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小火


程恩賜懶得聽他們姐弟每天一樣的對話,他大步越過他們姐弟往森園走去.

這一時,這對姐弟的眼里,是完全沒有他這個當父親的存在.

程恩賜走到院子門口時,他緩下了腳步回頭望過去.

程可佳牽著程方幸往森園走來,她見到程恩賜停下腳步,她趕緊嚷嚷:"父親,你等一等我和弟弟."

程方幸小腳疊著小腳也拼命往前走,他跟著著叫:"父,父,等."

程恩賜停在院子門口,他笑瞧著著一對兒女奔向他.

程恩賜等到他們姐弟走近後,在他們姐弟直撲過來的時候,他彎腰歎息著伸出雙手抱起一對兒女.

程可佳和程方幸姐弟歡喜摟住程恩賜的脖子,聽著他低聲訓斥:"下一次,你們兩個可不許這般的調皮."

卓氏已經迎到院子門口,她自然瞧到那對姐弟直撲過來的身影,她暗自深吸一口氣.

卓氏黑著臉瞧著程可佳說:"佳兒,下一次不許你和弟弟這般直撲你的父親."

程可佳摟緊程恩賜的脖子,她自然不能跟卓氏,其實她的心里有數,程恩賜一定能接住她的姐弟.

卓氏把程方幸接了過去,程恩賜瞧一瞧頭埋在他脖子處的女兒,他低聲說:"我每一次都接住了他們."

卓氏直接白眼向著他,她瞧著程可佳說:"佳兒下來,你已經這麼大了,可不能再賴皮到你父親身上不肯下來."

程可佳把臉偏到程恩賜別一邊去,她低聲說:"母親,我還小,我可以賴皮父親."

近來,程恩賜最煩別人提醒他,言說程可佳又大了一歲的事情.

他抱著女兒已經進到森園,他停下來跟卓氏說:"我想起來了,我還有話要跟母親去說一說.

我和佳兒不在家里用晚餐了,我晚上也不回來睡."

程可佳滿臉驚訝神色,她可不想父母感情不好.

她摟著程恩賜的脖子說:"父親,你回來要陪母親和弟弟睡,天黑,他們怕."

程可佳眼神清亮的來回打量著父母,程恩賜瞧一眼卓氏眼里惱喜交集的神色,他笑著親一親女兒的臉.

他很是痛快的應承著說:"好,我聽女兒的話,我回來陪你母親和弟弟睡."

卓氏的臉紅了起來,她低聲說:"你要和母親去說話,你把佳兒留下來吧."

程恩賜抱著女兒不松手說:"我一並帶她去吧,免得我一會回來,還是要再送她回去."

程可佳已經見到了卓氏和程方幸,她對程恩賜的決定自然是順從.

卓氏伸手摸一摸程可佳的頭,說:"佳兒,在祖父祖母面前要聽話,可不能調皮搗亂."

程恩賜瞧著卓氏擔心的神色,他笑著安撫說:"你只管安心,佳兒懂事聰慧,父親和母親如今是越發的疼愛她."

卓氏瞧著他,只要面對女兒的事情,程恩賜就有迷一樣的自信,在他的心里面,他的女兒很是聰敏.


卓氏知道程家三老太爺夫妻陸續在教導程可佳識字,至于程可佳認字到了什程度,卓氏隱約是心里有數.

正因為她的心里有數,她反而心生膽怯.

孩子太過聰敏又樣樣皆好,這般好的孩子,她擔心他們留不住她.

這樣的心事,卓氏不敢跟人說,她反而喜歡見到程可佳淘氣的一面,哪怕她每一次會忍不住出言教導她,可是她能夠心安許多.

程恩賜抱著女兒出了森園的院子門,留下程方幸哭叫著"姐"的聲音.

程可佳每每流連的讓程恩賜回頭去,她哄了哄程方幸,又應承明天會來陪他後,他們父女才會再一次離了森園的門口.

森園的人,已經習慣這一家人在院子門口來來去去的這一幕.

程恩賜抱著程可佳走在路上,他低聲跟女兒說:"佳兒,你下一次不能再這樣的縱著弟弟的性子了."

程可佳摟著程恩賜的脖子低聲說:"父親,弟弟還小,等到再大一些,我就會管著他."

程恩賜已經能夠想象到程可佳如何管束弟弟的事情,只是女兒有心,他也不會去反對,反正他們當父母的人,也會在一旁對兒子嚴加管束.

程方幸是他們這一房的長子,他注定了,他的將來不能象他父親這樣的自由散漫的過日子.

程恩賜的侍衛生涯很是平順,他的家景不錯,他與同僚相處的平和,平時休假時,也常和同僚相約去城外山上打獵.

程家的人,眼見到程恩賜是越發喜歡這份差事,又見到他直接轉為正式的官府侍衛後,大家都靜默的等著程恩賜幾時會厭煩差事辭職歸家.

程恩賜有時會挑選一些外面的事情,他笑著說給程可佳聽.

程可佳每每瞧著他臉上的飛揚神情,她相信只要沒有意外的因素影響,程恩賜一定會把這差事做到底.

程可佳每每聽見程恩賜提及那些事情,她都是一臉羨慕神色瞧著他.

程可佳低聲跟程恩賜請求過,她想要程恩賜帶她出去玩耍.

她小小聲音抱怨說:"父親,我只過年的時候去過舅舅,而且我是睡著去睡著回."

程恩賜聽女兒的話,他實在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

過年時,他們夫妻帶著程可佳去卓家拜年.

結果前一晚上給兄姐們吵鬧得少睡的程可佳,在快到卓家門口的時候,她便睡熟了.

程可佳睡熟後,原本程恩賜和卓氏要吵醒她,只是卓家老太爺夫妻覺得程可佳傷了頭後,一直沒有恢複好,還是由著她好好的睡.

程可佳是在回去的馬車上醒了過來,她很是驚訝只是睡了那麼一小會,她便進了卓家又出了卓家.

程可佳就這樣的錯過了一次了解外祖家情況的機會.

程可佳纏了程恩賜多時,由先前的暗示到後來的明示,然後又到賴皮.

程恩賜瞧著女兒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招數,他不得不跟女兒說了實話.

"佳兒,你現在歸你祖父祖母管,你祖父祖母擔心我帶不好你,他們不許我帶你隨便出門."

程可佳頓時熄了希望的小火,程恩賜瞧著女兒的神色,他低聲說:"佳兒,你可以跟你祖父說,想去外面玩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