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守


程家三老夫人笑著看了看孫女,笑著問:"佳兒,你看了什麼樣的花朵?"

程可佳抬頭望著她,笑著說:"祖母,我看的是山水畫冊."

程家三老夫人聽程可佳的話後,見到她一臉肯定的神色.

她頗有些惱怒偏頭瞧向程家三老太爺,低聲說:"她一個小小女孩子,你給她看什麼山水畫冊?

你這是想移了她的性子嗎?"

程家三老太爺頓時跟著惱了起來,說:"山水畫冊能移了性子?有那本事,兒子們怎麼沒有一個移了性子?"

"他們是男子,佳兒是小女孩子."

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眼略有些擔心神色的孫女,她只能壓低嗓門跟程家三老太爺說話.

程家三老太爺卻沒有這樣好的心氣,他一下子站了起來,說:"佳兒,你跟祖父出去走走."

程可佳聽他的話站了起來,她轉身牽了程家三老夫人的手,說:"祖母一起去."

程家三老夫人得意的抬眼瞧了瞧程家三老太爺,說:"祖母不去了,佳兒,你想去嗎?"

程可佳望一望程家三老太爺,她又扯著程家三老夫人的手輕晃一下,說:"祖母去吧.

祖父能尋到很漂亮的葉子."

程家三老夫人知道程家三老太爺是越來越疼愛程可佳這個孫女,她的心里其實是歡喜的.

只是她從來不知道程家三老太爺對待程可佳會這般的細致,已經超出她的想象.

程家三老夫人眼里快快閃過怔忡失落的神色,她伸手拍一拍程可佳的手,說:"祖母不去,你跟你祖父去."

程可佳松了程家三老夫人的手,她走過去牽了程家三老太爺的手,仰頭跟他說:"祖父,我們去摘最漂亮的葉子送祖母."

程家三老太爺順勢牽著程可佳的手往外面走,他回頭望見到靜默坐著的程家三老夫人,他的心里閃過一抹牽念.

只是程家三老夫人抬起頭來,程家三老太爺立時回了頭,他大步行了出去.

程可佳追了他一步,她伸手扯一扯程家三老太爺的手,程家三老太爺便放慢腳步,他等著程可佳慢慢的跟上去.

程家三老太爺帶著程可佳慢慢的走,祖孫一路走一路跟經過的人打招呼.

程家三老太爺很快帶著程可佳轉去一條僻靜的路,程家三老太爺跟程可佳低聲說:"走,祖父帶你去一個地方."

程可佳滿眼好奇的神色跟著程家三老太爺的身邊.

路,漸漸的遠離了熱鬧的地方,而且路上漸漸的遇不見人.

程可佳站在宗院洞開的大門前,她好奇的看著程家三老太爺那面上掩飾不了懷念神色.

程家三老爺緩緩跟程可佳說:"當年祖父的祖父,就住在這院子里面."

程可佳順著大門望進去,門口屏風處,明顯有放置過屏風的印跡.

程家三老太爺順著程可佳的眼光望過去,他牽著孫女進了宗院的門.

程可佳進了宗院大門,一個中年人候在門房處,他看一看程可佳,便有些不贊同瞧著程家三老太爺.

"佳兒,這是程叔."程家三老太爺跟程可佳說.


"程叔好,我是程可佳."程可佳笑得燦爛瞧著程叔.

程叔瞧著她這般燦爛笑臉,只能沖著她輕點頭說:"佳小姐,這里安靜,你跟緊你祖父身邊."

程可佳乖巧的點了頭,說:"好."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程叔說:"宗院的屏風還不曾修補好嗎?"

程叔輕歎道:"大老太爺說,屏風已經修補好了,只是再也經不起大風雨,只能收藏在這邊的倉庫里面.

大老太爺說,宗院,日後也許不會再用屏風."

程家三老太爺牽著程可佳的手進了院子,程叔跟在他們的後面.

程可佳驚訝的發現,宗院第一進樓台亭閣有些象畫冊上面的江南庭院.

程可佳伸手去摸一摸牆,再摸一摸屋簷下的欄杆.

程家三老太爺松開了手,由著程可佳自在的跟在他身後.

程家三老太爺側頭跟程叔說:"程叔,長房說,今年還會修繕宗院嗎?"

程叔輕輕點頭說:"長房的大老爺已經安排下來了,等到六月的時候,把宗院關閉起來好好的修繕一番."

程家三老太爺輕輕點頭說:"這幾年的年景不錯,宗院是要好好的修繕."

程可佳跟在他們的身後,又進了第二進庭院.

第二進的庭院里比第一進多了許多的花叢,如今瞧著有的枝頭已經結著花苞,有的枝頭花兒綻放著嬌顏.

程家三老太爺站在院子入口處靜默片刻後,他跟程叔說:"我記得幼時,這院子里仿佛是四季有花旺盛的開放著,四季飄著花香."

程可佳想象一下那時的情景,她發現她想象不出那樣的美景.

程家三老太爺無心再往內里走去,程可佳便從他身側探頭望進去.

這一處的庭院,瞧上去比第一進還要秀麗精致一些.

程叔這時候仰聲說:"三老太爺,我父親前一陣子來時,他也是這般的說,說花瞧著一樣多,品種也差不多."

庭院主人已經不在了,此地空余下滿院子的花,縱然有花朵搖曳多姿,卻少了真正的賞花人.

程家三老太爺再往第三進院子走去,程叔瞧一眼跟在他身後的程可佳.

他終究是不曾多言,而程家三老太爺也只是停在第三進院子門口.

第三進院子只有幾棵高大的樹,程家三老太爺的眼里多了追憶的神色.

他跟程叔說:"這院子里原本有幾架秋千."

程叔默然不語,程家三老太爺只是在院子門口立了立.

程叔歎道:"這院子空了許多年,家里從來不少好奇的小少爺們和小小姐們,如果院子里有秋千,萬一出了事情,小的便對不住祖宗老爺的托付."

程家三老太爺又往後院去瞧了瞧,他瞧了瞧後院里,如同農家小院一樣種滿了菜.

他笑著跟程叔說:"只有此處還有幾分象從前,這都多虧你照料得當."

程叔瞧著程家三老太爺笑著說:"小的守著宗院,主子們寬容,我便把心思放在這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