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想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程叔看了片刻後,說:"那等到要勞作的時候,我叫我大孫子來跟你學一學耕作之事."

程叔沒有推辭的點頭說:"過一陣子,這後院事情多了一些,只要大少爺有空,他隨時都可以過來."

程家三老太爺直接拍板下來,說:"好,那就約那時節."

程家三老太爺說完話,他就直接轉身往外面走.

程可佳跟在他的身後,她的小手緊扯著程家三老太爺的衣角,程叔落在他們祖孫的後面.

"程叔,你父親現在身體如何?"程家三老太爺已經走過第二進院子的時候,他突然回頭問了程叔.

程叔聽他的話,笑著說:"好.他如今整天跟家里人說,他其實還能動上幾年.

只是主子們恩典,他感恩在家里安心的過日子."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程叔微微的笑了,說:"程叔,你父親的性子可要比你的性子開通許多."

程可佳回頭過去,她正好瞧見程叔朝天直接翻了白眼的樣子,她趕緊又轉回了頭.

程叔已經開口緩緩說:"我聽說你們這一房的老爺們的性子也要比老太爺的性子開通許多,他們不象老太爺一樣常年喜歡板正著一張臉."

程可佳抬頭望一望程家三老太爺的面色,他神色很是平靜,說:"是啊,我生的兒子比我強,我驕傲."

程可佳望向程叔,只見他的神色很是郁悶,低聲說:"三老太爺,我也驕傲,我兒子們一個個願意當差做事."

程可佳等了一小會,程家三老太爺沒有說話,程叔也不曾主動說話.

程家三老太爺往前面又走多幾步,他回頭跟程叔說:"你不必一步一步緊跟著我走,我現在回了."

程叔則不曾出聲,他還是跟著程家三老太爺走到院子門口,他這才開口說:"三老太爺,你有空時常來.

只是你孫女年紀太小,還是不要帶她來."

程家三老太爺絲毫不在意的沖著程叔擺一擺手,說:"她只要樂意,我由著她去.她願意來宗院,有你在,我也一樣的放心."

程程家三老太爺和程叔兩人在這時表現得實在是不象主仆,他們之間反而有一種類似朋友的感情.

程家三老太爺和程可佳出了宗院的門,程家三老太爺牽著程可佳的手.

他低聲跟程可佳說:"從前住在此處的老祖宗,是非常英明的人.

這一生,你不必一定要象他那般的能干,但是你的身上一定要有老祖宗傳下來的豁達.

將來縱然遇到難關,你咬牙也能邁過去.

佳兒,你現時不必懂祖父的話,但是你要記得祖父跟你說的豁達."

程可佳輕輕點頭說:"祖父,我聽明白了,我會跟老祖宗學習豁達."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她微微笑了,問她:"佳兒,我們家的宗院好看嗎?"

程可佳抬眼望著他點頭說:"好看,只是沒有人."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她,說:"祖父在你這樣的年紀,瞧過宗院的熱鬧."

程家三老太爺沒有跟孫女說下去,那種熱鬧的日子非常短,仿佛在他記憶里一閃,便再也沒有那樣的好時光.

程家三老太爺沉默下來,宗院如今只是多用在年節時議家事.


旁的時候,大約只有程叔一人獨自守著這一處院子.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程可佳澄亮的眼眸,說:"那一年祖父的祖父走了後,這一處院子從此空了.

然後你大老祖父做下決定,把此處當成我們程家的宗院."

程可佳不管懂不懂她都點了頭後,問:"祖父,那我以後可以來宗院嗎?"

程可佳多少是知道一些事情,她是嫡支的嫡女,可是她不是嫡子,在有些時候,她還是要受拘束.

在宗院,程可佳瞧出來程叔的不樂意,只是程家三老太爺沒有放在心上,她一個小孩子自然是視若無睹.

程家三老太爺聽孫女的話,他只覺得孫女反應還是聰敏,多少瞧出了程叔的一些眼色.

程家三老太爺坦然說:"自然可以,你是程家的女兒,老祖宗是非常開通的人.

他住過的地方,你自然是想去就能去."

程可佳笑了起來,說:"祖父,宗院太安靜,以後祖父來,我陪祖父來."

程家三老太爺伸手摸一摸程可佳的頭,說:"好,下一次祖父來的時候,祖父尋你一道來."

祖孫兩人歡喜的回到青正園,兩人一臉輕松神色.

只是程家三老夫人聽程家三老太爺帶著程可佳去了宗院,而且是從第一進一直走到後院,她的臉色微微變了.

程家三老夫人悄悄尋了玉姑來說話,讓玉如晚上多注意一下程可佳的情況.

程可佳給程家三老夫人請安過後,她跟著一直等在青正園的程恩賜歡歡喜喜的去森園.

程恩賜在路上跟程可佳說:"佳兒,幸兒已經等在院子門口."

他們父女走到能夠看見森園的地方,程方幸已經走出來,在路口等著見人.

他遠遠的瞧見程可佳,便張著雙手奔跑過來.

程方幸很是歡喜的叫著:"姐,姐,姐."

"弟弟,你慢一點,別急."程可佳瞧著他歪斜跑步的小身影,她有些著急的加快腳步.

程恩賜跟著也加快腳步,姐弟兩人總算相逢,兩人一下子抱在一起.

姐弟兩人就象多年未見一樣,兩人面上露出同樣歡喜的神情.

程恩賜在後面伸手穩住程可佳要往後倒的身子,由著這對歡喜的姐弟互相貼著臉.

程恩賜此前是警告過程可佳姐弟好幾次,只是每一次姐弟兩人都是一臉乖順受教導的樣子.

過後,他們姐弟依舊天天會這般上演久別重逢的戲碼.

程恩賜是懶得再去提醒這對姐弟,反正他們現在年紀還小,他心里其實也是樂見他們姐弟這般的親近.

他們明明每天早上會相處好一會再分開,偏偏等到下午時再見時,兩人還是會表現出一樣的驚喜.

姐弟歡喜的互相貼了貼臉後,姐弟兩人由著程恩賜扶持著站穩了小身邊.

他們姐弟牽著手,程可佳問:"弟弟,你下午在家里好嗎?"

程方幸笑著點頭說:"好,想姐姐."

程可佳笑著說:"姐姐也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