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照顧


雪停的日子,是孩子們快樂的日子.

程恩捷難得的願意丟下書本,他帶著侄子侄女尋家里最為避靜一處滑雪.

他們一行人帶著兩塊滑雪板,非常簡易的滑雪板,一塊木板子扯著四條繩子.

程恩捷兒時就是這般的跟著兄弟們玩耍,只是現在大家年紀大了,有的已經成親了,有的則是覺得年紀大了,他們全不屑跟一群孩子玩耍.

程恩捷原本也不會想來滑雪,他覺得他現在年紀大,也不適合再玩這種小孩子喜歡的東西.

只是自他放假後,程恩捷除去睡覺和早晚請安外,他幾乎是長在嫡長房那邊的書房里,程家三老夫人實在見不得他天天困守在書房里面.

再有程可佳天天跟程家三老夫人提及滑雪的事情,她對滑雪是一臉向往的神色,程家三老夫人有心想要成全孫女的心願.

程恩捷給程家三老夫人請安的時候,便聽母親一路嘮叨著什麼不要太過辛苦看書,不管多麼的專心用功,他也要懂得適當休息.

程恩捷聽程家三老夫人翻來覆去都是差不多的話,他有心反駁吧,又覺得對不住程家三老夫人滿腔慈母心意.

程恩捷應付般的應承程家三老夫人,他一定會適當的休息.

程家三老夫人聽他的話,她立時眉目舒展的瞧著小兒子,說:"捷兒,你的侄子侄女們想去滑雪,正好你有空,你就去陪著他們去吧."

程恩捷有心想要反口,可是程可佳這時卻嘻嘻哈哈的來給程家三老夫人請安,她正好在進門的時候,聽見程家三老夫人的話.

程可佳沉住心里的歡喜,她很是恭敬的給程家三老夫人請安,又向程恩捷道了早安.

程可佳便一臉歡喜笑容的瞧著程家三老夫人和程恩捷笑了起來,說:"祖母,小敊叔要帶我們去滑雪?"

程家三老夫人看一眼程恩捷,見到他沒有表示反對,她笑著點頭說:"你們跟著你小叔叔在外面玩耍的時候,你要聽小叔叔的話."

程可佳笑著點頭後,她滿眼的喜悅瞧著程恩捷說:"小叔叔,我和哥哥和姐姐還有弟弟們一定會聽你的話."

程恩捷瞧一瞧小小的程可佳,再想一想她說的弟弟,他連忙勸阻道:"你的弟弟們年紀太小,我只帶你們四個大的一起滑雪."

程家三老夫人在一旁贊同道:"捷兒,那你帶好他們四人,可別玩耍得太過厲害了,他們年紀都不大,可不能東壞了身子骨."

程可佳在一旁聽程家三老夫人的話,她都有些擔心程家三老夫人再說下去在,程恩捷不樂意帶他們去滑雪.

程可佳輕輕的扯一扯程家三老夫人的衣袖,在她回頭來的時候,說:"祖母,我們只玩一會."

程恩捷輕舒一口氣,他跟程家三老夫人說:"母親,時辰不早了,我們家也只有那一處有一點點的小坡度可以滑雪.

我帶著他們早一些去,正好可以玩耍的盡興."

程恩捷幾乎是扯著程可佳出了房門,程家三老夫人在房里提醒他們要穿好外衣,程恩捷接過丫頭手里的外衣,他直接往身上一披.


程可佳這邊剛好套了雙手,程恩捷已經上前讓丫頭退下去,他上前快快為她結好衣帶.

叔侄兩人到格園的時候,錢氏聽說程恩捷願意帶兒女去滑雪,她是一臉的歡喜神色.

程恩捷瞧見大嫂面上放心的笑容,他只覺得壓力很大,他已經讓小厮去尋滑雪板了.

錢氏問了問程可佳,知道她還不曾用早餐,她又趕緊招呼程恩捷和程可佳一起用早餐.

程恩捷趕緊表示,他已經用過了早餐,就是程可佳的早餐,一會也會有人送了過來.

錢氏聽程恩捷的話,她好笑的跟程恩捷說:"那你嘗一嘗嫂嫂這里的早餐,我派人去跟母親說,佳兒在我這里用早餐,就不用再送過來了."

程恩捷只有坐下來用早餐,還好程方房很快的趕了過來,叔侄兩人在一處說了話.

格園的早餐清淡,程可佳喝著清粥,又吃了幾塊淡口點心,她就停了下來.

程可靈瞧著她,湊近她,悄悄說:"你想吃什麼?我們一會打包帶一些放在身邊."

程可佳笑瞧著程可靈說:"姐姐喜歡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程可靈伸手捏程可佳的小鼻子說:"你就會討我高興,好,我一會跟母親說,帶多幾樣出門."

錢氏自然是瞧見她們姐妹親近的舉止,錢氏的心里面也喜歡程可佳這個侄女,她覺得程可佳大氣,為人處事大氣,這一點是象了她的父親.

巳時,程恩捷一行人出了格園,而且還定下了中餐在格園用.

錢氏待人很是熱情,程恩捷被大嫂這般熱情的對待,他只有順從的應承下來.

程恩捷挑選的滑雪地點,這個時候已經有人在滑了,他們見到程恩捷一行人,大家歡喜的湊在一處.

程方房兄弟姐妹都以為程恩捷這個小叔叔是不會笑的人,現在瞧著他跟同輩在一處笑得合不了嘴的模樣,當侄子侄女的一時都覺得有些眼花.

程恩捷這個當叔叔的人,他對待侄子侄女還是用心.

他借著機會拉著同輩一起過來,笑著跟侄子侄女介紹說:"這是嫡二支的原叔,他滑雪比我還好."

程方房兄弟姐妹趕緊笑著叫:"原叔."

程恩捷安排程方房兄弟由他看著滑雪,程可靈和程可佳則由原叔來照顧.

程可靈把程可佳護在身後,她跟程可佳商量著說:"佳兒,你年紀小,你先在後面,我們滑過一次後,我們再換位置."

程可佳笑著點頭,她笑著跟程可靈說:"姐姐,我聽你的."

原叔瞧著她們姐妹兩人,再瞧一瞧不遠處那對小姐妹,瞧著她們還在對持誰也不肯退讓的樣子,他輕輕搖搖頭.

程恩捷順著他的眼光望過去,見到他們那邊的情形,他有心擔心的跟原叔說:"你在這邊幫我照顧著侄女們,你會不會跟自家人不好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