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調教


卓氏想起程可佳年紀雖長了一歲,可是那性子還很是天真爛漫.

程杏本是一個有心思又好強的孩子,她在外面生活一年,只怕那心思更加深沉.

卓氏最擔心程杏惱怒了程可佳,面上卻裝出親近來接近程可佳.

卓氏跟兩個嫂嫂提了提,她們是一樣擔心,自家兩個小女子都是心思單純的孩子.

妯娌三人面面相覷,都在一個大院里住著,有些事情未發生之前,她們當大人的人,對孩子也只能轉著彎去提醒.

錢氏想了想後,說:"她們長大嫁人後,一樣要面對許多的人事糾結.

程杏如果願意送上門來給我們孩子磨練心性,我們大人在一旁瞧著,終是吃不了多大的虧.

年少時吃過的苦,在成年後,總是能夠得到一定的回報."

張氏面上露出不忍的神情,錢氏看著她說:"二弟妹,我們現在舍不得孩子吃苦頭,其實反而是害了他們.

俗語說,慈母多敗兒.我們為了自家孩子好,也不能做那種把孩子護著手心里的慈母."

張氏和卓氏聽後很有感受的互相望了望,她們對待孩子,總是舍不得,不忍心冷落了孩子.

卓氏感觸頗深的說:"佳兒跟在母親的身邊,我明知婆母為人慈愛,可是我還是打心眼里想多寵一寵佳兒."

錢氏和張氏交換一下眼色,卓氏是疼愛程可佳,可是她還是沒有程恩賜這個當父親對待女兒的細致.

程可靈和程可佳來到森園的時候,三位當母親的人,正湊在一起說著貼心話.

兩個女孩子進來,帶來一串串笑聲.

卓氏立刻跟錢氏和張氏說,把家里孩子接過來玩耍,一會就在森園里用餐.

錢氏和張氏與卓氏相處時間久,也知道她熱情的性子,她們立時派人去接孩子.

長房長子程方房在官學里讀書,錢氏派人接小兒子程方杵過來時.

錢氏專門交待下去,讓門人到時接程方房直接來森園.

張氏派人去接孩子程方端,他不在自家院子,而是去了格園尋程方杵玩耍.

程方杵和程方端兩人攜手過來森園,見到兩個姐姐,他們很是歡喜.

只是他們面對弟弟程方幸,兄弟兩人瞧著望著他們笑得掉口水的小人兒,兄弟兩人都是一臉頭痛的瞧著他.

程方幸見到兄姐來,他歡喜的笑著叫:"哥,哥,姐,姐."

程可靈很快安排兩個弟弟照顧程方幸,她和程可佳兩人去三位母親面前服侍.

程可佳聽著程可靈的話,她心里暗暗的喜了,長兄程方房不在家里,程可靈就擔起長姐責任.

她們姐妹這樣的年紀已經懂得去服侍母親,這個名聲傳出去,只怕是會多了許多打聽的人.

錢氏妯娌三人也樂意享受晚輩們的服侍,雖說只是奉奉茶水,給她們摸一摸肩膀,可是兩個小女子軟軟的拳頭落下去,她們的心里先舒服了幾分.

程可靈和程可佳先是服侍各自的母親,然後姐妹齊心輕軟的服侍張氏.

張氏享受過後,她很是羨慕的跟兩個妯娌說:"我想這一胎是女兒."

錢氏和張氏同時反對,卓氏笑著說:"你現在年青,還不急著一定要女兒."


錢氏在一旁跟著說:"你這一胎不管男女皆好,只是還是兒子最好."

卓氏深有同感的點頭,她雖說有了一個兒子,可是娘家人還是盼著她能夠再生一個兒子.

程恩賜是非常喜歡女兒程可佳,可是他一樣表現出希望能夠再有兒子的心願.

程可靈和程可佳的眼光落在張氏的肚子上面,張氏的肚子瞧著很是平坦.

程可靈輕捏一下程可佳,在她轉頭瞧向她時,她低聲說:"佳兒,你年紀小,你問一下二嬸."

程可佳輕輕點頭,她笑眯眯問張氏說:"二伯母,你肚子里弟弟多大了?"

張氏笑瞧著她,說:"三個月了."

程可佳很是高興的捏著手指,她盤算一會,轉頭問程可靈說:"姐姐,小弟弟再過七個月就能出來見我們了."

錢氏在一旁聽見到她的話,她略有些驚訝神色望著程可佳說:"佳兒,你怎麼知道小弟弟再過七月出來見人?"

程可佳絲毫沒有心虛的神色,用小手指向程可靈說:"姐姐說了,十月懷胎.二伯母說小弟弟三月了,那就是再過七月出來."

錢氏深深望一眼程可靈,她這種眼神望得程可靈心虛,她也不去惦記追究著她幾時跟程可佳說過這話的事情.

程可靈仔細的想了想,她其實也不太知道十月懷胎的事情.

程可靈的印象里面,弟妹們都是在母親肚子里待了好幾個月才出生.

程可靈思前想後,最後她的心里面認為,程可佳要是沒有說錯話,那這個道理,就一定是她告訴過她的.

程可靈瞧著錢氏的神色,她有些擔心的跟錢氏說:"母親,我教錯了妹妹嗎?

難道不是十個月嗎?"

程可靈到底大了一些,她知道錢氏在這方面的忌諱.

錢氏聽她懂事的沒有多加時間和減少時間,她暗自松了一口氣,說:"你沒有記錯.

只是佳兒年紀尚小,你別不管什麼樣的事情,你都去跟妹妹說."

卓氏也擔心錢氏太過管束了程可靈,她在一旁贊歎道;"靈兒真是一個特別好的姐姐.

靈兒懂事聰明,把弟弟妹妹教得也一樣聰明."

張氏在一旁輕點頭,她笑著跟錢氏說:"大嫂,你剛剛還說了,孩子不要太過約束了.

靈兒是一個聰明的孩子,這樣的事情,她都能夠記得清楚說得明白."

錢氏心里面還是有些驕傲,程可靈讀書方面沒有顯得有多出眾,就是針線活上面,她也是得過且過.

然而程可靈在當姐姐和妹妹的事情上面,她還是足夠盡了心.

程可佳在瞧見錢氏的臉色變化時,她的心里就有些後悔了.

程可佳後來瞧著錢氏面上神情漸漸的變得舒展起來,她方安心許多.

程可佳頗有些內疚的悄悄牽了牽程可靈的手,程可靈回手握緊了程可佳的手.

卓氏瞧著程可佳的神色,她只覺得女兒跟在婆婆身邊,到底沒有跟在她面前那般的放肆無顧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