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周轉


程家三老夫人頓時笑了笑,她瞧一瞧程家三老太爺沒有反對的神色,她笑著把杯盞交到程可佳的手里.

程可佳雙手捧著茶盞舉給程家三老太爺說:"祖父,請飲茶."

程家三老太爺伸手接過茶盞,他聞了聞茶水味道,然後順勢喝了一口.

他低頭瞧見孫女興奮的小眼神,他微微笑了起來,說:"再過幾年,祖父想飲佳兒親手泡的茶."

程可佳用力的點頭說:"好,佳兒現在泡."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孫女面上天真神色,趕緊阻攔說:"不急,佳兒再長長個子."

程可佳扁嘴起來,程家三老夫人笑了起來,說:"佳兒,那水壺重,你長長個子能提得動."

程恩賜在一旁說:"父親,母親,佳兒生得太過嬌弱了一些,我在外面瞧一瞧,有沒有合適懂武夫人,請她來教導佳兒幾年."

程可佳低頭瞧一瞧她又圓滿起來的小肚子,她這樣還叫生得嬌弱?

只是她抬頭瞧向程家三老太爺夫妻的時候,她發現他們兩人竟然是認同了程恩賜的說法.

程家三老太爺很是不屑跟程恩賜說:"你能認得什麼合適的人?這事情,我來處置."

程恩賜一下子歡喜起來,程家三老太爺願意接手過去,自然比他四處尋磨人來得周全.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他的神色,皺眉頭說:"此事情,只許我們三人知曉,旁的人,你皆不許多言.

我們還不知佳兒的根骨如何?也許只能學一些強身健體的招數."

程可佳在心里暗搓搓的歡喜起來,她可不想再給人一碰就倒下去.

程家三老太爺沖著程家三老夫人使一下眼色,程家三老夫人牽著程可佳的手,笑著說:"我帶佳兒下去用甜點."

程可佳走幾路後,她回頭望著程恩賜說:"父親,你明天記得來看我."

卓氏還有幾天才能自由,再說程方幸太小了,程家的規矩是年紀小的孩子,最好不要隨意走動.

程恩賜是眼巴巴的瞧著程家三老夫人,卻見他的母親頭也不回的帶著女兒走了,他趕緊打起精神來面對程家三老太爺.

程恩賜的心里面多少是明白一些事情,可是他還是想要努力爭一爭.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程恩賜如臨大敵的神色,他很是不快的跟程恩賜說:"你趕緊給老子收斂住你這一臉要給人收拾的神色."

程恩賜立時放松繃緊的面容,他低聲跟程家三老太爺討饒說:"父親,你要教訓我,我們去書房吧."

程家三老太爺瞧著他,說:"我就在這里跟你說幾句話,你聽也好,不聽也罷."

"是.我恭敬聽父親的指示."程恩賜一臉恭敬神色面程家三老太爺.

程家三老太爺淡然瞧著他,說:"有關你要當侍衛的事情,我不贊成."

程家三老太爺說完話,他直接甩手往院子外面走去.

程恩賜趕緊追出去,低聲說:"父親,你再考慮一些日子再做決定吧.


你想一想你的孫子和孫女,你也想要他們有一個不會虛度光陰的父親吧?"

程家三老太爺轉頭瞧著他,說:"你去當侍衛,在我的眼里,你一樣是在做虛度光陰的事情."

程家三老太爺往前走去,程恩賜不方便繼續跟上去,他抬頭瞧瞧天色,他轉頭往長兄程恩德那里去.

這個家里面,如果有誰最終能勸得住程家三老太爺稍稍改一改心意,那也只能是程恩德這個嫡長子.

程恩德正在跟錢氏說著話,他聽說程恩賜來了,他立時苦了臉.

他趕緊跟錢氏低聲說:"過一會,你尋一個理由派人來請我."

錢氏忍住笑意點頭勸道:"爺,我瞧著三叔是有心要好好做事,你不如成全了他的心意."

程恩德瞧著她低聲說:"我成全了他的心意,我就要幫著他一起面對家里人的非議.

我是無所謂,可是你當長嫂的只怕要平白受許多冤枉氣."

錢氏笑了起來,說:"只要三叔能把自家的日子過好了,我受的那些閑氣,將來都會成為我人生難得的補品."

程恩德佩服的瞧著錢氏,說:"我得一賢妻是我運氣好,我弟弟們得一賢嫂,是他們福氣超好.

你放心,只要三弟說得有道理,我也願意成全他.

他在家里混日子,不如依他的心意,由他去外面混日子,不管結果如何,至少他也能結交得上幾個說得來的真心朋友."

錢氏輕舒一口氣,她就擔心程恩德執意要去擋了程恩賜的路.

她笑著說:"三叔他們最大的福氣,就是有一個事事願意為他們著想的長兄.

我瞧著時辰不早了,你留三叔用餐吧."

錢氏自然知道自家長輩們的心思,他們是擔心家里嫡次們太過能干了,一個個的心思全用在壓嫡長權利上面.

錢氏也瞧得出來,他們嫡三房的嫡弟弟們心思還是純正.

她是不介意長房要養小叔子們和他們的家人的事情,只是程恩賜既然有心要自立,錢氏也想在一旁靜靜的觀察.

也許程恩賜能夠走出一條不同程家旁的嫡次們的路,那對她的次子一樣是有幫助.

錢氏不想單單為了長子而阻了下面兒子們的路,世間的路,她希望自家兒子們兄弟攜手一路走.

程恩德瞧著在院子里走來走去的程恩賜,他走過去伸手拍一拍他的肩膀,說:"我們去書房說話."

程恩賜瞧著他,說:"大哥,我想進去跟大嫂說一聲."

程恩德看破他的心思,說:"我出來時,你大嫂說留你一起用餐."

程恩賜瞧著程恩德的神色,他還是想要努力一回,說:"那我去跟大嫂說一聲,讓她派人去森園說一聲."

程恩德直接沖著院子里丫頭說:"你去森園跟三奶奶說一聲,三爺留在格園用餐."

程恩賜很是安分的跟在程恩德的身後,嘀咕:"大哥,我又不會在大嫂面前說你瞎話,你何必防得這般嚴實."

程恩德回頭望著他,說:"你是想求你大嫂幫你說話,我不想讓你大嫂為難."