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考慮


程原面上露出苦澀的神情,他跟程恩捷低聲說:"我早早散步到這里,他們全是後來的.

我原想著我是他們的長輩,我願意盡一盡長輩的心意."

程原抬眼瞧一瞧那明顯分成兩邊爭持起來的一行人,他苦笑起來,說:"他們一個個年紀不大,還是比較尊重我這個長輩,互相推辭著讓我在一旁看著.

他們的心里面是不曾當我是長輩,我就是貼上去,也讓人嫌棄了.

你放心吧,我與你們親近,他們不會多說什麼.

我只要照顧好你的兩個小侄女滑雪,他們就是看在你三哥的面上,他們也不會閑話什麼."

程恩捷瞧一瞧坐在程可靈身後的程可佳,再瞧一瞧程原,他也知道大家族里庶子的日子不好過.

他們是衣食無憂,然而家里長輩們的心思也不會放在他們的身上.

程恩捷是嫡子,他與庶兄弟們相處一向是客氣著,不親近不冷漠不拒絕不關心.

程恩捷和程原有所交往,也是因為在學府里面,他遇事的時候,是程原挺身而出.

程恩捷是瞧著他的庶兄弟們明明看見他無辜遇事被人挑釁,他們一個個趕緊裝作不曾看見的溜走.

程恩捷自那以後,更加淡了與庶兄弟們要友好相處的心思.

再說他的三個嫡親兄長們私下里也跟他說了,要他多多的防備著庶兄弟們.

程恩捷瞧著程原輕輕歎一聲,低聲說:"再過兩年,你成親後,正好可以順勢離了大宅."

程家的嫡支的庶子們,在成親後,他們只要願意自立出去,在一般的情況下,程家都會放他們出去自立.

庶子們出去以後的生活,最初程家還是會照顧一二,但是過一年後,那就各憑本事立存世間.

程方房兄弟已經自助踩著要滑動起來,程恩捷趕緊跟在他們的身邊.

程可靈回頭跟程可佳說:"佳兒,我們也動起來."

程可靈的腳用力踩一下,姐妹兩人雙雙抬起腳,她們的滑板往下去,程原跟在她們的身邊.

程方房兄弟和程可靈姐妹是越來越有經驗,程恩捷和程原由先前的小心謹慎也放開手腳讓他們自行滑動.

程方房兄弟和程可靈停下來的時候,四人願意把滑板給程恩捷和程原.

他們鼓動程恩捷和程原滑給他們看,四人互相存了小心思,也想看一看程恩捷和程原滑雪的本事.

程恩捷和程原瞧著侄子們和侄女們面上興奮神色,他們兩人直接拆了繩子綁在鞋子上,他們兩人就這樣的往下滑.

兩人的身姿輕靈,他們還時不時互相靠近然後擊掌.

程方房年紀大一些,他還能穩住的站在一旁笑著,程可靈姐妹和程方杵可是瞧到精彩的時候,三人同時跳起腳笑著叫'好’.

嫡二支的兄弟姐妹也不湊在一處斗嘴,他們跟著瞧著程恩捷和程原滑雪,只是他們面上的神色都不怎麼好看.

程方房抬眼瞧見他們的神色,他走過去說:"我們要不要也比一比滑雪?"


嫡二支的程方省瞧著程方房說:"房子,我沒有想過捷叔叔會跟我們家原叔關系如此的好?"

程方房笑了起來,說:"我瞧著原叔為人不錯,我小叔那人也識人來交往."

程方省瞧著程方房訕笑起來,說:"我們家只有你三叔是什麼人都能攀得上交情,我瞧著你這小叔也象你三叔啊?"

程方房笑眯眯的瞧著他,說:"省子,長輩們的事情,我一個小輩如何會知道的清楚?

正好我小叔在這里,你一會自個問一問他的想法?

至于我三叔喜歡結交什麼人,我祖父都不曾多言,我一個晚輩怎麼能在人後亂言.

你要是覺得我三叔和小叔為人開通,你要是妒忌和佩服,我也一樣能夠理解.

你要是有心向他們兩人學習,你也可以向他們請教."

程方省很是生氣的瞧著程方房,他什麼會妒忌和和佩服程恩賜的行事?

程方省的心里面,他認為程恩賜的行事,失了世家子弟的風范.

程方省的心里面原本認為程恩捷為人行事還可以,他認為程恩捷平常待人行事非常的嚴謹.

可是他眼下瞧著程恩捷和程原這般的親近,他只覺得他看錯了程恩捷.

程方省的心里有無數想法,他也不敢流露在面上.

程家的嫡庶關系在都城里都是有名的和睦親近,只有自家人明白,如今程家嫡庶之間只是不到敵對的地步,卻再無真正的親近無隙過.

程恩捷在嫡二支人的面前,他表現出親近程原的態度,嫡二支的人,瞧著心里很是不舒服.

程可佳笑著來拉程方房過去,她和程可靈姐弟還想要滑雪.

程方房順勢牽住小堂妹的手,他感受到程可靈手上的溫暖,他關心的問說:"佳妹,你出汗濕衣沒有?"

程可佳瞧著他搖頭說:"哥哥,我沒有出汗."

他們兄妹兩人很是親近的走了,嫡二支的人圍住程方省說:"省弟(省哥),你剛剛為何不跟他好好的分辯一二.

我們聽見他都直呼你的名字,就這事,你都不能放過他."

程方省瞧著兄弟姐妹眼里的神色,他突然覺得有些無趣起來.

他抬眼瞧見程方房和程可靈兄妹兩人護持著程可佳和程方杵滑雪,他瞧得明白,程可佳那雙手是把程方杵護得嚴實.

程方房和程可靈是一人一邊緊跟著跑動著,四個人的笑聲響亮起小山坡.

等到了坡底,程可佳和程方杵兩人執意要自個牽滑板上坡,然後等到上了坡,他們扯著兄姐要他們滑雪.

程方房自然是拒絕,他和程可靈的年紀不小了,在外面如今也知道不能夠如往日那般的親近.

程可佳和程方杵執意要輪流來,最後程方房和程可靈決定下來,他們輪流來,程可佳和程方杵則是不用如此行事.

程方省帶著嫡親妹妹程可柔離開的時候,他瞧見程方房和程方杵兄弟坐在滑板上,程可靈和程可佳姐妹則是小跑著跟在他們的身邊.

程方省瞧一瞧身邊的妹妹程可柔,他在心里輕歎了一聲,程可柔玩耍的時候,她可不會考慮到太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