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摔


程杏身邊跟著的大丫頭,她見到程杏停在外面許久都不挪一挪腳步,她上前低聲說:"小姐,天冷,我們回吧."

程杏低垂了眉眼,她還不想這麼快的回去.

大丫頭瞧一瞧程杏的神色,她只能在一旁輕輕咬了咬嘴唇,再輕輕的跺一跺腳,她不敢再多說一字.

旁人或許不知苗葉和程葉這對親母女的本性,她可是瞧得明白,苗葉和程葉都是心思多計較的人.

程杏慢慢的往前走,她走到岐路口的時候,她瞧見程可佳帶著兩個丫頭正往這邊來.

程杏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她覺得她每次不順心的時候,都會碰見程可佳.

偏偏她看到程可佳,她再也不敢動手了.

程恩賜可是當著她的父親面威脅過她,她如果再敢用手碰一下程可佳,他會直接以長輩的身份來教導小輩.

程杏心里很是害怕,苗葉私下里也警告過她,一定不能再對程可佳動手了.

程可佳遠遠的瞧見在前面站著的程杏,她同樣是不樂見到程杏.

程可佳緩緩的行了過來,她就這般眼皮子輕抬一下瞧了瞧程杏,便轉身過去.

程可佳見到程杏這般的神色,她直接從程杏身邊走過去.

兩個小丫頭也這樣的跟在她的身後,程杏靜等著程可佳主動與她打招呼,結果就那麼一刹那的時間,她便瞧著程可佳的背影.

程杏再瞧見兩個小丫頭的身影,她一下子氣極了.

程可佳帶著兩個小丫頭在前面走,她在後面跟著走.

路上還有些積雪,程可佳帶著兩個丫頭走在雪地,一步又一步沉穩的走著.

程杏一心一意要追上程可佳,結果她踩在浮雪塊上,她的身子歪下去.

"啪."程可佳聽見後面傳來很大的聲音,她回頭望過去,程杏五體投地的親近著大地.

"噗."程杏四肢張開,然後頭用力抬著,挺著在前面,她這般模樣有些象程可佳見過的烏龜.

程可佳忍俊不禁的笑聲音,讓程杏聽到耳朵里面,她雙手用力往雪地上重重拍去.

"吸."程可佳又聽見程杏痛得吸氣的聲音.

"哈哈哈."程可佳忍不住笑得彎了腰,她蹲在地上,她遠遠低頭問程杏說;"杏姐,可要我過去拉你一把?"

程杏望著程可佳,她滿臉的惱怒神色.這般的糗樣,偏偏讓程可佳目睹了.

程杏很快的掩飾住面上的神情,她很是嬌弱的叫一聲'痛’後,說;"佳兒妹妹,我起不來,你來拉我一把吧."

程可佳還不曾動,她的兩個小丫頭上前說:"小姐,我們去扶杏兒小姐吧?"

程可佳抬眼瞧一瞧她們兩人後,她又望一望程杏身後的大丫頭,她搖頭說:"杏小姐身邊有大丫頭在,那用得著你們兩人多事."

程可佳起了身,她皺眉頭瞧著站在程杏身邊的大丫頭,說:"你還不扶你家主子起身?"

大丫頭其實在程杏的示意下,她才在一邊靜靜的立著.


她現在聽程可佳的話,她趕緊上前去扶程杏.

大丫頭低頭瞧見程杏眼里的厲色,她的手抖了抖.

程杏正好這時伸手來扶她手的時候,大丫頭就這樣的慢了那麼一下,兩人一時之間便錯手了.

程杏剛起來半身又因為不曾扶住大丫頭的手,她一下子又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

程可佳都已經轉身,她又聽見後面傳來"啪"的大聲,她以為程杏這是惱怒的打了大丫頭一巴掌.

程可佳一時好奇的回頭看過來,她最早看到的是大丫頭蒼白著一張臉蹲在那里,她再低頭往下一看,便看到程杏又趴到地面上去.

程可佳再一次笑了起來,說:"杏兒姐姐,原來你是喜歡趴在地面上,我剛剛多事了."

程杏氣極的手想要抬起來,結果她發現她抬不起手,她再嘗試著抬雙手.

程杏用力了好幾次,她發現雙手都抬不來.

她這一下子心急了,她見到程可佳轉身要走的樣子,她在後面急急的叫起來:"佳兒妹妹,你救救我吧."

程可佳聽她的話,她一下驚住了,她回頭瞧著程杏實話實說:"杏兒姐姐,你只要讓大丫頭扶你起來就行了,我瞧著你這樣子,也這還不到要人救的地步.

你瞧一瞧我的個子和兩個小丫頭的個子,我們就是有心想去拉你,我們也怕把你再拉得摔一次."

程杏這時痛的眼淚都落下來,偏偏程可佳還這樣的說,她急急的嚷嚷:"我的手斷了,雙手都斷了."

程可佳瞧著她程杏的模樣,這一次不象是假裝的.

可是程可佳想起程杏做的事情,她還是不敢走過去,她跟程杏說:"杏姐姐,我去幫你去小三房叫人來吧."

程杏很是生氣,明明長風苑要比庶三房主院近一些,程可佳偏要走遠路去小三房叫人.

程可佳直接繞了路,她在這個時候可不敢稍稍挨近程杏身邊,她帶著兩個小丫頭去小三房叫人.

程杏身邊的大丫頭想要靠近程杏,可是她剛剛挨近過去,程杏眼神狠厲的瞧著大丫頭.

她低聲吼道:"你還想把我的雙腿都廢了嗎?"

程杏很是傷心,她不能沒有雙手,她能夠受到她父親的器重,也是因為她有一雙好手.

程杏知道苗葉的心里面一直想要一個兒子,只是這麼多年,她一直不能如願.

程杏聰明和乖巧,苗葉這樣才把程杏放在心里最重要的地方,也願意為了程杏的利益幫著她在她父親面前說話.

程可佳帶著兩個丫頭去了庶三支的主院門口,她跟讓門房說了程杏的事情.

門房趕緊請求程可佳多留一會,他趕緊派人去通知管事婦人.

管事婦人聽人說是程可佳來通報,她立時安排人去抬程杏,然後她派人去通報主子們,她跟著出來見程可佳.

管事婦人出來的時候,程可佳正在跟兩個丫頭交待說:"她們要問話,你們實話實說."

管事婦人出來給程可佳行禮後,她笑著賠小心的問程可佳:"佳小姐,杏小姐摔得可嚴重?"

程可佳抬眼瞅一瞅她,說:"杏姐說,她的手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