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著想


程恩捷微微的皺起眉頭起來,他可不會擔了這樣的名聲.

他瞧著丁氏一臉正色說:"嫂嫂,他們是我的侄子侄女,我一個長輩在小輩面前還是識得做規矩.

他們一行人比我們到的早,我們過去的時候,他們主動過來打招呼.

小輩們這般的會做人,我當長輩的人,自然很是高興,我很是關心他們,也叮嚀他們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還特別的叮嚀柔兒和美兒姐妹兩個,要小心注意安全,甯願慢也不能快.

後來,他們兄弟姐妹走到一邊去說話,我一個當長輩的人,總不能湊著去聽孩子們說話.

現在美兒侄女在這里,你讓她自己說,我有沒有理會她?我有沒有叮囑過她,一定要注意安全?"

程可美微微的低頭,程恩捷那時節對待他們還是熱情周到.

丁氏瞧一瞧程可美面上的神色,她心里多少明白了,這些面上的事情,程恩捷一向做得周全.

程可美心里的不舒坦,大約是見到程恩捷對待程可靈和程可佳姐妹的更加體貼周到.

丁氏心里微微的痛了痛,程可美嫡親的叔叔程恩獻自從成親後,他受了聞氏的影響,對待兄嫂漸漸的關系就遠了許多.

程可佳抬眼瞧見丁氏面上的糾結神色,她再瞧一瞧程可美低下頭,她和程可靈互相看了看.

丁氏笑瞧著跟程恩捷說:"捷小叔,美兒一向膽子小,她這一時不會答話.

一會,我回去後,我會好好的問一下她,我們也不打擾捷小叔的正事."

程可佳瞧著程可美都已經站了起來,只是丁氏還是穩坐著不動.

程恩捷瞧一瞧丁氏穩坐著的神態,他起身跟程家三老夫人說:"母親,那我先回去了."

程家三老夫人輕輕點頭應許下來,程恩捷已經往外面走了,程方房急著說:"小叔,你等一等."

程方房伸手牽起程方杵,他跟程家三老夫人道別說:"祖母,我和杵兒一會再來和祖母在一處說話."

程家三老夫人也不樂意孫子們聽女人們的閑話,她笑著說:"好,房兒你牽好杵兒的手.杵兒,你要乖乖聽哥哥的話."

程方杵很是歡喜點頭說:"祖母,我乖,一會我來陪你,你乖啊."

程可靈和程可佳兩人捂嘴笑了起來,程方杵很多的時候,他會隨口跟大人們說乖.

程方房有些著急的瞧著程方杵,他記得兩個妹妹這個時候說話很是伶俐.

只是大人們明顯是更加喜歡這樣乖順的程方杵,錢氏有了這個小兒子後,她對能不能再有孩子都看淡了許多.

程方房牽起程方杵的手往外走,在路上,他瞧著滿臉歡喜神色的弟弟.

他的心里想著,等到弟弟再大上一歲,他自然就會聰明又伶俐.

程可靈和程可佳在程家三老夫人身後站著,程可美則是幾乎要依偎進丁氏的懷抱里,


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瞧丁氏愛護撫摸著程可美頭的手,她就選擇性的當做不曾看見.

丁氏跟程家三老夫人很是親近的說:"三嬸,我們兩房的關系一直很好,上一輩親厚相待,我們這一輩兄弟親近妯娌相親.

我希望下一輩也應該常在一處,這樣就能互相多親近."

程家三老夫人微微笑了,說:"你說得極是,我們嫡四支曆來是關系親厚的."

丁氏再瞧一瞧程可靈和程可佳姐妹兩人,她笑著誇道:"美兒平時跟我說,她與靈兒和佳兒姐妹相處得極好."

丁氏說著話,她順帶推一推程可美,這時程可美也藏羞了,她笑著說:"我和靈姐和佳兒感情好."

程可靈笑眯眯的說:"美兒妹妹說的是."

程可佳跟著程可靈的話,她笑著說:"我在長風苑遇剛美兒姐姐好多次."

程可美高興了,她不依偎著丁氏不放手,她主動站了起來拉著程可靈的雙手晃悠著.

程可佳心里慶幸了好幾分,她不喜歡和人隨便拉手.

丁氏瞧一瞧三個小女孩子在一起的樣子,她歎氣跟程家三老夫人說:"我其實是想美兒和柔兒姐妹好好在一處玩耍.

只是我那嫡親的弟媳婦,她把好好的一個女兒教導得跟嫡親妹妹都不太親近.

柔兒那孩子的性子又不象她的名字,她是火爆性子,她上次動手抓程杏的事情,事後,讓我家美兒跟著受累了."

程可佳瞧著程可美的反應,卻見到她象明顯認同了丁氏的話.

程可佳悄悄的扯了扯程可靈的手,她們姐妹聽來的消息,程可美引起來的爭執,程可柔是為了程可美才出手的.

而且在長風苑的時候,程可美也是那般的表示過,她是認可程可柔是一個極好的姐姐.

程家三老夫人一直不太喜歡丁氏,只是丁氏今天仿佛一定要與她親近,她只能由著去.

丁氏跟程家三老夫人暗示了婆婆對待她們妯娌的不平等,又暗示程家三老夫人,她娘家的家世要比聞氏好太多.

程家三老夫人一直微笑得多,她很是少語.

丁氏和程可美坐一會走後,程家二老夫人卻來青正園里尋程家三老夫人說話.

程家三老夫人讓兩個孫女給程家二老夫人請安後,便讓她們去格園.

程家二老夫人見到房里只余下她們妯娌兩人,她苦笑著說:"我那老大家剛剛又跟你張揚了她娘家的生意不錯吧."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她,說:"二嫂,丁氏娘家生意好,我覺得是好事.戚家興旺發達,對親家來說,從來只有好處不會有壞處."

程家二老夫人瞅著程家三老夫人說:"我現在最後悔的就是老大這門親事,當年我不應該信了他父親的話.

男人的眼光,用在獨子的身上或許是有好處,可是落在嫡親兄弟的身上好壞參半.”

程家二老夫人則不太認同程家三老夫人的話,她們這些女人們在內宅里時間長,對外面的事情則知道的少.

男人們在外面走動,他們所知甚多,一般的情況下,都是為兒女的將來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