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暗憂
g,更新快,無彈窗,!

程可佳摟著程恩賜的脖子笑了起來,她很是親近的跟程恩賜說:"父親,你在外面辛苦一天.

等一會,佳兒服侍你的喝茶啊."

程恩賜笑了起來,說:"好.佳兒親手敬上的茶水一定好喝."

程可佳笑眯眯的瞧著程恩賜,她的眼光已經掃到森園院子側門前,一個年青嬌柔女子懷抱一個孩子立在那里.

程恩賜自然瞧到那人,他微微皺了眉頭.

他瞧一瞧懷里笑得歡喜的女兒,他走近後,他沖著那女人低聲訓斥道:"你還不退下."

那個年青女人眼含淚光瞧著程恩賜,她再瞧一瞧他懷里的程可佳.

她低頭瞧一瞧懷中孩子,她低聲說:"孩子想見父親."

程可佳在心里暗歎一聲,她直接把臉埋進程恩賜脖子處,她不知道程恩賜是什麼眼光來的,怎麼一個個都不安分.

程家三老太爺一樣有庶子庶女,可是他們從來不敢隨便在青正園門口故意晃蕩.

程恩賜感覺到程可佳的不高興,他的臉完全黑了下來,說:"這麼小的孩子,他會想父親?"

他感覺到程可佳的溫暖,他那一句到嘴邊的"是你想男人"的話,終是咽了下去.

程恩賜抱著程可佳進了森園,程可佳抬眼瞧見那個女子眼里妒忌的眼神.

程可佳自是聽說這個女子的來曆.

一年前,程恩賜無意當中英雄救美一次,而那個窮苦人家的小女子執意要報恩為妾.

程恩賜憐惜她的清貧家境,又見到她誠心誠心甯願賣身為奴婢都要跟著他,他一時感動應承下來.

卓氏的心里是萬般的不舒服,她也由著程恩賜去了.

程可佳覺得程恩賜大約是相中的那個女人的美貌,便在那個女子求上門來順水推舟應承下來.

卓氏在家里,很快聽說了外面的那一出,她的臉色變了變,她跟身邊人說:"這是給臉都不要臉了.

她這是想男人,都逼到門口來,還要借著孩子來說話.我聽一聽老爺會怎麼說."

程恩賜抱著程可佳進了房,卓氏瞧一瞧這對親近的父女,她沖著女兒伸手說:"佳兒下來."

程可佳乖順的滑下程恩賜的身子,她笑著給卓氏請安後,她扯著程恩賜坐下來,說:"女兒給父親母親敬茶."

卓氏瞧著程可佳的笑臉,再瞧一瞧程恩賜穩坐下來的樣子,她笑著說:"好,那我們喝一杯你倒的茶水."

程可佳歡歡喜喜的到了桌子旁,她把程恩賜的茶杯擺上後,又見卓氏拿起她面前喝了杯中的水.

她提起小茶壺,給程恩賜倒上一杯茶,很是恭敬的雙手捧茶杯說:"父親,請喝茶."

程恩賜笑著接過茶杯,他喝一口後,說:"乖."

程可佳又歡歡喜喜給卓氏倒了一杯茶,她雙手捧茶杯給卓氏說:"母親,請喝茶."

卓氏瞧一瞧程可佳的小模樣,她笑著接了茶,她一樣喝一口茶,說:"佳兒倒的茶水香."

程可佳望著卓氏笑了,她四處望一望問:"母親,弟弟呢?"

卓氏伸手撫頭說:"你弟弟去格園了."

程可佳笑了起來,說:"父親,那一會我們去大伯家用晚餐."

程恩賜瞧著卓氏的神色,他笑了起來,說:"我陪你母親用餐,你去你大伯那里用餐."

程可佳歡喜的笑了,她笑眯眯瞧著程恩賜說:"那父親要一直陪著母親,我們在大伯那里用餐後,便回來跟父親母親說話."

程恩賜笑著應承下來,程可佳便由著管事婦人陪著去了格園.

房里,程恩賜望著卓氏說:"我知道你為人寬善,可是那樣一個沒有你主母的人,你不必這般善待她."

卓氏望著程恩賜苦笑著說:"老爺,你每月必去她那里三日.我要打發了她,只怕你的心里跟著不舒服.

老爺,我早跟你說過,你身邊的人,她們進進出出都由你做主.這樣一來,也不會損了我們夫妻的情份."

程恩賜頓時無話可說,他想一想說:"那再瞧一瞧吧."

卓氏望著程恩賜說不出心里的失望還是無語,她沉默一會後說:"我聽老爺的話."

程恩賜瞧著卓氏面上的神色,他皺眉頭說:"我們夫妻多年,你有任何的話,你都可以跟我說一說."

卓氏在心里苦笑了起來,她如果不是生了一對可愛的兒女,以程恩賜隨性的性子,只怕她這個妻子也不會在他的心里有幾分重量.

卓氏瞧著程恩賜緩緩道:"老爺,我的心里還是盼著能夠為你生多幾個嫡子."

程恩賜一下子笑了起來,說:"好.女兒,我也一樣的歡喜."

卓氏瞧著程恩賜面上的笑容,她跟著笑了起來,說:"我擔心生不出來如佳兒這般得老爺心的女兒,到時候,老爺瞧著小女兒會失望."

程恩賜在卓氏提及程可佳的時候,他滿臉的笑容跟她說:"你別說,我覺得那些跟佳兒同年紀的小女子們,全沒有我們佳兒可愛靈巧."

卓氏瞧著程恩賜面上的笑容,她笑了說:"老爺把佳兒教導得好."

程恩賜覺得卓氏這話說得對,他對程可佳還是用了一些心思去教導.

程恩賜瞧著卓氏笑著說:"佳兒象我,大氣.你啊,想法太多,心思太過細膩,遇事又喜歡藏著不說.

佳兒可不是你這樣的性子,她遇事總會跟我說."

卓氏微微笑了起來,程恩賜如此寵愛女兒,程可佳年紀雖小,卻也知道當父親的待她的好.

卓氏也不去跟程恩賜爭這些事情,她笑著說:"佳兒象你,我覺得女兒象父,她將來出嫁後一定會幸福如意."

程恩賜卻不喜歡聽卓氏提及程可佳將來的事情,他有些不喜的說:"佳兒才多大的人,我們現在用不著去為她想將來的事情."

卓氏想著程家的一些約定習俗,她想起那些後來被雙親放棄的女子.

她有些擔心的跟程恩賜說:"老爺,萬一我們佳兒只是生得一雙美手,她卻沒有習得精湛繡技的巧手,你會對她失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