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保全


程方房年紀不大,然而他的性子極其的方正.

程家許多的人都說他相像程家三老太爺的為人處事.

然,程家三老太爺則不認同,他覺得兒孫里面,只有三子和程可佳最象他.

程方房的性子是象了他嫡親的父親程恩德.

程方房到底年紀小,多少還是壓抑不住內里的興奮神色.

他很是恭敬的問程家三老太爺說:"祖父,你帶我們去那個園子里聽曲兒?"

程家三老太爺略有些驚訝神色的問:"房兒,你知道幾個看戲的園子?"

程方房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一摸頭,他低聲跟程家三老太爺說:"祖父,我聽他們說,要聽好曲兒,就一定要去信園."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長孫面上的神色,再瞧一瞧兩個孫女面上的佩服神色.

他暗自在心里輕輕歎一聲,自家長子一心一意培養兒女上進,大約是不會帶兒女去聽什麼曲兒.

程家三老太爺輕輕點頭說:"祖父今天帶你們去信園聽曲兒,你們要喜歡,我下一次再帶你們來."

程方房是滿臉的高興神色,他連連點頭說:"好,祖父,這樣他們再提起聽曲兒,我也和他們可以說上幾句話."

程家三老太爺皺了眉頭說:"你堂堂正正的男兒,可不能心迷在聽曲兒這樣的事情上面.

祖父帶你們來聽曲兒,只是給你們機會長一長見識,可不是讓你們就此迷了心思."

程方房立時打起精神,他窘迫得紅了一張臉說:"祖父,我不會犯歐迷糊,我分得清楚什麼是大道,什麼是小道."

程可靈在一旁有些著急起來,她暗暗捏一捏程可佳的手.

程可佳把窗子推了一條縫隙,她往外看了看,她轉頭問程家三老太爺說:"祖父,還有多遠?"

程家三老太爺順勢看了看外面,他轉回頭來說:"再過兩個路口."

程方房暗自輕舒一口氣,他的心里還是怕程家三老太爺板正著的一張臉.

程方房瞧一瞧滿臉笑意的程可佳,他只覺得這個妹妹大約是年紀太小了,她還不懂得什麼是因敬而生怖.

程可靈瞧著程可佳的笑臉,她只覺得祖父待程可佳太好了,以至于程可佳從來不怕祖父生氣.

兩個路口的路,大約一盞茶的功夫,馬車就緩緩的停下來了.

程家三老太爺帶著孫子孫女下了馬車,已經有穿著紫色侍從衣裳的小厮迎了過來.

程家三老太爺身邊的小厮上前說話,程家三老太爺帶著孫子孫女站在信園的門口.

程可佳抬頭望一望門牌子,程家三老太爺低頭瞧一瞧她說:"佳兒,信園是大家所寫,你可得看仔細一些."

程可佳很是認真的看了看,程家三老太爺跟她提過,看字,不單單只看表面,而是要看進字的字骨里去.

程可佳的功力太淺薄,她看來看去,只能看到字的表面.


程方房和程可靈也順勢抬眼望了望,他們兄妹很是認真的欣賞了字.

程家三老太爺也不會站在別人家的戲園子門口來教導孫子孫女的學問,他很快帶著孫子孫女們跟著引路小厮往院子門口進去.

他們進院子門口,第一眼就剛來大型的山水屏風,正正的擋住內里的風光.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三個孩子的神色,他略略的停了下腳步,由著他們三人感歎了一番.

引路小厮是滿臉得意的神色,第一次來園子的人,都會被園子的山水屏風給吸引住.

他們一行人轉過屏風,原以為能夠見到繁華的景象,結果見到的是田園小家的景象.

程可靈和程可佳只是面上略有些奇怪的神色,而程方房則是露出想象不到的神色.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長孫面上神色,只覺得日後得空要多帶他出來長一長見識,免得露出這種太過單純的神色.

引路小厮在前面引路,他隨口介紹說:"第一進院子,是專門用來迎賓的院子,四周種的不是普通的草,是從東南那邊引來的香草.

這種香草夏天時味道最香,最能防蚊蟲."

程可佳仔細的打量了那草,她瞧來瞧去,只覺得就是草,只不過它比普通草要長壽許多.

在秋天這樣的日子,它還生長得青綠.

程方房和程可靈兄妹對香草不太半心,兄妹都是掃一掃而掠過去.

程家三老太爺自然是瞧清楚三個孩子的反應,他只覺得程可佳有時候表現得太過細致了一些.

他們走過前面第一進後,便看到第二進的情景,中間是一個湖,湖上搭建著戲台,而四周是圍著湖而修起來的兩層樓的亭樓.

程家一行人跟著引路小厮走到一處樓梯處,程可佳上樓的時睺,她好奇的瞧了瞧在樓梯下忙碌的仆人們.

程可靈伸手扯了扯程可佳,她趕緊笑著跟上前去.

程家三老太爺早已經定好了位置,正是最最前面的桌子.

引路小厮瞧一瞧程方房兄妹三人,他有些擔心的提醒程家三老太爺說:"程老太爺,可要我幫你調到後面一張桌上去."

程家三老太爺沖著他擺手說:"不必.他們三人都不是愛玩鬧的性子."

程方房已經趴在前面欄杆處看戲台,那上面有來來往往准備的人.

程可佳也有些好奇的跟著要趴過去,她的膽子小,她想起話本子里所言的事情.

她走到欄杆處,她伸出小手輕輕推了推欄杆,然後又仔細的去打量了欄杆.

程家三老太爺瞧剛她的舉止,只覺得回去後,他要好好的仔細的跟程家三老夫人說一說教導方面的事情.

程家三老太爺已經好幾次撞見到程家三老夫人讀話本子給程可佳聽,程家三老太爺事後表示過反對的意思.

只是程家三老夫人坦蕩的跟他說:"佳兒就是太沒有防人心思,所以才會在自家里給人傷了頭.

我現在多讀一些話本子給她聽,她就是一次不上心,我讀的話本子多了,她多少也能聽進去幾分.

她將來遇人遇事,她多少會有幾分防心.我不要求她主動去傷人,可是我要求她一定要能有保全自個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