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眼緣


程可佳現在去森園,玉姑已經不跟在她的身邊,而是由程家三老夫人指派丫頭們輪流跟在她的身邊.

程可佳是不挑身邊的人,有程家三老夫人安排著,她對身邊丫頭的要求也不多,就是不要多事.

程可佳這邊的丫頭輪流著使用,程杏那邊無丫頭可以用.

程杏的父親,是對程杏用了心思,只是他一個大男人再如何的用心,他在面對嫡母的時候,他還是會心虛好幾分.

程家嫡支的庶子大部分的人,在成親後,都選擇離開了程家.

他一個庶支的庶長子,在成親後,卻留在程家,這是他的嫡母和嫡兄弟們的寬容.

程杏祖母要求兒媳婦把程杏身邊不安分的丫頭全部換一遍,程杏的嫡母遵令執行,只是家里一時沒有適合程杏的丫頭.

秋氏直接讓苗葉姨娘先把她身邊的丫頭給程杏用一用,她這邊仔細的為程杏挑選品性沉穩的丫頭.

在快要過年的日子,程杏和苗姨娘共用兩個丫頭,各有各的不方便.

苗葉姨娘委婉的跟男人透了心里的委屈,程杏的父親去逼秋氏趕緊挑選人.

秋氏很是痛快把挑選丫頭的事情交給程杏的父親,說:"老爺,除去我身邊常用的一二三等丫頭外,別的丫頭,你為程杏選中那兩個都行."

程杏父親惱怒秋氏在這樣的時候還不肯跟他一條心,他怒道:"我為何會對苗葉好?

那是因為她溫順體貼周到.而你呢?自成親後,你待我就不是一條心."

秋氏瞧著他,她冷冷的笑一笑,說:"老爺,你要是有心要扶正她,你去跟父親母親說,我也願意與你和離出程家.

你不用在我面前說這些虛話,我早年和現在對你如何?你心里不會不明白,你既然什麼都明白,你現在還要說這種話,那自然是容不得我對待你一條心.

你容不得我跟你一條心,我要還跟你一條心,那就是蠢的.

然,我秋家的女兒,是容不得任何人汙蔑名聲."

秋氏惱怒起來,這個男人自然對苗葉上心之後,他是一心一意對待那個女人.

秋氏由最初的憤怒生氣妒忌等他回頭,一直到現在心冷心淡,她對這個男人再也無心了.

苗葉那樣的一個女人,都能把他迷得失了心智.

秋氏漸漸的瞧不上這個男人,一個女人瞧不上這個男人的時候,她的心里的傷就會結疤,然後這個男人就再也無法傷她.

程杏父親的臉色變了,他一直以為秋氏離不了他,他從來不曾想過秋氏有一天會用這般淡漠的眼神看他.

程杏父親很是狼狽的走了,過後,他不敢再來面對秋氏.

秋氏自然去婆婆面前說了程杏父親的言行,她的婆婆很是覺得對不住秋氏.

當年她相中的秋氏賢良,這些年,秋氏的行事,也證明她的眼光不錯.

當婆婆的人,也直接言明,她只認秋氏這個兒媳婦,旁的人,她是不會認.

如果程杏父親執意要那樣的行事,那她是可以認兒媳婦和孫子孫女,她不見得一定要認那個兒子.

秋氏的心安定下來,她是可以選擇和離回娘家,可是她的兒女卻是程家人.


當然女人不到那最後的時刻,誰也不會想走那一條歸娘家的路.

苗葉以為她和程杏那般的委屈可憐,她們很快就會得到補償.

結果男人回來一臉灰敗神色跟她說:"我再多說兩句話,秋氏要是下定決心和離,父親和母親是不會容我們在家中居住下去."

苗葉心里縱然有再多的委屈,她這一時也不敢流露出來.

這個男人如果頭上沒有程姓,他離了程家後,他是再也給不了她們母女富裕的生活.

這些年,苗葉一直心里暗喜著,她是一個小妾又如何,可她男人的心在她這里,她在秋氏面前是低頭.

同樣秋氏在她這里一樣低了頭.

苗葉心里暗喜多年,然而在現實面前,她還是不敢任性.

苗葉心里明白著,如果秋氏和離出了程家,程家也容不得她和程杏再有一天的安穩日子.

苗葉想到那樣的結果,她的心里就恐懼不已,她害怕的身子顫抖得停不下來.

平時,苗葉只要稍稍表示一些對秋氏的怯意,男人就會主動上前擁抱著她安撫她,跟她說:"你怕她什麼,有我在."

現在苗葉顫抖得桌子跟著抖動起來,男人低頭想著自個的心事.

程杏進來看到他們兩人的神色,她過來握信苗葉的手,低聲問:"姨娘,父親訓斥你?"

秋氏給程杏的手握了之後,她慢慢的平息心情,她慢慢的思忖著.

她想著,秋氏只怕是氣極之後的警告,暫時為了兒女,秋氏也不會隨意行事.

苗葉想著近來秋氏的行事,她的神色嚴肅起來.

秋氏是越來越容不下別人越過她的身份說事,秋氏已經不願意再去忍,只怕這事已經說到了當家老夫人面前去了.

苗葉瞧著男人的面色,她的心里面明白著,只怕他的心里也明白了,這事是一定要給秋氏一個明確說法.

苗葉安撫性的拍了拍程杏的肩,低聲說:"你父親要想事,你出去尋姐妹們玩耍吧."

程杏縱然不放心,她也知道她留下來苗葉反而不方便去哄父親.

程杏出了院子門,她站在外面,一時之間,她突然尋不到合適的地方去.

程可佳則在這個時候出了門,她帶著兩個丫頭從森園出來,她去格園的時候,錢氏笑著跟她說:"佳兒,你姐姐去青正園尋你.

你不在,她就會自個先去長風苑,你自個去長風苑去尋姐姐吧."

程可佳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回青正苑,她問錢氏:"大伯母,你一會去青正園嗎?"

錢氏笑著說:"去.佳兒,你要想去長風苑,一會我去同你祖母說一聲."

程可佳歡喜的接連點頭,這樣的時間點,她還不想早早的回青正園.

程可佳帶著兩個丫頭往長風苑走去,在路上,她回頭瞧一瞧兩個丫頭安靜謹慎的模樣,她在前面笑著輕搖頭.

程家三老夫人跟她私下里也說了,讓她自個帶丫頭出去的時候,她順帶也瞧一瞧有沒有合眼緣的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