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多情
g,更新快,無彈窗,!

程可佳在一旁趕緊幫著解釋:"大伯母,不關姐姐的事情.

是她們一群人圍攔在路上,是她們都在說那個程杏搶了男人."

錢氏滿臉驚訝神色瞧著兩個小女子,程杏現在的年紀,她已經懂得為自個搶男人了?

程可靈有些頭痛的瞧著程可佳說:"佳兒,不是她們說那個程杏搶男人,而是程杏真的搶了男人."

錢氏張口結舌的瞧著這對小姐妹,她好一會後緩了過來,說:"靈兒,你把事情從頭跟我說."

程可靈瞧著錢氏,她一臉為難神色跟錢氏說:"母親,我從長風苑出來的時候,她們一群人堵在路上.

我想擠進去,一直擠不進去,我在外面剛聽了那麼一小會,妹妹來了,我們在外面一起聽一會,就給妹妹扯著回來了."

錢氏的臉微微變了色,她趕緊讓人去打聽外面的消息.

她瞧著程可靈看了好一會後,她說:"靈兒,佳兒,這樣的事情,別人都會懂得避諱,你們日後再大一些,可不能象今日這般的好熱鬧."

程可靈和程可佳趕緊點頭,程可靈特別內疚的跟錢氏說:"母親,佳兒不好熱鬧,她是因為我才留下來一起看熱鬧."

程可佳趕緊出言說:"姐姐,我也好熱鬧,我也想聽一聽,她們在鬧什麼."

錢氏瞧著她們姐妹如同搶功勞一樣幫著對方說話,她笑著搖頭說:"日後,可以在遠處看熱鬧,絕對不能讓熱鬧沾到自身來."

程可靈和程可佳連連點頭,只是錢氏沒有讓她們走,她們姐妹只能安分的陪坐下去.

錢氏在主位上若有所思的沉默著,程可靈和程可佳在下面悄悄的你扯一扯我,我扯一扯你的玩耍.

錢氏默默的看她們玩耍著,她盼著小女子們這般無憂的日子能夠更加長久一些.

錢氏派去打聽消息的人回來後,錢氏放程可靈姐妹出房間,只是不許她們兩人離了格園.

錢氏聽了外面的消息,她愕然好一會後,便笑了起來,說:"我還以為孩子們聽錯了話.

果然是誰生就象誰,這才多大的人,就懂得動這般的小心思."

程可靈和程可佳在院子里轉悠了一會,程可佳跟程可靈說:"姐姐,我們去青正園吧."

姐妹兩人立時去跟錢氏說了話,錢氏點頭後,說:"我與你們姐妹一起去青正園."

程可靈姐妹笑了起來,她們兩人跟在錢氏的身後.

程家三老太爺已經去了書房,程家三老夫人坐在房里翻著程可佳看過的畫冊.

程家三老夫人是歡喜見到兒媳婦和兩個孫女,她瞧一瞧錢氏的面色,她笑著伸手摸了摸兩個孫女的手.

程可靈和程可佳的手都比較暖和,程家三老夫人便笑著跟她們說:"廚房剛剛送來小點心,你們兩人去外面吃一些吧."

程可靈和程可佳互相看一看,大人們要說話的時候,總是有借口讓她們不在現場.

程可靈姐妹兩人出去後,程家三老夫人瞧著錢氏笑著說:"你滿臉嚴肅神色,這是出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錢氏緩了緩面上的神色,她微微笑著說:"母親,沒有什麼不好的事情.

我只是聽了聽外面的熱鬧,想來說給母親聽一聽."

錢氏把程可靈姐妹聽熱鬧的事情說給程家三老夫人聽,她又低聲說了聽來的消息.

"我們家親戚來往的不少,我早聽人說過,庶長支那位嫡嫂娘家外甥生得好,而且聽說讀書不錯.

前幾日,那一位小少爺來姑姑家做客,程杏不知怎麼的跟那一位小少爺見了面,而且還哭訴了不如意.

那一位小少爺年紀不大卻是憐香惜玉的性子,他回家後,就跟家里人提了程杏的事情,還跟家里人表示,他想定下跟程杏的親事."

程家三老夫人面上無任何意外的神色,她只是歎道:"果然是一個人精子.

她要是能就這樣的攀上那門親事,庶三支的人從此都不敢小看她.

只可惜她的年紀太小了一些,她行事不夠周密.

她要是悄悄的行事,等到再緩上幾年,這事情,只怕能夠依著她的心意成事."

錢氏再悄悄跟程家三老夫人說:"我聽說,那一家人很注重這位少爺的前程,這事就是家里人暫時依著他,事後,也不會讓這事成功."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錢氏,低聲說:"此事成不了,那一家人是有心想要與嫡二支聯姻."

程可靈和程可佳幾乎貼在靠近門口的位置,她們只能隱約聽見到里面的說話聲音.,

兩人很快就沒有興趣偷聽,而是互相說起話來.

程可佳好奇的問程可靈說:"姐姐,哥哥和杵弟去哪里了?"

程可靈輕聲跟程可佳說:"我舅舅接他們過去玩耍."

程可佳輕點頭,卓家也提意過,想要接程方幸回去多跟表兄弟們親近.

程恩賜夫妻以程方幸年紀尚小攔了攔.

程可佳跟程可靈歎道:"姐姐,你說我們大了一些後,舅舅家會不會接我們去與表姐妹親近?"

程可靈輕輕搖頭說:"我舅舅家還沒有嫡女,母親不會放我去與那些庶表姐妹親近."

程可佳知道卓家是有嫡表姐妹,卓家對待女子不如程家這般的重視.

房間里,程家三老夫人再跟錢氏說她為何知道那樣消息的事情.

其實是嫡二支老夫人跟程家三老夫人笑著提了提,她的意思,兩家還是要再看一看,只是想在孩子們小的時候,能夠讓兩個孩子有機會多相處.

錢氏聽了程家三老夫人的話,她笑著說:"母親,你說發生這樣的事情,這一樁親事還能夠成嗎?"

程家三老夫人笑著說:"孩子們年紀還小,日後的事情,還要慢慢的說.

只是要換成我們這一房來,我是不會贊成這樣的親事.

那孩子也有十一二歲的年紀,他也不是完全的不知事,只怕也聽說過大人們提議的親事.

這般性子的孩子,縱然會讀書,將來會做官,可是卻不會是好夫婿的人選."

錢氏很是贊成的點頭,越是多情的男人,將來越是能讓嫡妻傷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