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大宅院里,那有長久的秘密. 程恩賜自小給他祖母教導得笑臉迎人嘴甜逢人必叫,家中的長輩們盡管知道他好玩耍,還是覺得他是一個講規矩的好孩子. 程恩賜當侍衛的事,也不曾隱瞞程家人. 一時之間,程家人議論紛紛,可是卻擋不住嫡三支上下同心支持. 程家三老太爺為人嚴肅,家中好心人,一向不敢跟他閑話. 程家三老太爺在程恩賜執意要當侍衛時,他便跟同輩兄弟輕描淡寫提了提. 程家大老太爺和程家二老太爺對此接受度高,他們還是贊成,畢竟程恩賜年青,不管這份差事,他能做多長時間,至少他有心自立. 程家四老太爺則是有些擔心跟程家三老太爺說:"三哥,侍衛這種差事,我們這種人家的子弟,是很難得有提升機會. 恩賜年青,他心思太淺了.三哥,你還是要勸一勸他.他聰明,有兒有女,正好用心讀書參加科舉."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程家四老太爺歎道:"你當叔叔的人,都願意為他著想.我這個當父親的人,一樣願意為他著想. 可惜年青人有年青人的想法,我們當老人勸不了,只能由著他去走一走,他運氣好又願意努力,也許能淌出一條路. 他運氣不好,家,永遠在,他可以回家來." 程家四老太爺瞧程家三老太爺片刻後,低聲說:"三哥,我們心里都明白,嫡次在家里的地位. 恩賜他們的孩子是第五代了,按家里那位祖宗的規定,我們這一輩不在了,庶支就先分出去. 恩賜如果現在不能自立,將來拖累的是他的兒子們." 程家三老太爺沉默下來,兒子可以在大宅里安穩生活,孫子輩在父輩活著的時候,他們也可以在大宅里安然生活. 可是第六代的曾孫輩,那時則不適合繼續生活在大宅.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程家四老太爺一會,低聲問:"你曾經覺得委屈嗎?" 程家四老太爺瞧著程家三老太爺笑著說:"年少無知時,我不委屈.懂事後,我不信你會一直沒有委屈感." 程家三老太爺沉沉點頭說:"是啊.可委屈後,我也想得明白.兄弟們齊頭共進,我們家沒有這種實力. 嫡長曆來是家族的根脈,嫡次則是綠葉,如果嫡次太強,又不甘心嫡次地位,那家不用外人來對付,自家從內部就毀了. 不管如何,我沒有大本事,可我有自知之明.我們這三代來,每一代嫡長都是能干人,我便不委屈了.家族興旺了,我們大家的利益就能保得住." 程家三老太爺只要應付同輩兄弟,程家三老夫人則是要應付妯娌們和侄媳婦們的好意. 程可佳瞧著來來去去的人,只覺得他們嫡三支人緣實在太好了. 程可佳瞧著程家三老夫人一直笑意盈盈招呼客人們,她感謝大家的好意,忽略那些暗藏嘲諷的話語. 程可佳一直陪在程家三老夫人身邊,見識到程家三老夫人與人交往時的分寸感,也見到那些人告別時面上愉悅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