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留


程家三老夫人好笑的瞧著他,說:"你這是敢做不敢認嗎?.

我是想讓佳兒早早透過你的表現,讓她看清楚這個世間男人的本質.

她在嫁人的時候,她便會明白男人的話,女人是不能完全相信,這對她是有大好處,免得她象我當年嫁進來後一樣的犯傻.

我那時的傻樣,你私下里大約是嘲諷的笑了好多年吧."

程家三老太爺聽程家三老夫人的話,他下意識的搖頭說:"你那時候很好,比你現在好太多."

程家三老夫人大笑了起來,她笑得眼里泛起淚,她笑著搖頭跟程家三老太爺說:"我現在不傻了,你又失望了?"

程家三老太爺望著程家三老夫人緩緩的搖頭說:"我不失望,只是覺得那時節,我應該再問一問你.

而你要是當時跟我說,你不喜歡她們,我也不會收納了她們."

程家三老夫人聽他的話後,她瞧著他很是意味深長的笑著說:"老爺,原來那些女人都是這般的哄著你.

難怪這些年來,你對待她們一直是情深意長."

程家三老太爺發現,他現時跟程家三老夫人說任何的話,她的心里面都不會願意去相信他的誠意.

程家三老夫人進程家後,在最初那幾年走過的路,她覺得上面幾乎都落滿了,她在那些暗夜里里悄悄流過的淚水.

那時候,程家三老太爺當著程家三老夫人的面,他表面上對待妾室瞧著是有些冷淡.

然而在他不在的時候,那些前來請安的女人,她們會故意露出一些痕跡給程家三老夫人看.

程家三老夫人一次又一次無意當中瞧見那些痕跡,她對程家三老太爺的心,那是一天比一天冰凍.

程家三老夫人的話,直接把程家三老太爺想要說的話噎住了.

程家三老夫人也無心跟程家三老太爺再糾結下去,她和他商量說:"花自飄零水自流,我願意成全她們的心願.

只是老爺要是實在舍不得兩個女兒,一定要違了她們的心意,也要她們嫁在近處.

那事後,老爺去與她們解釋.

我是不想與老爺為了她們的事情起什麼爭執.

反正事情不曾決定之前,一切還來得及去改變."

程家三老夫人對兩個庶女嫁去那里的事情?她只要她們嫁的時候,那人家不會傷程家的體面,她便不會有多余的意見.

程家三老太爺聽她的話,他的面色微微的變了變.

程家三老夫人等著他發話,結果他最終只是說:"那依了她們的心願行事吧.

她們的姨娘都舍得她們遠嫁去外地,舍得這一世兩人難有機會再相見,我又有何舍不得.

我何必去做那個壞人.你跟長房說一聲吧,明年春天正好是佳期."

程家三老夫人是懶得理會他心里的糾結,反正她只看見程家三老太爺再一次肯定了心意.

她輕輕點頭說:"行,我覺得侄子媳婦一向對這些大事用了心思,如今這樣一來,打亂了她的計劃.


我還是快些過去與她說一說話."

程家三老太爺一直沉默,程家三老夫人便起身出了房門.

程家在院子里派人去尋了程可佳過來,祖孫兩人往嫡長房走去.

在路上,程可佳笑著跟程家三老夫人說話,她說了院子里的六盤花,也說了前院和後院的路.

程家三老夫人原本沉悶的心思,在聽見孫女說的那些事情後,她笑了起來,說:"佳兒,那路又惹了你?"

程可佳瞧著她,慢慢說:"祖母,那路上有一個坑,佳兒怕跌倒,走路要當心啊."

程家三老夫人只覺得孩子的世界里,一個小小的坑都是大事情.

她笑著說:"等一會回來後,我讓人填了那個坑."

程可佳搖頭,她用小手比了比,說:"祖母不急,等到那個坑再大一些再填.我已經往那個坑里補了兩塊小石頭."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孫女比劃出來坑的大小,她很是好笑的跟程可佳說:"佳兒,那不叫坑,那叫小洞."

程可佳笑著點頭說:"祖母說的是,那就是一個小小洞."

祖孫兩人說著話,等到嫡長支長風苑的院門口的時候,程家三老夫人已經是滿臉的笑意.

長風苑的守門人,他一邊派人往內里傳話,他一邊很是恭敬的迎程家三老夫人祖孫入內.

程家三老夫人和程可佳在院子門口緩了片刻,很快便有迎客婦人迎了出來.

程家三老夫人微微笑著問:"你們老夫人現在有空嗎?"

迎客婦人笑著說:"三老夫人,我們這邊已經派人送消息給主子了."

長風苑比青正園要大一些,院落連著院落,程家三老夫人祖孫跟著迎客婦人往東邊正院行去.

程家大老夫人接到消息,她略略的怔了怔後,笑著跟身邊人歎道:"三老夫人一向是嘴巴說得硬氣,其實她是心底最軟和的人."

程家大老夫人出了房門,正好她的大兒媳婦木氏趕了過來與她說話.

木氏跟程家大老夫人笑著說:"母親,你有事要出門嗎?"

程家大老夫人笑著說:"你三嬸過來尋我說話,我現在去路上接一接她."

木氏笑瞧著程家大老夫人說:"那我陪母親去迎一迎三嬸,正好有事要跟三嬸說一說."

她們婆媳兩人迎了出去,程家大老夫人跟兒媳婦說:"你三嬸只怕是為那兩個庶女的事情來的,要是還有能商量的地方,你給予你三嬸方便吧.

這一次你三叔主動回青正園,我心里正暗暗的為你三嬸覺得高興.

結果現在知道你三叔是為兩個庶女親事回青正園,我想著你三嬸的心情,我都替她覺得委屈."

木氏笑著寬慰程家大老夫人說:"母親,三叔為人板正,他應該不是那種會為妾室和庶女做決定的人.

我覺得那兩個庶妹的親事,只不過是湊巧了一些."

程家大老夫人瞧著兒媳婦說:"你也一樣的心軟,你啊,有時也別太過賢慧了一些,現在真兒也嫁了,你們是快有外孫子的人.

有些事情,你不也能由著老大的性子來,那些不安分的人,也別留著她們來養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