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操練
g,更新快,無彈窗,!

武官知道實情後,他立時趕到程家求見程氏

程氏原本是不想見他,只是他久候不走.

後來還是程氏嫡親弟弟與她說:"姐姐,你既然不再念著那樣的一個人.

那人是不修私德,可別的事情上面,他也不曾針對過我們程家.

你還是去見一見,你認為舊事在你和孩子出他家門那一天已經了結.

可是他的心里面,只怕那事掀起來,那舊事就不曾了.

你與他徹底的了一了,從此之後,你們山高水長永不相逢."

程氏願意見武官,闊別多年,這對前夫妻一直不曾相見過.

程氏老了,然而她在程家生活的自在悠閑,她把日子經營得有奔頭.

程氏比武官想象的要年青太多,他後娶的妻子,比程氏年紀小許多.

可是如今兩人要是有機會在一處,一照面,就象是兩輩人.

程家此時家業興旺後繼有人,庭院處處顯示出興家氣派.

程氏穿著錦繡家居服,她的身邊跟著兩個隨侍的大丫頭.

她瞧著武官的時候,只是最初眼里閃過驚訝的神色,過後,她的眼里再無風雨.

武官瞧著程氏反而是萬般的不適應,在他的心里面,離了他後,程氏縱然在娘家,那日子也是淒苦.

然而程氏紅潤的面相和恬靜神色,以及下人們對她處處表現出來的尊重,程氏明顯在程家日子過得舒心無比.

武官來時是滿腔的憤怒,在等候程氏的時候,他心頭風景已經掀起新的高潮.

程氏瞧著武官淡淡開口:"我是不想見你,只是你執意要見我,那我就來見一見.

當然,我和你,是不會再有再見的機會.

你想說什麼,就一次說清楚."

武官這些年日子非常平順,幾乎身邊人都不敢質疑他的決定.

他面對程氏的態度,他很有些不悅的沖口道:"當年大夫的話,過後,你為何一直不跟我說?"

程氏聽他的話,她微微愣了愣後,說:"大夫的話?大夫什麼話?"

程氏的確是忘懷了許多舊事,那時程家事情多,她幾乎是來不及傷心,就先要來操心家事.

她回歸娘家之後,程家需要要她出來主事,在嫡親弟弟夫妻不曾歸來前,她要幫著病弱的當家人撐起程家的家業.

程氏的反應,武官瞧得明白,他的心里一下子空蕩蕩起來.

程氏回歸娘家之後,程氏有再嫁的機會,可是她一直不曾再嫁.

武官一直信了旁人的那些閑言,他的心里面也一直認為,程氏的心里是有他這個前夫婿,她才不會願意再許下一家.

然而現在程氏給予的反應,這是生生的打了他一巴掌.

武官記起早起鏡子里,他頭上明顯的白發,他再面對烏發如云的程氏,一時之間,他百感交集.

武官終究還是把來由跟程氏說了說,程氏聽後,她臉上無任何意外反應.

她很是輕淡的表示,這種隱秘的事情,她是真的給忘記了.

畢竟他已經有了新妻,這些事情,自有新人去打理.

她一個舊人,如果還要上心,那豈不是要把自家姓氏送到別人腳下由人踩.

程氏很是自在起身走人,至于武官如何離開的事情,她是一點都不曾放在心上.

武官最後出了程家門,他一直挺拔的腰身自此之後挺不起來.

武官後妻曾氏聽聞武官主動去了程家,她的心里一時之間很是糾結.

她自嫁進來之後,她一直不曾生育,她初時給武官安排通房的時候,她的心里還有些酸楚.

畢竟程氏在的時候,武官身邊是無旁人.

然而武官身邊人一直沒有動靜,曾氏急了,她看過許多大夫,一個個都說她的身子不錯.

然而武官也不是不能生的人,他前面畢竟是有過一個女兒.

曾氏那時候懷疑程氏給武官下了絕育的話,她把這種話說給娘家聽,只是娘家人警告她,千萬不要說沒有實證的話.

曾家的人,在有的時候也懷疑過程氏在離武官家前,她暗地對武官下了黑手.

曾家的人,自那以後,總是尋了機會針對程家人.

程家的人,自然是有理也不會放過曾家人.

兩家人結怨的根由,是都城所有人家的都知曉的事情.

大部分的人,都是覺得曾家行事太過小氣.

只是隨著武官被程氏暗下手害得再無子孫的消息傳開後,大家的心里面曾程兩家的事情,又有了新的認識.

程氏在人前坦蕩,也從來不提舊人舊事.

她每每聽了傳言後,她一笑置之.

有膽大的人,當著她的面打聽消息,她聽後笑著說:"我要是有那等痛快淋漓的好本事,我也不用悲催的帶著女兒歸娘家了."

程氏的性情爽朗,她的話傳出後,大家都信服了她.

武官最終無子的真相出來後,大家瞧著曾家就有一種看笑話的神情.

他這一家人用心攀了這樣一門好親事,結果絕了別人的傳承.

如果當年武官不是一心一意要迎新人進門,又一心一意要哄著新人.

那位老大夫說了,程氏當年是有過心思要好好尋大夫調理武官的身子.

武官那時節年青,也許還是有機會有兒女.

只是曾氏不懂事,她一心想要孩子,她把武官身子淘空無果後,她又尋了一些風流性子女子,把武官身子耗得再無可能.

其實如果不是曾家家大業大,大家想說的是曾氏太過離不了男人的身子.

曾家的女子,自那開始就難嫁了.

而程氏當年在夫家的賢良事情傳開後,程家的女子在姻緣上面選擇的機會多了不少.

何況程家的女子,自程氏歸家後,她們在針線活上個個都給操練得可以隨時上手做衣裳.

有程氏這樣的例子在前面,程家不再嬌慣女兒.

小曲兒的調子響了起來,那男子的小曲兒唱得清亮婉轉,只是那詞,程可佳用心聽了半天,她聽不明白,那人在唱什麼.

她瞧一瞧程方房的神色,他明顯也是一臉莫名的神情.

程可靈低聲問程方房:"哥哥,在唱什麼?"

程方房一臉糾結神色低聲哄道:"再聽聽."

程可佳瞧一瞧程家三老太爺明顯享受的神色,她輕扯一扯兄姐的衣擺,兄妹三人跟著大人們一樣的搖頭晃腦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