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聯姻


程方午笑著叫了程可善姐姐後,他一臉歡喜神色瞧著程可佳說:"佳兒,你來了."

程可佳瞧著程方午也是一臉歡喜的笑容,他們堂兄妹的年紀相近,因他們祖父關系親近,他們常在各自祖父書房里遇見.

程可佳很喜歡程方午這個小堂哥,程方午年紀小小,他可會在程可佳面前端著哥哥的姿態.

程方午現在的身材有些小小胖,在程可佳的眼里,那就是一種可愛的小胖.

程方午拉著程可佳說起看畫冊的事情,小兄妹兩人忙著交換著近來看畫冊的心得.

程可佳跟程方午說:"午哥哥,我祖父書房里又有兩本新的畫冊.

那上面的山,畫得特別的高大峻立.

我祖父說,那是照著真山畫出來的畫."

程方子和程可善原本還想要湊趣逗一下小兄妹兩人,結果聽了程可佳的話,他們頓時覺得這兩個小孩子的世界距離他們還是太過高遠了一些.

他們互相看了看,兄妹兩人對程家三老太爺書房的畫冊也起了好奇心.

程方午很有興趣的瞧著程可佳說:"佳兒妹妹,那下一次我祖父去尋三祖父說話,我跟著去,你把畫冊借給我看一看?"

程可佳聽他的話,她輕點頭說:"好,你來的時候,你讓人跟我說一說.

只是你要快一些和大祖父來,我那兩本畫冊都看了一遍."

程方午羨慕的瞧著程可佳,程家大老太爺的書房可沒有什麼畫冊看.

程方午低聲跟程可佳說:"佳兒,我祖父的書房都沒有畫冊看.不過,我知道大哥哥這里有畫冊看.

來,我帶你去里面看畫冊."

他們這對小兄妹抬眼瞧一瞧兄姐們的反應,只見到他們都不曾抬頭望一望他們.

程方午和程可佳互相笑了笑,兩人輕悄悄的往內里走,自以是的避開房里的兄姐們眼神.

程方子兄弟和程可善三人瞧見到兩個小的悄悄躲藏的舉動,他們互視笑了笑,也不去揭穿兩個小的小小心機.

程方子內里書桌下面放著一塊皮墊子,程方午帶著程可佳坐在皮墊子上面.

他的手伸到旁邊一側的書桌下面摸了摸,他很快拿出一本畫冊遞給程可佳.

程可佳很是歡喜的翻了畫冊,這一本畫冊瞧上去是給人翻閱了無數遍,然而程可佳不曾看過這種畫冊.

他們小兄妹湊在一處看畫冊,程方午低聲跟程可佳介紹說:"大哥哥這里還收藏了許多畫冊,只是他現在不會給我們看.

佳兒,等到你再大一些,我們再一起跟大哥哥要求看他收納起來畫冊."

程可佳輕輕的點頭,她現在的年紀,也只是翻看畫冊的年紀.

程方子悄悄在門口來看過他們兩人,見到兩小坐著珍惜的翻看到畫冊,他笑著轉回去坐在書桌前寫大字.

程可善和弟弟程可寅兩人瞧著程方子的神色,他們也跟著悄悄往內里去瞧了瞧後,再返回來看書.

書房里氣氛安甯,只有筆過紙張的聲音,只有翻著書頁的聲音,只有兩小兒偶爾悄悄的話語聲音.

程家大老夫人的房里,氣氛卻顯得有些沉悶.


程家大老夫人看著程家三老夫人歎息著說:"她們想要如何,你便成全她們的心願?

你就不曾想過,那些養不熟的白眼兒狼反而不會領你的恩情?"

程家三老夫人笑瞧著程家大老夫說:"大嫂,我懂你為我著想的心思.

其實我想的明白,我把事情應承下來,只是想著女人這一生過得太不容易.

我和她們終究是有一場母女緣,她們這些年和她們的姨娘也不是多事的人.

她們想要那樣的姻緣,那就成全她們.

她們如今這般大了,我也盡了提醒的責任.

其實說到底是我們母女的情分薄,所以她們也不信我待她們的好心."

程家大老夫人婆媳聽了程家三老夫人的話,她們婆媳同時嘲諷的笑了笑.

木氏歎道:"三嬸一向對待她們很是平和慈愛,有這樣好的嫡母,一般懂事會想的人,又記得姨娘的生恩.

她們會樂意嫁在近處,這樣在夫人家不管日子順或不順,她們也能與娘家繼續親近往來."

程家三老夫人對庶女自然不會有多麼的情深意重,可是她從來不曾苛刻對待過庶子庶女.

程家三老夫人不曾存過要誤庶子女的心思,她有的時候,她還願意去成全他們的想法.

程家大老夫人在一旁低聲說:"她們樂意遠嫁,那我們便成全了我們和她們的這一場母女緣份吧."

程家許多的庶女們,在能夠選擇的時候,她們大多數選擇了遠嫁.

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三老夫人都是經了事的人,自然多少明白庶女們願遠嫁暗藏的心思.

程家三老夫人一樣低聲說:"大嫂,她們不曾經事,自然不知道萬一良人變了後,那世事對女人的打磨."

程家大老夫人瞧一眼程家三老夫人說:"你始終心善."

木氏手里還有合適的人選,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三老夫人參看過後,她們還是為兩個庶女挑選官媒認可下來的人選.

程家大老夫人笑著跟程家三老夫人說:"原本給你那兩個庶女挑選的兩個對象,他們除去家世差了那麼一些,其實還是有前程.

說起來,我覺得那兩個庶女如果不是生在我們程家,她們反而有些配不上別人的好人品好本事."

程家三老夫人聽她的話,笑著說:"有時候,福氣都送到面前去了,她們不願意彎腰去拾,我們也不能壓著她們去拾.

再說我們縱然能壓制她們接受了福氣,她們要是一直無心,她們到頭來也會受不住那沖天的福氣.

她們現在自願的事情,那將來她們的日子好好壞壞,也怨不得任何的娘家人."

程家三老夫人行事明快,她派人把消息送去給兩個庶女.

雖然象這種外地的姻緣,有官媒查實雙方家庭的消息.

可是程家大多數的人,對這樣的姻緣是持懷疑的態度.

那些外地的人家,他們願意結下都城的親家,一般情況下,他們的家族都是有所貪圖.

特別是這種不拘世家女子嫡庶身份願意聯姻的人家,只怕所圖就是跟都城世家扯上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