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考慮


程可善頗有些羨慕的瞧著程可靈姐妹,她母親只在私下里教導她處理家事.

程可善的心里面也明白木氏的用心,木氏身為嫡長嫡長媳女要顧忌的事情太多了.

程可靈姐妹要走的時候,嫡二支的程可美程可柔姐妹來了,程可靈和可佳又順勢留下來.

程可美和程可柔年紀跟程可靈接近,可是她們的行事比程可靈要明快許多.

她們姐妹可是熱鬧的當事人,就從外表來看,她們的確如她們的名字一樣,一個美一個柔.

程可善瞧著她們直接問:"你們兩人真的上手打了程杏?"

程可美和程可柔直接點頭說:"打了,我們本來也不想打她.是她堵在路上故意說話挑釁我們,我們不動手,都有些對不住她."

程可善瞅著她們姐妹兩人輕搖頭說:"那打了她後,你們兩人心里舒服了?"

程可美笑眯眯的點頭說:"我的心里是舒服了許多,在平樂園里,我可是受了她不少的氣."

程可柔則是不好意思的表示:"我的力氣太小了一些,我只打了她一下."

程可美趕緊也解釋說:"我也只打她兩下,就是在她用指甲來抓我的時候,我按著她手,讓她自抓了兩下."

程可佳滿臉不相信神色瞧著兩位姐姐,程杏那臉上的指傷,可不象是抓了幾下的樣子.

程可靈直接沖著她們兩人說:"我看她給你們打得好慘,那張臉都不能見人了."

程可美嘲諷的笑了,說:"這麼多的姐妹里面,這麼多的庶姐妹里面,我誰都不服,我就佩服程杏一人,她是一個能對自個臉下手的人."

程可善微微皺眉頭起來,程杏年紀小的時候,大家還瞧不出她的品性.

程杏現在年紀大了一些,大家越來越瞧出來,她的行事很是針對她們這些嫡女.

程杏在大人們面前很會裝樣子,但是她在她們同輩面前,卻是一直表現出驕矜的樣子.

程可善好奇的問程可美姐妹:"她們說,她搶了你們的男人?"

程可美和程可柔直接怒了,說:"善姐,誰說的?我們又不是那些沒有臉皮的庶女,我們那來的男人?"

程可佳低頭後,低聲說:"我在外面聽見,程杏搶男人了."

程可美和程可柔轉頭瞧見程可佳的頭頂,姐妹兩人頓時好笑了起來,她們一人伸一只手來捏程可佳的臉.

程可善和程可靈趕緊來攔,她們兩人沖著程可佳說:"你一個小娃,聽話也不聽明白,程杏是喜歡搶男人,她不是搶我們的男人,她只要是男人都要搶."

程可佳機靈的避到程可善的身後,她雙手捂住臉,她跟程可美姐妹說:"美姐姐,柔姐姐,我知道了,程杏喜歡搶男人."

程可善只覺得再聽妹妹們說下去,程杏的品性是見不得人,可是對她們姐妹也同樣沒有好處.

她端正神色說:"你們要記得,她姓程,她要是在外面丟了面子,我們程家女子的面子一樣不好看."

程可美姐妹同時歎息起來,程可靈直接說:"程杏還是早一點嫁人,她到夫家去禍害人去."

程可佳一臉佩服神色瞧著程可靈,這種甩禍的方法實用又便捷.


程可美歎道:"她的手比我們巧,只怕平樂園的姑婆們舍不得讓她早嫁."

程可柔則是直接說:"姑婆們以為程杏跟她們一樣不願意嫁,我看程杏是恨自個年紀小,要不然,有機會,她一定會早嫁."

程可靈在一旁連連點頭說:"程杏都知道在男人面前哭,她肯定象她姨娘一樣."

程可佳直接成星星眼了,姐姐們年紀不大,然而對婚嫁都不陌生.

程可善扶著額頭,只覺得有機會的時候,還是要跟母親提一提,妹妹們在平樂園里都不知道學了什麼?

她們一個個實在太過早熟,瞧著都是象是會早嫁的樣子.

程可靈和程可佳在回去的路上,程可靈叮嚀程可佳,可不能把她們姐妹私下里說的話透露給家里大人知道.

程可佳弱弱的問:"我可以跟父親說嗎?父親不會說我們的."

程可靈立時搖頭,然而跟程可佳解釋說:"三叔是不會說我們什麼的,可是三叔是大男人,我怕他會誤會我們,他會認為程杏好可憐."

程可佳想一想程恩賜的為人行事,她認為程可靈所說的是有基礎.

程恩賜的妾室,除去不安分的女子外,就只有身世可憐表現得可憐的女子.

在程可佳的心里,她認為卓氏如果不是一個明白人,卓氏就是最為可憐的人.

程恩賜的心里面,卓氏是非常的能干善良賢惠,卓氏可以包容許多的事情.

卓氏從來不會讓程恩賜看到她流淚的樣子,然而程恩賜那些小妾們,總讓他見識到女子溫柔如水的一面.

程恩賜對程可佳是非常的疼愛,幾乎到了程可佳表示喜歡什麼,程恩賜就願意給予她什麼的地步.

卓氏有了嫡長子程方幸後,她一樣不曾冷落程可佳這個女兒.

程可佳對父母的感情很是糾結,然而她的心里面只要父母在一處,她的心里便安心.

她曾經做過的夢,對她還是有影響.

哪怕她知道那是一個稀奇古怪的夢,可是那夢里人的經曆,她還是能夠感受到一個父母雙全家的重要性.

生活,在許多的時候,會早早的教會人學會掩耳盜鈴般的生活.

程可佳悄悄的問過程恩賜,他會不會一生一世只有卓氏這一個妻子.

程恩賜是非常痛快的表示,他自然是只會有卓氏這一個妻子.

程恩賜反而擔心是不是程可佳在大人們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受人欺負了.

他略帶一些引導的跟程可佳說:"佳兒,你最近見過了那些人?"

程可佳數一數手指跟程恩賜說了說,她遇見最多的人自然是嫡三支的人,當中也在路上好幾次遇見好幾次程恩賜挺著大著肚子的妾室.

程恩賜的臉色微微變了變,他過後跟卓氏提及起來,要她多多約束下一個妾室的行事.

卓氏瞧著程恩賜只是聽了女兒一句閑話,便這般的事情多.

她微微皺眉頭提醒說:"佳兒雖然小,你還是要為她的名聲多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