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陪


卓氏聽程恩賜說的話,他敢說,她還不敢聽.

卓氏笑著說:"三爺,父親為人剛正,母親是寬厚的人."

程恩賜瞧一瞧卓氏,只覺得她的行事太過小心謹慎了一些.

卓氏自然瞧明白程恩賜的眼神,她微微的笑了一下,她一個小輩兒媳婦,她要是同程恩賜這般的行事.

程家三老夫人對待縱然再寬容,只怕也容不了她多時.

程恩賜和卓氏猜測著程家三老夫人大約只是一時的心思,卻不料,程家三老夫人這一次是真正動了遠行的心思.

程可佳瞧著程家三老夫人和她的貼心管事婦人,兩人拿出著帳本,在盤算出行要用到的銀子.

程可佳在之前一直以為嫡三房是程家最窮的一房人,平時要靠著公中補貼著過好日子.

現在她在一旁聽著管事婦人報的那些進帳數目,她用小手指捏來捏去,最後她用了腳趾,還是覺得不夠用.

程家三老夫人盤算了能夠用的銀子後,她輕舒一口氣說:"這一輩子我都從來不曾為自個活過一天.

我現在到了這樣的年紀,我兒子和孫女孝順,他們願意陪我去江南,我就不用再多想了.

明年,等到春暖花開,我們在江南春雨里賞最美的景色."

程可佳一不小心中挖了一坑,她和程恩賜這對可喜的父女卻跟著跳了坑.

程家三老夫人很是歡喜的舒了一口氣,說:"半生的拘謹日子里,我總算把日子過得有奔頭了."

程可佳瞧著她,低聲說:"祖母,我去睡覺了."

程家三老夫人去江南的心思,難得的轉到程可佳的身上.

她瞧一瞧程可佳沒有精神的模樣,她牽著孫女的手出了房門.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程可佳上了床睡覺,她跟守著的玉伴婦低聲說:"明年,佳兒大了,你有什麼想去的地方?"

玉伴婦一臉不舍的神色望著閉眼睡覺的程可佳,除去程可佳傷頭事件外,玉伴婦是難得遇見這樣一位省心的小主子.

玉伴婦低聲說:"我聽主子們的安排."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她,想一想,說:"那我和三夫人商量一下,看把你安排在什麼地方合適."

玉伴婦滿臉驚喜神色瞧著程家三老夫人,她原以為她會給打發出去,或者是隨便安置在一處做粗婦.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她面上的神色,她笑了:"你待佳小姐的忠心和體貼,我們當主子的自然是瞧在眼里."

程可佳聽著她們兩人的話語,原本還想多聽一會,結果她很快的睡熟.

程家三老太爺在書房先是看了一會書,然後他心情不快去看了老妾,又跟庶子庶女說了話.

程家三老太爺這一夜便順勢睡在老妾處.

程家三老夫人早上接到消息,她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她跟身邊婦人笑著說:"老爺這是老當益壯,想來我們這一房還是能繼續添上人口."

那老婦人很是溫順的低著頭,程家三老夫人瞧著她歎道:"當年我與你說,我不介意多你一人.

那時節,老爺也是喜歡你的溫順.

可是你傻,你堅決不肯,結果呢?你堅持要嫁給你家男人,現在日子平平,你不悔嗎?"


老婦人抬頭笑了起來,說:"主子,我家男人是主子幫我挑選的好男人,我覺得日子平平正好適合我."

程家三老夫人望一望她,說:"各有各的緣法,你覺得好,便好."

老婦人瞧一眼程家三老夫人的神色,她低聲說:"主子,這樣很好,我想主子了,我可以早早來看一看主子."

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眼她身邊粗布衣裳,她歎道;"你這樣想也好,總比那不懂事的爬上枝頭當了半個主子,卻又掉下來粉身碎骨來得好."

老婦人一下明白程家三老夫人的話,程家不知道有多少那樣的丫頭變半個主子後起了貪心,結果最後下場不好的事例.

老婦人正是聽說那樣的事情,在程家三老夫人那時節問她的時候,她做了最為准確的決定.

當然她也知道她如果做了那樣的選擇,她和程家三老夫人的主仆情意也絕了.

老婦人笑瞧著程家三老夫人說:"主子,我們這幾個都是明白人."

程家三老夫人笑瞧著她,說:"你們幾個都不錯,只是她們幾個在外面日子過得舒服一些."

老婦人輕輕點頭說:"主子,都過得好."

程可佳從外面進來,她給程家三老夫人請安後,又沖著老婦人行半禮.

老婦人趕緊笑著避讓開去,她笑著說;"老仆可當不了小小姐的禮."

程家三老夫人笑瞧著老婦人說:"如何當不了?你可是一大早上,就送了她喜歡的果子進來."

老婦人還是輕搖頭,她笑著說:"主子,小小姐喜歡吃脆果子,家里人遇見到了,就順帶買了.

主子剛剛給了我的賞,我要是再受小小姐的禮,那就是我不對了."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她說:"你啊,就是太講規矩,你家大孫年紀也不小了.

等到老爺們休沐這一日,你把他帶進來瞧一瞧."

老婦歡歡喜喜的點了頭後,她順勢跟程家三老夫人告退.

她出去後,程家三老夫人跟程可佳說:"佳兒,這般懂事忠心的下人,我們當主子的人,一定要好好對待他們."

程可佳輕輕的點頭,程家三老夫人瞧著她的模樣,她笑著說:"你懂我的話嗎?"

程可佳再點頭後,笑著說:"祖母,我懂.下人忠心,當主子的要寬厚對待他們."

程家三老夫人早上聽到程家三老太爺消息時不快的心情,在見到程可佳這般懂事乖順的一面時便消散去了.

程家三老夫人在管事們過來說事情的時候,她由著程可佳在一旁安靜的陪著.

嫡三房的內宅事物,說多不多,然而說少卻又還是有些事情.

比如說秋天已經深冷了,各房冬天里要用的炭火還差一些,現在正安排人去城外買置一些進來.

比如說,各房下人們的冬衣布料,已經准備的差不多了,只是廚房里當差人要用的厚粗布要等一等.

總之是每天都有一些家事要處置,都不是急到眉睫的急事,而是一些居家小事情.

程家三老夫人很是平順的處置了這些家事後,管事們退了下去.

程家三老夫人很是舒心的接過程可佳端來的茶水,她喝了一口水後,問:"佳兒,你現在陪祖母還是去森園?"

程可佳笑眯眯的瞧著她,說:"我陪一會祖母再去森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