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原諒


程可靈和程可佳姐妹兩人是歡歡喜喜的回了格園,程可柔和程可美姐妹兩人卻是一臉不高興的回了嫡二支.

程可善在程可靈姐妹走後,原本還是一樣熱情的招呼她們.

只是程可美看了程可善過年的新衣裳,她左一句右一句說程可善是嫡長房的嫡女,她穿的衣裳不應該與程可靈姐妹差不多的花色.

程可善是沒有那麼多的介意,程可善很是友愛的笑著說:"過年的時候,我和她們穿差不多的衣裳喜氣,我想著都是一樁高興的事情."

程可美立時一臉不屑神色說:"善姐姐,你跟那位佳兒妹妹學得都會說假話了,你以前明明跟我們說過,你不喜歡穿大紅花的衣裳.

你現在又跟我們說,你喜歡這衣裳的喜色.善姐姐,你對待妹妹們親和,可是你也不能把誰都當親妹妹般的疼愛.

善姐姐,你就疼愛妹妹,你也要分人的品性來.你看,我瞧著那位佳兒妹妹從來就不曾入眼過."

程可善聽她的話,她的臉色變了又變,她現在是被一個隔房小堂妹就這樣的當面指責了?

嫡長支這一輩只有兩個嫡女,她的姐姐已經嫁了,如今家中只有她一個小女子.

程可善自小到大性格平和為人處事平和,程家大老太爺夫妻對她很是疼愛,程思孟夫妻對待嫡次女也是喜愛.

程恩仲夫妻沒有嫡親的女兒,他們對程可善自然是歡喜關愛.

程可善在家中不曾受過什麼委屈,程可美現在說話讓她來這種委屈,程可善性情是很好,可她也不是隨意讓人拿捏的性子.

程可善的臉色不太好看,她幾乎相當趕人般跟程可美說:"美兒妹妹,我是委屈你看了我新年的新衣裳.

我祖母和母親的心意,別人不珍惜,我可是相當珍惜.

美兒妹妹時辰不早了,你也應該回去了."

程可美還要繼續說下去,程可柔伸手扯住了她,程可柔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程可善說:"善姐姐,我喜歡我過年時的新衣裳."

程可善是不會遷怒到程可柔的身上,她輕輕的點頭說:"好.柔兒時辰不早了,我還有活要做,我就不留你了."

程可柔幾乎是扯著程可佳離了長風苑,在半路上,程可柔氣極的跟程可美說:"美兒,佳兒妹妹招惹了你嗎?"

程可美偏過頭去,程可柔恨聲道:"日後再來長風苑,我和你還是分開來."

程可美回頭氣道:"我母親不叫我來尋你,我還不想來尋你說話."

程可美跳躍般的走了,程可柔氣得立在原地片刻.

程可柔回去後,她跟聞氏氣極說:"母親,我和美兒是嫡親的堂姐妹,可我和她無法同心.

她和我也無法同行,她和程杏倒是一條心."

聞氏伸手摸一摸女兒的頭發,她聽一聽內里的動靜,她歎息說:"你們是嫡親的堂姐妹,打斷骨頭連著筋."

程可柔自然是瞧見了聞氏那個眼神,她也想到了她的父親只怕現在坐在房里,她要是再多說下去,她父親就會出來訓導她.

聞氏再摸一摸程可柔,瞧見她那委屈的眼神,她微微笑著說:"你不是說想和靈兒討論功課嗎?"


程可柔滿眼詫異神色瞧著聞氏,但她很快就明白的點頭說:"那母親我去格園了."

程可柔走後,聞氏進了房里,她瞧著沉默看書的夫婿,她很快的又從內里悄悄的出來.

格園,程可靈姐妹在一處翻看著功課本子,程可靈低聲跟程可佳說:"其實功課都不太難,只有針線活難做.

我是怎麼做,姑祖婆都說我做得不好.那位程杏不管做什麼,姑祖婆都說她有靈氣."

程可佳伸手拍一拍程可靈的手,說:"姐姐,你比程杏好.程杏再有靈氣,她也沒有你好."

程可靈笑了起來,說:"那自然,姐姐們也是這般認為的,家里庶姐妹這般的多,大家都能好好相處,就是程杏格外的與人不同."

程可柔來的時候,程可靈和程可佳正好頭挨著頭親熱的笑著說話.

她們姐妹瞧見程可柔的時候,兩人眼里都閃過驚訝神情,而且她們悄悄的交換一下小眼神.

程可靈很是熱情的招呼程可柔,程可佳出去叫人送溫甜水進來.

程可柔坐下來,她瞧見桌面上放著程可靈用過的舊書本子,她略有些詫異的問程可靈:"你還要再看一遍這些舊功課?"

程可靈笑了起來,說:"我可沒有這般的用心,我只是翻給佳兒看一看.

年後,家里想送佳兒去平樂園讀書."

程可柔瞧一眼程可佳歡喜翻看課本的樣子,她突然想起她那時候的事情.

她把自個珍惜的功課書和本子歡歡喜喜送給將要入平樂園的程可美看,卻給她嫌棄得一無是處.

過後,她前面一走,程可美便直接那課本送為火爐里面.

事後,丁氏還尋到聞氏說:"弟妹,你聞家生意如今不太好了嗎?柔兒送給她妹妹入平樂園的禮物都是舊本子舊課本."

聞氏氣極了,她跟丁氏直言:"我如今是程家的兒媳婦,如果時時刻刻掛念著娘家,夫家這邊不會歡喜.

我家女兒把自個珍惜的課本和記錄本子借給美兒看,她要是不喜歡,也不能直接讓人燒了.

大嫂,柔兒當姐姐盡了對妹妹的心意,日後希望你不要再說她對美兒不好的話.

她對美兒好,可是美兒年紀小,她還不懂得當姐姐對待她的一番心意."

程可柔低聲跟程可靈說了她舊課本的去處,程可佳在一旁聽見後,她趕緊跟程可靈說:"姐姐,我不會做那樣的事情,我知道姐姐待我一直很好很好."

程可靈滿臉歡喜神色,她嘴上嫌棄的說:"我自然知道你是什麼人,你一個小人兒不用急著跟我表示心意."

程可柔在一旁瞧著她們姐妹互動,她的心里隱隱的有著羨慕.

她也想和程可美好好相處,可是她們姐妹總是好一陣子又失和一陣子.

程可柔再想起程可美悄悄和程杏見面的事情,她的心里對程可美一樣有些生氣.

程可美跟她說,是程杏主動來尋她求和,可是程可柔卻覺得程可美原諒得太快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