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哄


程家三老夫人覺得姻緣的事情,有時候真真是各人的姻緣各人的盤算.

程家二老夫人只有嫡親兩子,兩兄弟原本很是親近友愛相處,然而自他們各自娶妻生子之後,兩兄弟的感情就不如從前.

程家二老夫人跟程家三老夫人歎息說:"我家大媳婦如果能同你家大媳婦這般的賢良淑德,我們那時也不會想給小兒子娶聞家女子為妻.

實在是丁氏嫁進來後,她樣樣要拔尖,處處想要暗壓我一頭.

我們如果給小兒子娶一個家世低點的女子,小兒子夫妻兩人有那樣的一個嫂子,那小日子不會好過.

聞氏嫁進來後,她的性情還不錯,她敬著我們當公婆的人,面上也敬重兄嫂.

丁氏一直有心想要壓制她,只是聞氏不曾給她機會."

程家三老夫人聽程家二老夫人的話,她們私下里的猜測還是對上了.

程家二老太爺夫妻是因為丁氏的性格太過爭強好勝,才想著給小兒子也娶一個家世不弱的妻子.

丁氏娘家布商生意做得相當不錯,她嫁進程家,在同年生下嫡長子,丁氏因此在婆婆面前一直昂著頭做人.

程家二老太爺先前在丁家有意聯姻的時候,他派人打聽的消息,只聽說丁氏在家事處理方面特別的能干.

程家二老太爺考慮到一個家里面,長子媳婦絕對不能弱,可是他不曾想過丁氏嫁進來後,她會表現得這般的強勢.

程家二老夫人原本是想把家事放權給長子媳婦,畢竟他們嫡二支不比嫡長支,需要打理整個程家大家內宅的事務.

結果丁氏嫁進來一月後,她瞧明白程家二老夫人的好性子,她就有心想要接手打理嫡二支的家事.

程家二老夫人這個時候還不曾瞧明白丁氏這個兒媳婦,只是她無意當中跟妯娌們閑話的時候,程家大老夫人婉勸她.

程家大老夫人笑著跟她說:"丁氏初初嫁進來,她還年青,你又不老.

她要懷孕生子養育孩子,你當婆婆的人,自然要慈愛對待兒媳婦,那能把家事交去給她打理.

再說你小兒子還不曾成親,他的事情,由你這個當母親親手打理,總比經過嫂嫂的手來得好."

程家二老夫人因此沒有放手家事管理,等到丁氏懷孕生子之後,她漸漸露出本性後,程家二老夫人很是慶幸不已.

丁家和聞家都是都城的大布商,兩家原本都有心與程家聯姻.

丁家有適齡的女子,聞家知道程丁聯姻成功之後,他們家就不曾再做那樣的打算.

等到程家派人去試探聞家的意思,聞家的人驚訝後又趕緊打探內里的事情.

程家派去的人,也跟聞家隱約提了提一些事情.

他也說了程家的意思,如果程聞兩家能夠聯姻,那嫁進程家的聞家女子一定要通情達理為人靈活.

嫡親兄弟娶了同城布商的嫡女,兩女娘家的家世不相上下,兩家在生意上面也存在明爭暗斗.

這樣的一對妯娌,縱然是面和相處,私下里也無法心和相對.


程可佳從格園回來的時候,程家二老夫人還在青正園.

程可佳給程家二老夫人請安的時候,她瞧見程家二老夫人眼里還有哭過的紅印子.

象程家二老夫人現在的年紀,夫婿如何,她早已經接受現實.

如今能讓她在人後跟人訴說時落淚的人,那只有嫡親的兒子們.

程家二老夫人見到程可佳回來了,她也順勢走了.

程家二老夫人留在青正園用了餐,等到她回去看到候著她房里的丁氏母女,她微微的皺眉頭.

丁氏帶著程可美迎上前去,程家二老夫人沖著她擺手說:"回吧.你想說的話,我差不多知道了."

丁氏卻不是這般順從的人,她上前跟程家二老夫人抱怨說:"母親,嫡親的堂兄弟姐妹都不能親近,我們如何能夠怨責隔房兄弟姐妹的不親近?"

程家二老夫人深深的瞧了瞧她,說:"嫡親的堂兄弟姐妹不親近,你覺得應該要怨誰?

怨我嗎?"

丁氏嘴巴動了動,她終是不敢直言要怨婆婆這樣的話,她只是生氣婆婆不理事的性子.

丁氏低聲說:"母親,你跟聞氏說一說,她總是攔著省兒兄妹與美兒兄妹親近?"

程家二老夫人瞧著丁氏好笑起來,她搖頭說:"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誰生的孩子,誰顧.

大道理,你比我知曉得還要多,你自個想一想,她為什麼會直言攔著堂兄弟姐妹親近?

你只許自家兒女占了強勢,卻容不得別人家兒女有時在你兒女面前強那麼一點.

遇事的時候,明明是姐妹同心應付外人,可你卻把所有的錯處時納到柔兒的身上."

程家二老夫人想起聞氏跟她說的那些話,她瞧著長子的時候,她直白問他:"奮兒,你如今心里只有自個的妻兒,已經完全忘記你還有父母嫡親弟弟和侄子女了吧?

你表現得很是公正去指教柔兒,你為何不先鬧明白,她是為了你女兒才搶著出了手."

程恩奮跟程家二老夫人問明白那些事情,他很是羞愧的說:"母親,我沒有想過丁氏的性子是這般的糊塗."

程家二老夫人面對長子是越發的心淡,長子這些年下來,在丁氏縱容下,他在仕途不順後,他越發在女色方面沉迷起來.

程家二老夫人私下勸過,程恩奮則道貌岸然的與她說:"母親,丁氏是賢妻,我不能浪費她的心意."

程家二老夫人氣得要吐血,她是盼著長子在事業上面能有所長進.

然而丁氏自有兒女後,她一心哄著夫婿聽她的話.她只要瞧見合適的聽話丫頭,只要那人有心,她都會安排丫頭去服侍夫婿.

程家二老太爺對程恩奮沉迷女色的事情,他是不曾放在心上.

程家二老太爺覺得男人的身邊,那可能只有一朵花.

有本事的男人,自然是花兒朵朵圍轉著開放.

程家二老太爺看不習慣程恩奮事事聽信丁氏,而且他的年紀還不大,他卻對差事怠慢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