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自信園出來,祖孫四人坐在馬車上面,程家三老太爺心情頗好的問孫子孫女,可曾聽懂了曲兒.

程方房兄妹三人齊齊搖頭:"不懂."

程家三老太爺笑著舒一口氣,說:"不懂才是正常."

程方房兄妹三人互相看一看,程方房鼓起勇氣請教程家三老太爺.

"祖父,我們聽不懂小曲兒,你不會覺得我們笨?"

程家三老太爺伸手摸一摸他的頭,說:"你們此前從來不曾聽過小曲兒,又如何會聽得懂這些彎彎曲曲多變的曲調.

等到日後,你們有興趣,自然會慢慢聽懂.你們無興趣,不懂也算不上多大的事.

我們家不會專門去養懂得這方面的紈绔子弟."

程家是會放任一些子弟,由著他們在規矩內自由散漫成長,這樣便不會有太多的能干人去分散家族里的有限資源.

程方房是程家三老太爺的長孫,而程可靈和程可佳是他兩個兒子的嫡長女,在程家三老太爺的心里面,他們都是不容許散漫成長的人.

程方房瞧一瞧程家三老太爺,他便不再開口尋問下去.

程可佳手捂住嘴巴,她秀氣的打了一個呵欠後,說:"祖父,這小曲兒聽了想睡覺,我一直捏胳膊才沒有睡."

程家三老太外趕緊伸手把她的衣袖拉上去,那上面有幾個紅紅的印子.

程家三老太爺頓時有些心疼的跟她說:"下一次,你只管睡,有祖父守著你."

程可佳瞧著程家三老太爺問:"祖父,你下一次還要帶我和哥哥姐姐聽這不懂的小曲?"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她,說:"你們不喜歡跟祖父一塊出門?"

程方房和程可靈兄妹趕緊搖頭,程可佳也跟著搖頭說:"喜歡,可是我不想聽林睡覺的小曲兒."

程方房兄妹在一旁輕點頭,程家三老太爺瞧著他們三人的反應笑了起來,說:"好,我們下一次換地方聽熱鬧的曲子."

程方房兄妹三人對程家三老太爺執意要聽曲的事情,他們無任何反對的意思,反正他們現在的年紀,無大人帶領著還出不了門.

程可佳很是歡喜的跟程家三老太爺說:"祖父,你喜歡聽熱鬧的曲子?"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小孫女眼里的興奮神色,他笑著搖頭說:"我有空時,我帶你們兄妹去長一長見識.

免得你們將來出門,與同伴說話,你們聽不懂別人說的是什麼."

他的眼光掃過程方房,瞧得他微微低頭害羞起來.

程家三老太爺一行人歸了家,程方房程可靈給程家三老夫人請安後便回去了.

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瞧滿臉興奮神色的程可佳,她再瞧一瞧那眼里帶著得意神色的程家三老太爺.

她果斷的沖著孫女招一招手,程可佳很懂事的搬了一個凳子在她腳邊坐下來.

程可佳抬頭望著程家三老夫人說:"祖母,那小曲兒好聽,就是聽得我有些睡覺.

祖母,下一次,你讓祖父帶你去聽小曲兒."

程可佳在信園見過有婦人在家人陪伴下聽曲兒,而且瞧著那些人的神態,都有些象是恩愛的夫妻.

程家三老夫人聽程可佳的話,她側頭瞧一瞧程家三老太爺面上的神色,她笑了起來說:"好."

程家三老太爺眼里閃過歡喜神色,他瞧著程家三老夫人說:"那我們明天去信園,我讓小的去訂桌位."

程家三老夫人還不曾反應過來,程家三老太爺難得的反應敏捷起身已經出去吩咐事情了.

程家三老夫人的手指輕輕戳一下程可佳說:"那明天也帶你這個小人精去聽小曲兒."

程可佳瞧著程家三老夫人笑了起來,說:"祖母,我陪你和祖父一起去聽小曲兒."

程可佳四處打量一下,她問程家三老夫人說:"祖母,我父親還有多久回來?"

程家三老夫人打量一下沙漏時刻,笑著說:"你父親快回來了.你心急想去森園了?"

程可佳笑著點頭說:"祖母,我想跟母親和弟弟說一說聽小曲兒的事情."

程家三老夫人瞧著她輕歎一聲,緩緩說:"那佳兒就不想與祖母仔細說一說聽小曲兒的事情?"

程可佳瞧著程家三老夫人的神色,她趕緊笑著說:"祖母,那我先和你說一說啊."

程可佳很是用心的把信園里沖突學給程家三老夫人聽,至于那什麼小曲兒,她很有良心跟程家三老夫人說了實情.

"祖母,那小曲兒唱得都好聽,可是我全沒有聽懂.

祖母,祖父懂.一會,祖母讓祖父說給你聽,好嗎?"

程家三老夫人伸手摸一摸程可佳的頭,說:"佳兒,那些閑話,你不用多聽.

你只要記住一點,程家老姑祖婆品行端正,她對得起所有的人,她對程家是有大功勞的祖宗."

程家三老夫人說的時候,她的語氣里一樣有著驕傲.

當年那位武官家太過小瞧程氏,自以為迎得家世好的新人進家,自以為從此之後,他們家就會繁榮向上.

結果那般的好光景,也不過是短短的幾年.

那新人的娘家,也不會一味的支持一個外嫁女的夫家.

而程家在風雨飄搖的時候,則多虧這位精明果斷的程氏家里家外幫著當家理事.

當年那對老祖宗夫妻都是難得的開明人,他們容得下程氏的精明能干,又支持她在家中的操勞付出,而且從來不曾向外隱瞞過程氏對家中興旺的付出.

程家三老夫人當年許嫁進來,她最初是一心想和程家三老太爺好好過日子.

她那時候以為有祖宗如此,程家三老太爺多少會相像一些祖宗的為人行事.

那一對老祖宗夫妻年青時相扶持,年老時相伴終老.

程家三老夫人聽人說,那位老祖宗身邊自始自終只有妻子一人.

程家現在的嫡庶共相處情形,那也是下一輩嫡長子多情的事情.

程家三老夫人那時候太過年輕了一些,對婚姻生活有太多美好的想法.

她忽視她的母親私下里打聽來的消息,那位老祖宗為何終一生只有一妻?

那時有人暗傳過,那位老祖宗的身體不太好,一妻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