熱水給程可佳,說:"來,佳兒暖一暖手."

程可佳雙手接了過來,她捧著水杯瞧著程家大老夫人笑著說:"大祖母,杯子暖和."

程家大老夫人瞧著她的模樣,她笑著跟木氏說:"佳兒這孩子性子憨實,難怪你三叔和三嬸把她疼到心坎上."

木氏瞧一瞧程可佳那略帶笑意的眉眼,她笑著說:"母親說的是,佳兒是一個好孩子."

程可佳雙手捧著水杯,她笑眯眯的聽著程家大老夫人婆媳誇獎她的話.

程家大老夫人瞧一瞧木氏,她再笑瞧著程可佳問:"佳兒,你來的時候可見過程杏?"

程可佳笑著點頭說:"我們在路上遇見,我走前面,她走在後面.

我聽到她摔倒的聲音,我回頭過去,還讓她的大丫頭扶她起來.

結果我轉頭剛走幾步,我回頭一看,她又摔倒,她說她手斷了,她叫我救命.

我幫著她去了小三房尋人救她."

程家大老夫人婆媳都輕舒一口氣,長風苑距離程杏出事的地方近.

程可佳這樣認定程杏是庶三支的人,自然是要尋庶三支的人來救她.

程可佳這樣一根筋的做法,還是給嫡長支省了麻煩.

程家大老夫人婆媳瞧著程可佳越發的眼神溫軟,木氏軟聲跟程可佳說:"佳兒,我讓人送你去你善善姐姐那里."

程可佳連忙擺手說:"大伯母,不用,我認得路."

木氏還是笑著把程可佳送出房門,她瞧著程可佳往優逸園走去.

木氏轉身進房,她跟程家大老夫人舒一口氣說:"小三房的人都不錯,可我是不想碰那位苗小妾和程杏的事情.


那位苗姨娘面上瞧著誰都可以欺負她,可是她能夠把秋氏逼得在夫婿面前沒有地位,她就不是一般的妾室.

程杏的一雙手很是受平樂園的重視,她現在叫著手斷了,可是大事情."

程家大老夫人派身邊管事婦人去庶三支關心下程杏的事情,她跟木氏說:"只怕那三位又惱了佳兒."

木氏聽後嘲謔道:"佳兒才多大的人?她知道幫著去庶三支尋人,已經算是相當的懂事了."

程家大老夫人瞧一瞧木氏,她一邊跟身邊大丫頭說:"你把這事情說給青正園的老夫人聽一聽,萬一有不懂事的人,想把髒水亂沷人,我們也好尋人要一個說法."

大丫頭匆忙的走了,程可靈和程可佳常在長風苑出入,她們姐妹年紀雖小,可是對待她們下人還是非常的禮遇.

木氏在一旁也吩咐身邊的大丫頭說:"你去格園一趟,把事情跟錢夫人說一說.森園那里暫時就不要說了."

木氏知道卓氏懷孕還不足三月,而且卓氏曆來又是一個小心謹慎的性子,木氏擔心會因為此事擾了卓氏的心思.

程家大老夫人一臉贊同神色跟木氏說:"森園那邊不用特意去說,只是你跟老大提一提,遇見賜兒的時候,他把事情提一提."

程可佳沒有把程杏摔倒的事情放在心上,她都不曾碰到過程杏,不管程杏如何的賴皮,都賴不到她的身上來.

只是程可佳到程可善這里的時候,程可靈剛剛離了優逸園.

程可善瞧見程可佳的時候,她拉著程可佳上下打量好一會後,問:"佳兒,你遇見程杏,她可傷了你?"

程可佳滿臉驚訝神色瞧著她,說:"善善姐姐,我是遇見了程杏,只是我們兩人都不曾挨近過."

程可善輕舒一口氣,說:"佳兒妹妹,你性子好,以後遇見程杏就避遠一些,實在避不開,也不用怕."

程可佳瞧著程可善笑著點頭說:"善善姐姐,我不怕她.父親與我說了,她只要再敢再厘頭的碰我一只手指頭,父親一定會讓她斷一只手指頭."

程可善聽程可佳的話,她頗有些羨慕的瞧著程可佳,她的父親可不會這般跟小輩們這樣放話.

程可善瞧一瞧程可佳的個子,她問程可佳:"我聽說程杏斷了手?"

程可佳點頭說:"我走在前面,她走在前面,我聽到聲音回頭,她便摔倒在地,那樣子象烏龜.

善善姐姐,你瞧見你也會笑."

程可善瞧著程可佳的神色,問:"你當著她的面笑了?"

程可佳點頭說:"善善姐姐,我也不想笑,可是她摔倒的姿勢,實在太象上次我們看過的烏龜了,四肢伸開頭微微的抬起來.

善善姐姐,我沒有忍住就笑了.

後來我回頭又走了,結果我聽到很大的聲音,我以為她伸手打了丫頭,結果回頭一看,她又摔倒了."

程可善聽程可佳的話,她都伸手去捂住嘴巴.

程可佳瞧著她說:"善善姐姐,這里又沒有旁人,你想笑便笑吧,實在不用這麼硬忍著."

程可善原本有的笑意,給程可佳這樣一說反而散了去,她松了手,她瞧著程可佳,見到她一雙澄清的眼眸瞧著她.

程可善突然覺得程可佳就這樣也好,何必讓她早早學會掩飾心情.

程可善伸手摸一摸程可佳的頭,說:"佳兒說得對,想笑就笑,日子才能過得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