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失
g,更新快,無彈窗,!

程恩賜聽後記在心上,他也懂得上司特意提醒的好意.

程恩賜直接申請了值日的差事,也分到四人通鋪的一張空鋪.

官府部門里處理雜事的老官員跟他悄悄說:"程爺,晚上天氣冷,你還是跟人睡通鋪舒服.

等到天氣暖和的時候,你要是還是不習慣,我到時候幫你調換空房間."

程恩賜笑著給了他飲酒的碎銀說:"我有心想請你飲酒,只怕近日尋不到空處,那只能讓你自個買酒喝."

老官員笑眯了一雙老眼,只覺得程恩賜是一個可以相交的人,他是世家少爺卻懂得識得人的好歹.

程可佳和程方幸姐弟手牽手進來,程可佳瞧著父母雙雙坐著的神色,她笑著和程方幸問候了父母.

程方幸很自覺的要去親近卓氏,給程可佳拉著到程恩賜的面前,她笑著說:"父親,你抱一抱幸兒,你看他比我輕了多少?"

程恩賜瞧一瞧女兒眼里的盼望神色,他笑著直接把程方幸提起來抱在懷里.

程方幸瞧著程恩賜高興的臉紅了起來,說:"父親,我重."

程恩賜笑了起來,說:"你不重,還要多多吃飯,要聽你母親的話,早早睡覺."

程方幸很是歡喜的笑了起來,他連連點頭說:"父親,我聽母親的話."

程方幸安穩的坐在程恩賜的懷里,卓氏瞧著依在程恩賜身邊的程可佳,她到嘴邊的勸阻話又咽了下去.

自家夫婿知道心疼嫡親兒女,總比他的心思用在旁處好.

程可佳伸手牽了牽程恩賜溫暖的大手,在他轉頭瞧向她的時候.

程可佳笑著跟他說:"父親,我們一起吃晚餐,可好?"

程恩賜笑著點頭,他跟卓氏說:"你派人去青正園說一聲,佳兒留在森園用晚餐,一會,我會送她回去."

程可佳瞧一瞧卓氏的肚子,她已經聽說了卓氏懷孕的事情.

程可佳搖一搖程恩賜的手,說:"父親,我已經長大了,我自個去吩咐人,讓他們快去青正園傳話."

程恩賜笑著跟起身的卓氏說:"佳兒大了,就由著她去處理自個的事情."

程可佳出去吩咐人傳話,卓氏還是有些不太放心,她又跟在後面出了房間.

程恩賜抱著程方幸笑著問他:"幸兒,今天做了什麼事情?"

程方幸想了想,他數著手指一樣一樣跟程恩賜說:"看祖父,看祖母,看哥哥,看姐姐姐,看多人."

程恩賜只覺得兒子如今說話多了起來,他越來越有些象他的姐姐一樣的可愛.

卓氏很快進來,她滿臉高興的神色跟程恩賜說:"夫君,佳兒說把事情交待的清楚明白."

程恩賜瞧著她面上那種遮掩不了高興的神色,他和她其實一樣,心里都感動著小小女兒的能干,有一種為人父的驕傲和高興.

程可佳自外面進來,她瞧見父母臉上的笑容,她笑著問:'父親,母親,你們也高興我陪你們一塊用餐?"

程恩賜笑著點頭說:"自然高興.不過,你日後還是要常陪著祖父祖母一起用餐,知道嗎?"

程可佳笑著點頭說:"我知道的,我會陪祖父祖母一起用餐."

程方幸從程恩賜懷里滑下來,程方幸牽著程可佳的手,說:"姐姐,我也陪."

程可佳一臉笑的瞧著程方幸說:"好,明天中午姐姐接幸兒去青正園用餐."

程方幸轉頭瞧向卓氏,她轉頭瞧程恩賜的神情.

程恩賜笑了起來說:"好,你們兩個都是好孩子.幸兒,在青正園里,你可要聽姐姐的話."

程方幸笑著點頭,程恩賜瞧著卓氏說:"我們家兩個孩子,小小年紀都能夠聽得懂大人的話."

卓氏笑了起來,說:"老爺這是瞧著自家的孩子順眼.

不過,我瞧過許多的小孩子,還是佳兒和幸兒生得可愛又聰明懂事."

一對傻父母互相瞧來瞧去,兩人心里都認同對方的話.

程可佳和程方幸低頭說著話,程方幸跟程可佳悄悄說:"姐姐,滑雪."

程可佳輕輕的點頭,湊近他的耳朵邊低聲說:"明天,我們去尋小叔說話,有小叔陪著,姐姐帶你滑雪."

程方幸滿臉的笑,他連連點頭牽緊程可佳的手,說:"好,好.乖小孩."

程可佳明白他的意思,她笑著用手指輕輕的刮一刮他的小臉,說:"羞嗎?自個誇自個乖."

程方幸笑著躲到程可佳的懷里,他用力有些猛,把程可佳沖得往後退了一步.

程恩賜眼快手快的趕緊拉住女兒,他有些怒意的瞪著兒子.

程可佳趕緊沖著程恩賜笑著說:"父親,弟弟和我鬧著玩的."

程恩賜瞧著女兒環抱著兒子護持的樣子,他輕歎著跟程方幸說:"幸兒,下一次不能朝姐姐猛沖著過去."

程方幸轉頭瞧著程恩賜點頭說:"父親,我不撞."

程恩賜自然不會跟連話都說不明白的兒子多說兩句話,他只是跟卓氏輕聲說:"你多注意一下."

卓氏輕輕的點頭,她的心里暗歎,別人都以為她是因為有了兒子,程恩賜對待她才真正的用了一些心.

其實她早已經瞧得明白,程恩賜先前對待女兒是不曾用心仔細.

可是自女兒傷了頭後,他跟女兒接近的多了起來.

他是喜歡程可佳的懂事和乖巧,而程可佳也願意親近程恩賜.

他們是嫡親的父女,一個有心一個天然的親近,自然父女感情越發的深厚起來.

程恩賜對待她,也漸漸的多了一些真心體諒.

他不再象從前那樣的看到妾室隨意在森園的出入.他面上無任何的反對意思.

程恩賜因為女兒的原故,他越發看不習慣那些不懂規矩的妾室.

程恩賜明面上如常,然而私下里,他還放手收拾了妾室.

那憑仗著肚子越來越不把卓氏瞧在眼里的妾,那個自以為美貌非常的妾室,如今她們漸漸的在卓氏的面前規矩起來.

她們更加不敢隨意出現在程可佳的面前,她們越來越明白,程恩賜是不喜歡她們在嫡子女面前失了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