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搶男人


玉姑只是這一時心里有些過不去,她又不是真的傻.

程家的規矩,嫡小姐身邊的伴婦,在小姐年滿五周歲後,一定要離了小主子的身邊.

許多的伴婦因此也拿了厚賞之後,她們和家人就此離了程家.

玉姑早在照顧程可佳前,就已經和家里人想得明白.

只是她家的事情多,家中公婆身子弱,他們一家人要是離了程家,縱然拿了主子恩賜的厚賞,也過不了幾年太平生活.

玉姑因此對程可佳一直守著本分,盡著下人忠心.

只是人與人相處的時間長了,程可佳又是一個非常不多事的主子,她對程可佳那可能不生感情.

玉姑行事有分寸,程家三老夫和卓氏看在眼里,也知曉她家的情況.

她們婆媳兩人願意留下這樣的一個忠心本分的下人,也願意讓別的下人看的清楚明白,嫡三支的主子是如何對待忠心的人.

玉姑回頭笑著跟門房婦人說:"你又在胡說什麼,我只是瞧一會小姐的身影,覺得小姐這些日子,她又長高了一些."

門房婦人瞧一瞧玉姑面上的神色,笑著說:"是,是我胡說.玉姑,你這樣的機靈人,自然比我這個粗人明白."

兩人笑著交換一下神情,彼此都覺得對方是可以交往的人.

程可佳帶著兩個小丫頭去到格園,程可靈不在格園.

錢氏笑著見了程可佳,她很是親切的拉著轉身要走的程可佳的手說:"佳兒,你陪大伯母說幾句話."

程可佳笑眯眯的瞧著她,點頭說:"好."

錢氏瞧一瞧身邊的人,那婦人笑著拉著兩個小丫頭的手,說:"走吧,我帶你們去烤一烤火."

兩個小丫頭懂規矩的瞧向程可佳,見到她點頭後,兩個小丫頭歡快的跟著那婦人走了.

房里只有錢氏和程可佳兩人,程可佳好奇的問錢氏:"大伯母,你要和我說什麼話?"

錢氏面上微微流露出不太好意思的神情,她一個大人用這種方法打聽公婆之間的事情,她都有些羞澀去看程可佳澄清的眼眸.

程恩德特意來跟她商量過,這快要過年的日子里,一家人也要平平和和過一個好年.

程家三老太爺夫妻之間的尷尬相處情形,實在是讓人瞧得太過清楚明白.

錢氏伸手摸一摸程可佳的頭,低聲問:"你祖父和祖母可曾互相說過話?"

程可佳輕輕的點頭說:"祖父和祖母說話."

程家三老太爺夫妻之間的不對勁,程可佳自然瞧得明白.

只是那對老夫人要在她面前裝作無事一樣的情形,程可佳只是一個孩子,她自然是不會明白大人之間的不對勁.

錢氏瞧一瞧程可佳,想一想,又低聲問:"佳兒,你可聽見你祖父和祖母說了什麼話?"

程可佳瞧一瞧錢氏的神色,她很是認真的想一想,點頭說:"祖父跟祖母說,外面雪大.

祖母說,每一年的冬天都是這般的雪大."

程家三老太爺夫妻在程可佳面前說得最多的是天氣,而且說來說去,也就是這兩句話.


錢氏瞧著程可佳輕歎兩聲,這孩子年紀太小了,她就是有心要打聽事情,她也不會明白.

錢氏伸手再摸一摸程可佳的頭發,說:"大伯母關心你祖父和祖母,就多問了問.

佳兒,你可別跟你祖父祖母提大伯母的問話,行嗎?"

程可佳輕點頭說:"好."

錢氏瞧著程可佳稚氣小臉,她笑著說:"你姐姐去尋嫡長房的姐姐們玩耍,你往那方向大路上去."

程可佳歡喜的笑著走了,錢氏頗有些羨慕的瞧著她的小身影,只有孩子才有這般天然的快樂.

程可佳往長風苑走去,只是在半道上,她便瞧見一堆人圍在路上.

她瞧見程可靈在邊上跳起腳往內里打量的情形,她趕緊跑了過去,她伸手扯了扯程可靈.

程可靈回頭瞧見到她,在程可佳要出聲要招呼她的時候,她伸手捂了程可佳的嘴巴.

她湊到程可佳的耳邊,低聲說:"佳兒,別說話."

程可靈牽住程可佳的手,姐妹兩人聽著內里的動靜.

程可佳慢慢的瞪圓了眼睛,她再瞧一瞧程可靈面上感興趣的神色,她伸手扯了扯程可靈.

她湊到程可靈耳邊,低聲說:"走."

程可靈很有些不舍的瞧了瞧那給圍了起來的人群,她還想要繼續聽下去,然而程可佳拼命的把她往回扯.

姐妹兩人直接回到格園,程可靈是滿臉不高興的神色瞅著程可佳.

錢氏出來瞧見她們姐妹兩人臉上的神色,她特別好奇起來,這對姐妹平時可是一直很是親近.

錢氏瞅一眼女兒面上的神色,再瞅一眼程可佳面上不高興的神情,又瞧一瞧她們不曾分開的手.

她笑著招呼姐妹兩人進房去,她吩咐下人們趕緊送熱水進來.

程可靈姐妹由著下人們服侍洗了臉,她們兩人又洗了手.

程可靈直接偎到錢氏的懷里,她抱怨說:"母親,好端端的一場熱鬧,給佳兒鬧得我都沒有辦法看下去."

錢氏有些好笑的把她拉得坐端正,笑著說她:"在妹妹面前,你要有一個當姐姐的樣子."

程可靈立時坐正起來,她瞧一瞧坐得無比端正的程可佳,她伸出小手指去戳一戳她,說:"佳兒,你要坐這般正做什麼?"

程可佳抬眼瞅著她,說:"姐姐,我在想事情."

錢氏聽程可佳的話,她一下子笑了起來,只有板凳高的小人兒,她還一臉嚴肅神色跟人說,她在想事情?

程可靈瞧著程可佳問:"那佳兒你想的都是一些什麼事情?"

程可佳歎息著說:"我們剛剛聽到她們說搶男人,我在想搶男人的事情."

"噗."錢氏剛喝進去的一口水全噴了出來.

錢氏用帕子擦拭乾淨嘴上的水印,她有些生氣的瞧著程可靈,說:"靈兒,你帶妹妹去了什麼髒地方?你還讓她聽到那些不能入耳的話?"

程可靈一臉驚慌神色,她連連的搖手說:"母親,不關我的事情.真的,我不會帶佳兒去不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