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立場
g,更新快,無彈窗,!

程家三老太爺對庶子女表現出來的態度,大部分的時候,他還不如程家三老夫人對庶子女有人情味道.

程可佳陪伴在程家三老夫人的身邊,她瞧得出程家三老太爺不是在程家三老夫人面前表現.程家三老太爺是對庶子女沒有多少的感情.程可佳在一旁瞧著,她都覺得有些心涼.

然而程可佳轉而想了想,如果程家三老太爺對庶子女們熱情,那就要換成她為嫡親伯叔們感覺到心涼了.

青正園里的老仆們悄悄話,程家三老太爺私下里對待妾室和庶子女也是非常的隨意.

他們說程家三老太爺最尊重程家三老夫人,他最重視長子程恩德和長孫程方房父子兩人.

至于程可佳因為是孫女,自然大家都不太介意程家三老太爺對她的親近.

大家都覺得程家三老太爺是給程家三老夫人面子,才會對養在身邊的程可佳這般的親近.

程可佳喜歡大家的說法,她的心里也覺得她是占了地利之便.

她在程家三老太爺夫妻的面前,她自然會比兄弟姐妹多親近一些祖父祖母.

青正園相對長風苑來說,青正園實在不大,只有分處東南西北的四處院子.

程家三老太爺夫妻帶著程可佳住在東園里面.

程可佳的年紀尚小,程家三老夫人舍不得把她分院居住.

至于程可佳的小叔叔程恩捷,則是因為他不曾到成親的年紀,他現在居住南邊那一處院子.

程恩捷成親後,按照程家的規矩,他就會搬出青正園.

據說,程恩捷婚後的院子,正是森園後面那一處空院子.

程可佳非常的奇怪,程家這麼多的人,卻還是余下來的空院子.

程可佳最奇怪的是,不管是嫡支庶支都有庶子女,那祖輩們的庶子女們又到了哪里去了?

有關這些秘密,程可佳不敢問,她只知道許多的事情,等到時機到了,她自然是會知道.

程可佳和小叔叔的關系,並沒有因為地利方便而特別的親近.

程恩捷是住在青正園里,可是他在學府的日子比在家里的日子多.

大雪的天氣,學府里放假,程恩捷歸家後,他在青正園的日子一樣少.

他很多的時候會去長風苑里,程家大老太爺的書房里去看書學習,他很是用心在功課上面.

程恩捷在家里的日子,他會早晚給父母請安.

只是他來的時候,早上,程可佳那時還不曾醒.申時,程可佳又去了森園.

叔侄兩人見面的機會多在長風苑里,程恩捷在書房里看書,程可佳隨著程家三老太爺去拜訪程家大老太爺.

兩位祖父在一處說話,程可佳只能由程恩捷照顧著看畫冊.

程恩捷為人行事少語,程可佳只要拿到一本畫冊,她一樣可以靜默的看書.

卓氏好奇的問過程可佳與程恩捷相處如何?

程可佳隨口與卓氏閑話提起這些事情,卓氏聽後越想越有些好笑.

程恩捷這樣的年紀,他是不太耐煩應付不懂事的孩子們,還好他的侄子侄女都算懂事.

程恩捷是嫡三支最小的嫡子,程恩捷自然是程家三老夫人最為上心的兒子.

只是程恩捷自會走路後,他便表現出相當的自立精神.

程家三老夫人有時既欣慰小兒子的自立,有時候又感歎他與她少了許多母子之間的親近.

程可佳在青正園如魚得水,程家三老夫人可以去疼愛孫女,程恩捷覺得母親的心思不用專注與他,母子暗自都輕舒一口氣.

程恩捷因此對程可佳這個侄女還算不錯,他偶爾也會買上一本畫本送給程可佳.

只是程恩捷每每面對程可佳,他最喜歡一臉慎重神色的問程可佳,近來又學會了什麼?

程可佳總要努力的擠一些字眼來應付程恩捷,她的心里面其實明白,這是當叔叔的人,他在努力對侄女表達的友善.

程可佳對叔伯們的態度是一樣的恭敬對待,實在是兩個當伯伯的人和一個當叔叔的人,他們都跟程家三老太爺學習得喜歡板正著一張臉.

下雪的天氣疊加起來,自然的災禍多了起來,程恩賜在家的時間越發的短了起來.

程家三老夫人對兒子的擔心也多了起來,程恩賜早去晚歸,母子兩人晚上有見面的機會.

那個時候程可佳是瞧一眼程恩賜後,她立時閉眼就睡熟過去.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程恩賜面上的神情,分明是累則快樂的樣子.

程家三老夫人只要見到程恩賜平平安安,便會趕著他快快回森園休息.

程家三老夫人是非常關心程恩賜的身體,她私下里跟卓氏叮囑說:"有那個不懂事的賤人,在這個時候來纏著三兒,你與我說."

卓氏趕緊跟程家三老夫人表示說:"母親,三爺一向是扲得清的人,他日日回來在森園里休息."

卓氏有身子的事情,她還是悄悄的跟程家三老夫人提了提.

程家三老夫人聽了卓氏的話,她的心里放松許多.

只是她覺得卓氏對待程恩賜的心太大了一些,她悄悄跟卓氏說:"眼下,三兒要是還跟人歪纏纏,那個人一定不能留.

你可別心軟,那樣的人留下來,一定是亂家的禍頭."

卓氏在程恩賜忙碌之後,她也一樣留心起來,如果真有那樣的一個女人出現,她為了兒女的平安,她也容不下那樣一個人的存在.

程恩賜白天在外忙,夜里回來後,他已經是筋疲力盡的無心去應付任何的人.

卓氏這里最讓他放心,他每天安睡一夜,第二天早早離家.

程恩賜的妾們,在久不見到程恩賜的日子里面,她們瞧著卓氏的眼睛都要紅透起來.

卓氏有身孕的消息,也只是隱瞞了外面的人.

有身孕的妾,她妒忌程恩賜對卓氏的上心.

無身孕的妾,她覺得卓氏不賢良,她一個嫡妻懷孕的時期,她還把著男人一晚都不肯放手.

卓氏對妾室那些心眼和她們的各種特意做出來的舉止,她完全沒有放在眼里.

她一個當嫡妻的人,只要程恩賜的立場穩固,她不管幾時都不會去跟妾們計較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