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轉轉折折
g,更新快,無彈窗,!

夜了,程恩賜送女兒回青正園.

程家三老太爺夫妻在房里商量著家事,順帶等一等會送孫女來的三兒程恩賜.

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瞧程家老太爺面上的神色,她提醒說:"三兒如今年紀也不小了,你當著孫女的面,還是要給他幾分面子."

程家三老太爺只覺得程家三老夫人平時處事還行,只有在兒子們的事情上面,她完全是婦道人家的見識.

他一個當父親的人,總不會無事訓導已經成年的兒子.

程家三老太爺只抬一邊的眼皮,低聲說:"他在外面惹了什麼事情,讓你先給他在我面前來底色?"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他,歎道:"你訓導他的時候,還用他在外面惹事嗎?

只要你心情不暢快,三兒隨意一句話,都能招惹你一通的訓導話."

程家三老太爺直接側身過去,他懶得直視程家三老夫人.

程恩賜父女進來的時候,他們明顯能夠感覺到房里微微緊張的氣氛.

程恩賜父女笑著給程家三老太爺夫妻請安,程家三老太爺矜持的輕應一聲,程家三老夫人是滿臉笑容瞧著程恩賜父女.

程家三老太爺都不屑去瞧程家三老夫人面上的神色,他直接沖著程可佳招一招手.

程可佳很快的走到他的面前,她直接爬上程家三老太爺的腿上,坐在他的腿上沖著程家三老太爺綻開一個大大的笑容.

程恩賜很是淡定的瞧了一眼這對祖孫相處的情形,他把眼神移到程家三老夫人的身上.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那對親近的祖孫,她也懶得去瞧程家三老太爺面對孫女那種慈愛如水的神色.

程家三老夫人關心的問程恩賜:"三兒,你今日准時歸來,是不是事情不多了?"

她的話一說完,程家三老太爺便嘲謔的'哼哼’兩聲,說:"只怕是接下來的日子,他是沒有空歸家."

程家三老夫人惱怒的瞪了程家三老太爺後,她瞧著程恩賜說:"三兒,你去年都有空天天歸家,今年轉成內務差事,總不會還不如去年有空?"

程恩賜瞧一瞧程家三老太爺臉上認定下來的神色,他跟程家三老夫人肯定的點頭說:"母親,父親說得對,在過年前,我大約都無空歸家.

去年,我是跟著大家輪班在外面行走巡視,大家只要值完時長都能歸家.

今年我做了內務差事之後,人不辛苦,可是事情多,我主動要求和大家一樣值日.

過年前,通常是我們這些人事情最多的時候,上司已經讓我們做好准備,會有許多天歸不了家."

程家三老夫人還要說話,程家三老太爺已經搶在他前面說:"當年你選擇了這份差事,那你就要堅持下來.

你好好當差,家里的事情,自有你兄長們管著,你只管做好自個的差事."

"是."程恩賜一臉恭敬的神色向著程家三老太爺,低聲說:"父親,我也是當父親的人,自然不敢輕忽了差事."

程家三老太爺輕輕的拍一拍懷里孫女的手,他見到程家三老夫人滿臉擔憂神色,他直接就皺了眉頭.

程家三老太爺直接吩咐程恩賜說:"時辰不早了,你送佳兒去睡吧."

程恩賜把程可佳把了過來,他向父母道晚安後,說;"父親,母親,我會好好的當差."

程家三老太爺沖著兒子揮一揮手,說:"退下吧,那來的這麼多的閑話.

等到這一陣子,你的差事好好做過後,你再回來與我們好好的說一說."

程恩賜抱著程可佳走了,程可佳伸出手給祖父祖母道別,她嚷嚷著:"祖父,祖母,早早睡啊."

房門合上了,程可佳跟程恩賜悄悄說:"父親,祖父和祖母要說悄悄話,這才趕我和父親出門."

程恩賜心里有的擔憂,因為女兒這句話消散開去.

他的父母成親二十多年,他聽說他們年青時吵得最為厲害的時候,他們都不曾分開.

如今兒孫滿堂,他的父母更加到了分不開的時期,他何必去亂操心.

程恩賜笑著跟程可佳說:"還是我家乖女聰明,父親剛剛一時都不曾想到."

程可佳輕聲笑了起來,冬天的夜里很是安靜,她的輕笑聲音很是響亮.

程可佳趕緊雙手捂著嘴巴,低聲說:"爹爹,怎麼辦?"

程恩賜抱著她快快的跑了幾步,直接把程可佳送到她的房里.

玉伴婦正守在房里,她瞧見程可佳回來,她很是高興的迎上前去,只是還是略有些詫異.

程可佳平時起居非常的有規矩,現在這個時辰距離她上床睡覺的還有一些時間.

程恩賜把程可佳放了下來,他平視程可佳說:"佳兒,你是嫡長女,父親不在家的時候,你要乖乖啊."

程可佳伸手摸一摸他的臉,說:"父親,你放心,我會照顧好祖父祖母母親和弟弟."

程恩賜聽他的話,他笑了起來,說:"佳兒,父親不用你照顧那麼多的人,父親只要你能夠照顧好自個."

程可佳伸手摟住程恩賜的脖子,她把程恩賜拉下來,在程恩賜低頭的時候,她親了親程恩賜的臉.

程可佳笑著說:"父親,你也要照顧好自個."

程恩賜笑著點頭,他的手輕輕的撫了撫程可佳親過的臉.

程恩賜走後不久,玉伴婦哄著程可佳上了床.

程可佳瞧著玉伴婦歎說:"我有許久見不到父親,我會想父親的."

玉伴婦瞧著程可佳只微微笑著,這個家里面,嫡女時常還能見一見父親,那些當庶女的人,她們一年見到父親的次數很小.

玉伴婦瞧得越多,她越是不明白,為何有些丫頭在有別的路可以走的時候,她們為什麼總是一心想要攀高,一心求著要當妾?

人各有志,玉伴婦年輕的時候,她也曾經有為妾的機會

只是她的娘親是堅決反對女兒為妾,而玉伴婦則是相信她親娘的話,再說她也不曾有過那樣的心思.

玉伴婦的娘後來想盡法子,總算轉轉折折中尋到門道,把玉伴婦許嫁給程家小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