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鼓動


程恩賜有些急的跟程家三老夫人說:"母親,我是什麼樣的人,你不是早知道嗎?

你早早跟我們兄弟說過,等到佳兒這一輩是會分家出去的.

外面世家的規矩,嫡庶曆來分明.

我們自家分家過後,只怕祖宅這邊都要跟著守規矩.

我又不是不明白的人,我怎會犯那種低級的錯."

程恩賜一邊跟程家三老夫人說話,他的手一邊安撫性的輕輕拍著程可佳的背.

程可佳抬眼瞧著程恩賜的眼神,她直接趴在程恩賜的胸前.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他,輕歎說:"三兒,當年娶卓氏的時候,你是歡喜過她.

她現在容貌比你那些妾室還要美,卓氏為人行事溫善大方又明理.

你有這樣的一個妻子,你如果不珍惜她,一定要傷了她的心,讓她與離心,那我當母親的人,也無話可說."

程可佳抬眼瞧著程恩賜,原來他當年是歡喜過卓氏.

程可佳輕歎一聲,問:"父親,母親不好嗎?你為什麼不歡喜她了?"

程恩賜低頭瞧一瞧她,惱羞的說:"大人的事情,你一個小孩子休得多管."

程可佳輕輕的"哦"了一聲,她瞧著程家三老夫人說:"祖母,你還歡喜我母親嗎?"

程家三老夫人笑了,說:"你母親待我孝順,又對待你父親好,她又疼愛你和你弟弟,我自然是歡喜她."

程可佳瞧著程家三老夫人笑著說:"祖母,我也歡喜你."

程家三老夫人笑眯眯再道:"你母親為我生得你這麼一個好孫女,我那可能不歡喜她."

程可佳抬眼瞧著程恩賜問:"父親,你歡喜我嗎?"

程恩賜很自然的點頭說:"你是父親的長女,父親自然是歡喜你."

程可佳瞧著他笑了,她把臉往程恩賜衣裳上面蹭了蹭,她抬頭笑著說:"父親,我是母親生的,你歡喜我,那你也歡喜母親好不好?"

程恩賜瞧一瞧程家三老夫人那看好戲的神色,他又舍不得讓女兒失望,他點頭說:"我又沒有說過不歡喜你的母親."

程可佳瞧著他皺眉頭起來,程家三老夫人在一旁幫著程恩賜跟孫女解釋說:"你父親的意思,他也歡喜你的母親."

程可佳摟著程恩賜的脖子,她很是親熱的親了程恩賜的臉,說:"父親,我就知道,你最疼愛佳兒."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他們父女那親近的模樣,她的心里微微發酸發燙起來.

她當年要是有這樣一個可人疼愛的女兒,她和程家三老太爺的關系一定會比現在還要好.

程恩賜瞧著女兒這個歡喜的模樣,他抱著女兒又挨著程家三老夫人坐下來.

他跟程家三老夫人商量說:"母親,我想把那人打發了,可是她家里沒有人."

程家三老夫人似笑非笑的瞧著他,說:"你要是真舍得那人,那人也是一個會想的人,那就好打發.

她現在這樣的年紀,還能好好的走下一家."

程恩賜的臉色莫名有些不好看起來,程可佳抬眼瞧著他,只覺得他也是貪心.


這鍋里碗里都想要,偏偏鍋里的還不安分,明明已經碗滿了,它還想要湊一份上來.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程恩賜的神色,她也沒有心思勸什麼.

這一個走了,還會有另一個來.

程恩賜的心思不定,他身邊就不會少了這些人.

程家三老太爺也是近幾年來安分下來,所以程家三老夫人對男人的心思多少是了解了一些.

程家三老夫人是不太喜歡張羅這樣的事情,何況那人還生有一個孩子.

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瞧依偎在程恩賜懷里的程可佳,她微微皺眉頭說:"佳兒,你父親累了,別讓他抱了."

程可佳要起身,程恩賜抱攏住女兒,他笑著跟程家三老夫人說:"母親,就由著她吧.

再過兩三年,我也不適合再這樣抱著她."

程家三老夫人好笑的瞧著他,說:"你已經有了嫡長子,你要是還想要一個嬌嬌的女兒,你們可以努力了."

程恩賜瞧一瞧程可佳的臉,他搖頭說:"我不想再要女兒,有佳兒這樣的一個女兒足矣."

程家三老夫人沒有去提醒程恩賜,他已經有了庶女.

程可佳更加不會提醒程恩賜,她已經不再是他唯一的女兒了,他不久前,才得一個庶女.

有關那人那事,程家三老夫人沒有放在眼里過,卓氏這邊也沒有把那人放在心上過.

程恩賜如果對待那人有心,那人不會故意鬧到森園門前來想要她難過.

卓氏如今的心胸是越發寬廣起來,她自有嫡子後,又見嫡子越大越可愛機靈,她的心便穩了下來.

程恩賜從青正園回來後,他主動跟卓氏商量了對那一位妾室的處置方法.

卓氏聽說他有意把處置權利交給程家三老夫人後,她也只是微微笑著說:"我聽夫君的安排."

卓氏一臉信服神色瞧著程恩賜,瞧得他不由得有些心虛起來.

程恩賜自從當差後,他與同僚們的關系漸漸融洽起來.

他自是了解到許多同僚家中只有一妻,而且從來不曾有什麼嫡庶糾結.

程恩賜對此很有些好奇,然而這是別人的家事,他只能從他們所說的話里面去想象別人的家居說話.

程家嫡庶各自排行居住一宅的事情,已經是都城里特例.

程恩賜想起程家三老夫人提的江南之行,他跟卓氏說了說,卓氏聽他的話,她一時面上浮現出震驚的神色.

程恩賜瞧著她的神色,說:"你也覺得不可信吧?"

卓氏壓制住幾乎要驚訝叫出來的沖動,她連連點頭說:"母親不是喜歡四處走動之人."

程恩賜輕歎一聲,說:"我去跟大哥提了提,大哥不信,他說是我鼓動了母親."

卓氏瞧著程恩賜看了一會後,她搖頭說:"夫君最近都沒有假期,你不會去鼓動母親去那麼遠的地方."

程恩賜瞧著卓氏的目光很帶有幾分情意的說:"還是我家媳婦兒相信我.

如果有誰鼓動了母親,我覺得大約是父親不知又做了什麼招惹母親不快的事情.

母親一時心氣不平,剛好有這個機會,她想出去走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